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美女到我碗里来_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井口的发现

“这么严重?不会吧。”张晓晓错愕的看着村长的老婆。

村长的老婆个头不高,皮肤黝黑,头发已经花白,脸上的皮肤也是滑嫩的反面。

看上去很苍老,比村长老了很多,或许跟失去孩子也有关系。

张晓晓甚至都不能想象,他们夫妻住在村里天天面对仇人是怎样的感觉。

“我说的一点不夸张,当年我姐姐要不是为了孩子也不会……唉。”村长的老婆说道。

几人听了有点不明白,一头雾水,村长解释道:“我老婆是我前妻的妹妹,孩子也是和前妻生的。因为孩子死了,前妻精神受不了打击,所以最后疯了,后来不慎掉到河里了。”

结果不言而喻,村长的前妻肯定是不在了,要不也不会有现在的老婆。

不过三人还是互视了一眼,他们才跟村长见面没多久就跟他们说这些合适吗,这是多想找人倾诉啊。

林逸进村子注意到了一个问题,问道:“村子里大多数都是老老年人和孩子,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

“是啊,能出去的都出去了,只是好像应了那些命运的话语似的,出去的年轻人也没有几个有前途的。”

“什么没有几个有前途,就没有一个有出息了,我就奇了怪了,分明不是那么回事,怎么咱们村子就没人能挣到钱呢不会真的是巫师说的那样吧?”

“巫师?”

“这是我们对村里会改命术的那个人的称呼。”村长说道。

不光村长的老婆奇怪,林逸三人也奇怪,不过他们不太相信是那个巫师说的那样。

几人说这话,外面又有村民来了,动静比之前还大。

虽说村里大多数都是老年人和孩子,可是架不住人多,这动静恨不能立刻把林逸三人从村部拽出去。

“怎么回事?刚刚不是劝回去了吗,怎么又来了?”村长的老婆惊慌道,外面的动静实在太大,她都有点害怕了。

“是不是惊动巫师了?”这次连村长也惊慌了,“你们快走吧,至于她们的骨灰,赶紧带走,再不走我怕你们走不掉了。”

村长并没有把林逸之前说的话放在心上,这么多年根深蒂固观念让他根本没办法相信林逸说的。

“我们暂时离开吧。”林逸说道。

三人在从村长家的后门离开村子。

车上,张晓晓问道:“林总,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啊?”

“当然不能,这么走了我们来做什么。”

“那我们现在……”张晓晓没有往下说,现在他们不就是落荒而逃的意思。

“林逸是不想和那些村民冲突,都是些老弱妇孺,真的被他们围攻,到时候不动手我们自己吃亏,动手又会伤到他们。暂时离开是对的。”刘云国说道。

张晓晓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村长我觉得也奇怪,他好像很矛盾,一方面又好像很相信巫师的话,另一方面又好像想要把那个巫师绳之以法。”

“你的感觉没错,村长因为也是村里土生土长的人,对巫师有畏惧是肯定的。但是,孩子是他的心病,无论谁换做村长的位置,都可能想巫师死。不然也不会刚刚跟我们见面就说这些事情。”林逸说道。

“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让村长暗中帮我们?”张晓晓说道。

“不,村长的目的是想给孩子报仇,但是又很畏惧巫师。我们还是找其他人。”林逸摇头道。

“其他人?我看那个村子的人就跟疯子一样的,会听我们的吗?”张晓晓对林逸的说法不以为然。

“晓晓,这你可能就不知道了,如果真的都相信巫师,那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离开去打工?只是他们的心里一时半会儿摆脱不了恐惧,至于为什么让村民这么恐惧,我们还要再调查。”

“刘哥说的就是我想说的,这个村长这么穷,我想找个了解情况的不会太难。”

林逸在镇子上找了个小旅馆,三人吃了点东西,趁黑夜,再次来到了村子里。

静悄悄的村子,有种诡异的感觉。

“林总,我怎么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坐在副驾驶的张晓晓说道。

“整个村子就我的车子有亮度,你说呢?”林逸说道。

“我才发现,是啊,怎么没有一户人家的灯是亮着的?”张晓晓奇道。

“这些奇怪的现象等我们了解了情况估计就知道了。”后座的刘云国说道。

“我看还是把车灯关了吧,太显眼,说不定一会儿就会引人注意了。”张晓晓说道。

林逸点头,把车灯关了,以他的视力在这样的黑夜也能看的很清楚。

“这村子真的够穷的,大多数都还是土屋,我其实挺不明白的,既然那个巫师的话不能听,为什么出去打工的人都挣不到钱呢?”张晓晓说道。

“你被村长骗了。”林逸笑道。

“别骗了?”张晓晓微张着小嘴,有点惊讶。

“村长其实也不太知道出去的人有没有挣到钱,据我猜测,很可能是出去的人就算挣了钱也不肯再回来,久而久之,回来的都是没挣到钱的,加上一些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留下来的这些人就更加相信了巫师的话。”林逸边控制着方向盘边说道。

