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侦探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雨夜屋檐和坐在河边的姑娘

上一篇是《夏夜问路》,一直看中国,默默地,默默地,发现好多人写了很多精彩的灵异事件和故事,让人感觉很过瘾,多谢你们的分享。

别让人吊胃口,赶紧把后来发生得灵异事件说完吧。

就是那个小贩闹腾完事之后,告诉我了,我真的吓得后背发凉。虽然生活在城市里,但是入夜人还是变少了很多,许多角落很黑暗,我有的时候又胆小。不过,过了些时间,我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夏天东北的天气,白天都躲在家里,黄昏了,大家约起来,买两瓶饮料,就出去和朋友小聚在河边了,看着那对岸得一连串的山川,吹着那夹着河水味道得风,精神会变得很好。远方的我,还是喜欢家乡。

那天又是晚上出来,天气开始还不错,慢慢的下雨了。河岸两边的人们逐渐得散去,剩下我和一位女生,当时我还穿个拖鞋,走路一滑一滑的。

我说“走吧,给你送家去吧”, 她说“好”。

就这样,我就和她一起去她家了。她家住的其实也不是偏僻,但是却有些老的小区,具体位置我就不说了。是在城市得一面,一条马路两面全是大树,白天都能遮阳那种。然后小区在马路得一侧,她家在最后一排楼的最里面,别说为什么这样安排,我也不知道。

当时雨越来越大了,一把小伞,两个人,根本遮不住,我就挨淋了。在阴暗的树林下面向他们小区一拐,径直向前走,一面是小区,另一面是高大的墙,那墙有多高?反正啥狗再急也过不去那种。

就这么慢慢的走着,彼此之间无话,过了两排楼,马上到第三排的时候,楼和楼中间有那种房子,一层的平房,是给居民作为放自行车那种老房子,那个房檐很短,大约也还没您电脑屏幕一半的长度。

我不是忽然发现啊,就是一抬头看见在那房檐下面坐着两个人,很清楚,俩女人,腿是向前屈伸着的,其中一个就和那街头混混的造型差不多,黑色的裤子,白色的短袖,头发长长的湿漉漉的脸看不清,感觉好像很忧愁的看着地面,那样子也就三十五岁多说。另一个好像也是类似的打扮,只是体型比她小了一号,依偎在她身边。

我当时就想,这雨下的也不小了,这么短的屋檐,能挡住雨水么?又盯着看了几眼,心里却的感觉一阵恐惧,这场景太怪了。我害怕了,但是没说话,怕吓着边上那位。就这样慢腾腾的,一步步把她送家去了,在楼门口她把小伞给我了。我接过来,心里七上八下就像接了个敢死队令牌一样。

好在,我信佛的,紧急关头赶紧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当时已经顾不上什么了,念不念也得念,没任何其他的办法吗,别说什么一起上楼不下来之类的,那都不现实。

就这样念念念,注意力集中,心里扑腾扑腾的,走的不快不慢,眼看一拐弯,马上快到那排屋檐了,电话一震,我赶紧拿出来,当时是电信送话费那种手机,屏幕一亮一看我姐来的短信,问我找她干啥?白天没看见。我心里一放松,正想回复,发现已经走过了那排屋子,已经到了正数第二排。我地心啊,一直在说感谢观世音菩萨帮忙,感谢感谢!

回复完短信,正准备过马路,抬头一看,对面是个老旧的花圈店,那灯光亮的快赶上九龙茶餐厅了。我心里倒也没害怕了,赶紧拐弯一路紧念观世音菩萨回了家。

到家一看10点了,发个短信问那个女孩:“刚才进去的时候看见那两位女士了没?就在那排平方底下坐着呢,那地上都是土,下了雨就是泥巴,脏的胡的。”

她回复:“什么?我没看有人啊”

我回复:“好的,没事了,睡吧,晚安”

这件灵异事件就拦在我这里了,后续也没告诉过她,以后也不想说了。

然后我就想起,高中时候有一年也是大晚上在一个朋友家里玩,玩着玩着一看表都10点20了,我那时候没钱,也不能打车啊,就走着回家,沿着我们那边有名的灵异河边走。其实平时人很多的,也不怕。那个河边是用石头和锁链链接起来的,石头锁链和水之间有一片水泥的下坡,延伸进水里,白天很多人坐着那斜坡上晒太阳。晚上很少有人去,因为斜坡如果滚下去人就完了。已经死过很多人了。

那天我就沿着栏杆走,走着走着,向河流那一侧一看,吓我一跳,一个女人穿着很传统的女鬼服饰坐着那斜坡上,白色的长衣,发型固定的黑色长发,遮住脸。距离我就一米五左右,那时候根本没现在想的这么多,就那么单纯的时候也吓住了,赶紧向远离栏杆的方向走了,赶紧念南无地藏王菩萨,三不合并成两步,在黑暗的河边,吹着河风,一路无话,快速的回了家。也没有事情。只是心有余悸。

奉劝各位早点回家,别自己去偏僻地,别动不动就说,我啥也不信,信则有不信则无,遇见了都白扯,都是白给,口号是没用的,必须得有对策,没对策不一定怎么样呢。祝好!

(本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