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美女到我碗里来_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泽端的修为

“泽端,为什么非要这样呢,这些时候我虽然被关在这里,但是你还是最大限度的给了我自在,为什么就不能和我们成为朋友呢”叶欣然真心地说道。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她看不懂泽端这个人,有时候觉得他可怕到就是个魔鬼,有时候却又觉得这个人有别人不知道的一面,根本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他。

“成为朋友是不可能了,我们的目的不一样,注定了要走的路就不同。除非林逸能不再和我作对,这可能吗”泽端看着林逸说道。

“确实不可能,但为什么不能是你放开现在所有的一切,跟我们走同一条路呢”

泽端笑了,笑的很大声,很畅快。

所有人都看着他笑,这笑容的背后不知道隐藏了什么,似乎还让人听出了那么一丝丝的悲凉。

终于泽端停下了笑容,说道:“好了,我们不必为这个讨论了,谁都没办法说服谁,这就注定了我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林逸走到泽端面前,泽端手下很紧张,有种要立即动手的架势。

泽端却一脸淡定,慵懒地说道:“你们紧张什么,以为所有人都是小人吗”

“你这么信任我,相信我不会近距离偷袭你”林逸挑挑眉,好似很好奇这个问题。

“林逸,其实你知道的,一直以来我很看重你,这一点我并没有作假。只是你不肯而已。”泽端颇为惋惜道。

“老板,我想问你一件事。”

“尽管问。”

“你把南哥怎么了”

泽端静静地看着林逸,并没有马上回答,过了一会儿才淡淡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我需要知道,难道南哥不是因为我才会如此”

“你知道又怎么样,你救不了他。”泽端突然转身眼光锐利的看着林逸。

在泽端的逼视下,若是其他人估计已经支撑不住了。

林逸却面不改色微微勾了勾嘴角,“你不说怎么知道我救不了他你口口声声说你看重我,若是我真的跟随你了,会不会也是跟南哥一样的下场”

“林逸,我对你一忍再忍,你别得寸进尺”泽端冷声道。

“是我得寸进尺吗我只是替南哥不值,他对你这么忠心换来的是什么你认为你的话还有可信度吗”林逸嘲讽道。

泽端双手捏拳,额上青筋直冒。

顾南是他的心腹,但是却因为林逸背叛他,这根本就是他心上的一根刺,现如今林逸却要生生把这根刺扎的更深些,这让他处在了愤怒的边缘。

罗问枫有些紧张,她已经看出来林逸激怒了泽端。

之前她只是提了一提,泽端便要杀了她,可想而知现在顾南的事情已经是泽端的逆鳞。

可是顾南到底怎么了他对顾南做了什么

突然山洞开始摇晃,洞顶无数的碎石开始掉落,泽端身形未动,却已经对林逸出手。

“你居然是金丹后期的修为”林逸惊异道。

他猜到泽端的修为很高,却没有想到能高到这个地步。

试问世上除了他这个奇遇的人,泽端的这个年轻怎么能有如此的修为。

泽端和林逸近在咫尺,泽端突然出手,金丹后期的修为暴露无疑。

“林逸,这个世上能有奇遇的不只是你。”泽端冷冷道。

林逸迅速反应,后退数步,身体四周出现一个椭圆形的水罩,碎石掉落在水罩上自动滑落。

“啊,救命。”叶欣然站着的地方突然裂开,一道一米宽的裂缝就要吞噬掉她。

林逸双手翻动,一条由灵力化成的光链缠绕住叶欣然的腰拽她进了水罩。

“欣然,没事吧”林逸揽住叶欣然的腰。

“林哥,我没事,这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地动山摇了”叶欣然惊魂未定,看到外面还在不断掉落的碎石,心有余悸道。

“林逸,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能谈情说爱。你是第一个逼我现出修为的人,今天就让我们来较量一下吧。”泽端双手翻动,两条火龙就冲着林逸的水罩而来。

林逸推开叶欣然,把她送到水罩外安全的角落里,随即运用真气两条水龙冲向两条火龙。

四条龙水火不容,顿时这小小的山洞有崩塌的前奏。

跌落山洞裂缝的人惨叫声连连,一时间泽端的手下也全部退出洞外。

狼王缩在角落里忍不住骂娘。

想他堂堂沙漠狼王,现如今居然沦落到要躲在这角落里,奈何形势比人强。

罗问枫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一身修为被封,现在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就算想插手也没有这个能力。