“林逸说的那些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大概就是让这些村民恐惧的原因所在。”刘云国也说道。

“走,我们下车。”林逸停下车率先打开车门下了车。

这么晚,如果继续开着车子到村里难免会被发现,还是步行可靠。

三人在黑夜里步行,林逸和刘云国还好点,张晓晓却是深一脚浅一脚。

她很佩服前面的两人是怎么走的这么稳的。

“哎呦。”

静悄悄的夜里这一声轻微的痛呼声也格外清晰。

林逸回头,没见到张晓晓,低头往下面一看,张晓晓跌坐在地上。

林逸走过来蹲下问道:“怎么了?”

“脚崴了。”张晓晓不好意思道。

这么晚,她这时候脚崴了不是拖后腿吗。

她看不到林逸的脸色,但是她直觉林逸的脸色肯定不好,可是她忘记了,林逸是个神医,对于崴脚这样的小事,他怎么会放在心上,还把她当做累赘。

“没事,我给你揉揉就好了。”

林逸的声音很温和,张晓晓愣了下,脸红了红,但是没敢吱声,她怕林逸听出她声音的不同来。

刘云国干咳一声,“我先去前面看看。”

林逸脱掉了张晓晓的鞋子,张晓晓一把抓住林逸的手腕,“我自己来。”

“都已经脱下来了,还自己来什么。”林逸笑道。

张晓晓继续脸红。

心里却开始鄙视自己,跟林逸都在一个屋檐下住了这么久,怎么还这么害羞。

她都庆幸,自己跟林逸住那么久怎么就没有擦出火花来,要是按照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可能早就擦枪走火了。

到底她是什么时候对林逸有感觉了?

拿眼偷看林逸,可是黑暗里她根本看不清林逸的脸,以为林逸也是这样,居然就这么肆无忌惮的看起来,虽然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

林逸边给张晓晓揉着脚踝,边微微勾了勾嘴角。

不知道林逸用的是什么手法,总之很快的张晓晓就不觉得脚疼了。

“你起来走走。”林逸说道。

张晓晓惊奇道:“这就是没事了?”试着站起来,还真的一点不疼了。

虽然知道林逸连绝症都能治好,但是效果这么迅速的反应在自己身上,张晓晓还是大大的神奇了一把。

“林总,这手法能不能交给我?太神奇了。”张晓晓一脸崇拜。

不过这是她以为林逸也看不到她脸上表情的前提下,如果知道林逸连她脸上的毛孔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这么毫无顾忌的看着林逸,崇拜着林逸。

“好,等回去就教你。”林逸很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往前走,打算和刘云国会合。

刘云国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借着月光,张晓晓都看到刘云国蹲在那里,和林逸对视一眼,其实就是那么个意思,张晓晓根本看不到林逸的眼睛,她怎么对视。

“刘哥在干什么?”张晓晓问道。

“不知道,我们去看看。”

两人并没有喧哗,而是慢慢走过去,来到刘云国的身边。

“刘哥,怎么了,发现什么了?”林逸问道。

“你们看这井口,这是什么东西?”刘云国指了指面前的井口粉末状的东西。

如果不是眼力好,真的很难看出来井口有粉末状的东西。

“不会这村子到现在还在这井里打水喝吧?”张晓晓看到面前的井瞠目结舌道。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没有自来水?

林逸和刘云国都没出声,林逸用手指沾了一点点粉末放到鼻端闻了闻,然后用舌尖正要舔舔,被刘云国拦住。

“林逸,小心,这东西可不能乱尝。”

“没事,我有分寸。”

刘云国松开手,但是还是警惕的盯着林逸,就怕这东西是什么毒药。

如果不是知道林逸的医术相当了得,他是不敢让林逸尝试的。

林逸放到舌尖舔了舔,“果然是。”

“是什么?”

张晓晓和刘云国异口同声地问道。

“这是一种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物,如果这口井是这村子唯一的水源,那么整个村子的人都会有幻觉出现。”

“这是不是那个巫师的把戏?”张晓晓试图也用手指弄一点到手上,被林逸制止。

“别,当心也出现幻觉。”

“我只是弄一点看看,不尝试。”张晓晓说道。

“这药性很强,我怕你一不小心就弄嘴里去了。还是别沾手了。”

张晓晓终是放弃了尝试,她只是下意识的想弄一点看看,既然林逸这么说了,她当然就不敢再沾手这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