好在她虽然修为被封,但根骨毕竟是修真者,所以这样强度的真气冲击波勉强还能忍受。

可是叶欣然就惨了,刚刚林逸虽然尽量用真气安全的把叶欣然推出去,但是她是个普通人,落地的时候还是受了些轻微的伤。

加上现在两个金丹后期的修士斗法,这洞里的真气因子已经爆棚,她现在只觉自己身体都要膨胀炸开了。

四条龙缠斗在一起,林逸和泽端则悬浮在空中。

“林逸,你难道要看着你的女人死还不收手”泽端眼角余光瞄了一眼叶欣然那里,说道。

林逸同样看到了叶欣然痛苦不堪,可是此时若有一点不慎,泽端必定会趁虚而入。

“林逸,原来你是这么薄情寡义之人,亏我以前看错你了。叶小姐,你心仪于这样的人我都为你不值。”泽端故意用言语让林逸分心,林逸却不为所动,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林逸,你果然这么冷血。”泽端嘲讽道。

林逸的眸子里闪过焦急,他看到叶欣然已经支撑不住了,再这么下去叶欣然真的会死。

泽端把握住机会,就在此时,两条火龙猛然张开大口吞噬了两条水龙,顷刻间,两条水龙只剩下两条尾部在外面。

火龙的身体开始膨胀,泽端脸上显出得意之色。

“林逸,看来你还是儿女情长了,若你刚刚不是分心了,我怎么能占了上风。”泽端说道。

“什么话都让你说了,说我冷血的是你,说我儿女情长的还是你,可是你又怎么知道刚刚你占了便宜。”林逸说完,双手手印变换,面前出现一个太极的光影,随后两条水龙变成一条,从火龙腹部冲出发出一声龙吟。

泽端的火龙瞬间消失于无形。

林逸安然落地,来到叶欣然身边。

“欣然,欣然,你怎么样”林逸抱着叶欣然,面露担忧,握住她的脉搏。

叶欣然脸色也着实的苍白,汗如雨下,就跟大病了一场一样。

刚刚那样的真气冲击波,对叶欣然来说是致命的。

她不同于狼王,狼王是兽中之王,天生就有防御能力,即便现在修为被封,浑身无力,但是他自身的防御能力不会退失。

就像现在,他除了嫌吵,还有被碎石砸伤了脚,其他的什么事也没有。

但是就算这样也让狼王很不爽。

那眼神很不能直接上去啃泽端一口。

罗问枫比起狼王来就很不好了,但是比起叶欣然却好得多。

她抱膝坐在一边,脸色也很苍白。

但是眼神却一直看着林逸那边,此时心里是羡慕叶欣然的。

“林哥,我好难受。”叶欣然说着话献血从嘴里往外冒,眼神也开始涣散。

“欣然,别怕,我会救你。”林逸的手掌贴上叶欣然的后背,让真气变成一根细线一样在她的经络中游走。

“林逸,看来我是小看你了,不过你以为你能就得了谁”泽端冷笑一声,就要对林逸动手。

罗问枫站起来,张开双臂挡在了林逸和叶欣然的前面,“泽端,你想怎么样难道你要做个卑鄙小人吗”

“卑鄙小人什么是卑鄙小人,在我的字典里只有一个赢字。你让开,别逼我对你动手。”泽端的手掌上有一根尖锐的土锥在旋转,这模样就是在蓄势待发。

别说现在这样的罗问枫,就算罗问枫的修为在,她也不会是泽端的对手。

这样无异于螳臂当车。

“泽端,我要是不让开呢”罗问枫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是铁了心的不让开。

“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不让开”泽端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

“泽端,别让我看不起你。你和林逸都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跟林逸斗,偏偏要做这样的小人。你跟我说你的字典里只有赢字,可是真的为了赢就可以不择手段吗你这样乘人之危,就算赢了,你又怎么能服的了其他人。”

“我泽端从来不需要别人看得起,我只要别人怕我。服服字是什么,那就是以绝对的实力压制住别人。你问问他们,谁敢不服我,有吗”泽端的视线扫了一眼他的属下。

“属下们绝无二心。”那些人立马俯首说道。

罗问枫面上有点急了,说道:“泽端,算我求求你了,只要你今天能过林哥他们,我就做你的女朋友,真正的女朋友。”

“枫儿,你说什么呢”林逸正在给叶欣然救治,听到这话不禁出声,“你退下去,我林逸从来不是让女人挡在前面的人。”

“枫儿,你看到了吧,有人未必领你的情。”泽端嗤笑道。

“林哥,我不会退开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罗问枫倔强道。

“枫儿,听话,你的心意林哥领了,要是林哥能活着离开,以后一定把你当亲妹妹一样对待。快让开。”林逸说道,双手却还贴在叶欣然的后背,为她修复被损伤的脏腑。

因为刚刚真气冲击波太厉害,叶欣然的五脏六腑皆已经受损,如果不是林逸为叶欣然输入了真气修复,现在叶欣然大概已经魂游地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