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美女到我碗里来_ 第九百六十二章 难以置信

全文阅读

可中年男人也有自己的顾忌,正如林逸不熟悉他一样,他同样对林逸充满着不信任。

换句话来说,如果他真的告诉了林逸这些,林逸却不帮他怎么办,他没有一点主动权,甚至充满了被动。

“你需要给我一个承诺。”中年男人说道。

林逸看着他,良久,淡淡一笑,右手出动,只听得空中发出细微声响,在距离两人二十米开外的树赫然多了一根明晃晃的银针

没错,林逸在用实力告诉他,他刚才有能力对他一击毙命,但他却没有这么做。林逸在用实力告诉中年男人,他刚才要是动用银针的话,他早就没命了。没错,林逸想说,我能杀你却放了你一马,这就是承诺。

只是,中年男人也不是好糊弄的主,大家都是成年人,很多东西也不需要说的太多。

林逸之前放过中年男人,没有动用银针纯粹是想要知道跟踪他的到底是什么人,有没有利用价值,在没有轻易挖掘出他剩余的价值之前,林逸是不会杀了他的,他会留着这个人,顺藤摸瓜知道更多的线索。只不过没想到,这个人是林逸的熟人,中年男人。

林逸没有指望中年男人会上他的这个当,是个正常人都能够明白这跟林逸放他一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正因为要这样说,是林逸想要告诉中年男人他有这个实力,就算是再给你一次机会逃跑,他也还是有机会逮住他。

“还不够。”

只是中年男人似乎对林逸展示的“肌肉”不为所动,没有打算松口。

“不够”林逸摸着下巴,他没有希望中年男人会上当,但他却想要中年男人明白他的实力,结果中年男人不但不为所动,甚至还打算再加筹码,这让林逸颇有些意外。

“嗯,不够。你的实力在那,我也有。真的要拼起来的话,鱼死网破也是有可能的。”

中年男人看着远处树上的银针,眼皮跳了跳,旋即脸色恢复了正常,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仿佛已经将林逸施展银针那时的威力给忘记了。

“你在威胁我。”

说着,林逸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没错,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还是用这么目中无人的方式,这让林逸很不爽,他生气了,没错,他很生气,他已经想让眼前的中年男人见识一下他用银针的厉害。

中年男人回头看了林逸一眼,没有多说,看了林逸一会,说道:“没错,我就在是威胁你,也是在提醒你,不要忘了,我们是同等的地位。这里我可以透漏你一句,我死后,他们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你会是他们第二个找上门来的人。”

“就算你不为我想想,是不是也应该为你女朋友,为你的一些红颜知己想想”

中年男人后面的话让林逸彻底爆发了,他猛然站了起来,冷喝道:“你跟踪我”

就算是中年男人对付他,林逸也无惧。可是中年男人这么说了,林逸淡定不下来了,他竟然跟踪自己,这么说叶欣然,黎娇音两个人的住址他肯定也知道了。

“别激动,这些都是我从泽端那里听来的,我现在哪还有时间跟踪调查你。”

闻言,林逸心中这才好点了,没说话,表情不置可否。

可林逸依旧不敢放松,中年男人说这些都是从泽端那里听来的,可谁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万一他是故意这么说来试探林逸的呢

别的东西林逸可以赌,但对于叶欣然,黎娇音这两个女人,林逸不敢赌,也赌不起。

“说说你的伤吧。”

林逸话锋一转,不再跟中年男人在条件上来回磨合,而是直接把问题问到了中年男人的伤上去了。能够被修炼者伤到,林逸也可以正好可以知道,中年男人口中的“他们”到底是谁。

结果让林逸感到郁闷的是,中年男人对这些丝毫不松口。除此之外,林逸问到中年男人名字的时候,他也是丝毫不多说。

无奈,林逸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跟他一样,同样都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爪的老鹰。在这种情况遇到同类,对林逸来说没有一点好处,因为他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对方都一清二楚。

“你什么都不打算说,什么都不做,想让我帮你治伤就这么跟你说话,就能够治伤了”

说完,林逸直接站了起来,打算离开。眼前的中年男人实在是太麻烦了,什么都不肯说也不肯做,让林逸根本无从下手。除此之外,就算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那伤总要给他看吧

不看的话,林逸怎么下手

结果让林逸大跌眼镜的是,中年男人还真是什么都不给,也不说。这样一来,林逸也就没什么兴趣再和中年男人周旋下去了。

“等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吧。至于你说的女朋友和红颜知己,要是她们出事了的话,我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一定不会介意帮他们找到你。”

站定,林逸说完就准备离开了。

今天本来就是他休息的时间,因为杨雨蝶的事他已经用去了大半天,现在中年男人又是这么一副态度,林逸没有一点想要跟他再交谈下去的**了。

见林逸真的要走,中年男人犹豫了,他在等,等林逸会不会走了一会就转身回来继续跟他谈筹码。结果让中年男人失望了,林逸都快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外了,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怎么办,到底要不要开口喊他

眼看着林逸越走越远,中年男人心里也越来越着急。

“等一等”

最终,还是中年男人喊了。林逸在停下脚步的那一刹那,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他也想知道更多,无奈中年男人不说,他不想放低姿态,否则的话,让中年男人看出来他就被动了,以后就会没有主动权了。这件事上,林逸是占据很大的主动权的,因此他不能自悟,把主动权的优势都给交出去。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年男人自己也说了,找了这么久,林逸是唯一一个能符合他口中中医要求的人,能够把银针当作暗器来使用。不管中医那么说是为什么,起码林逸心中知道了一点,那就是关于中年男人的伤,必须要找一个很能够施展银针的中医来治。

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林逸才有之前一走不回头的底气。

找了这么久,中年男人要是这么轻易就把他放走了,那才奇怪呢

林逸不治对他没什么损失,可对中年男人来说损失可就大了。

事实证明,林逸想对了。

“怎么,改变主意了”

林逸没回头,站定的淡淡问道。

中年男人看着林逸的背影,眼神十分复杂,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因为这么一个年轻人改变他的底线。

可现在,他的确是这么做了。

“嗯,谈谈吧。”

中年男人这么说,无异于已经是回答了林逸的问题。转身时,林逸嘴角微微泛起一个笑容,转过身朝着中年男人走来。

坐下,中年男人平缓了一下内心复杂的心情,说道:“你先看看,看了再说。”

说完,中年男人伸出手,林逸不傻,作为一名中医,面对这种场景他知道该做什么。替中年男人号脉,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时,林逸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而这一切,都被中年男人尽收眼底,却没有说什么,等着林逸继续号脉。

结果,林逸的表情越来越丰富,最后直接一脸吃惊的看着中年男人,诧异的问道:“你的身体”

“感觉到了吧看来你也许真的是那个能救我的人,怎么样,是不是稍微解开了一点你内心的疑惑”

面对中年男人的话,林逸不语,他在脑海中想的是这种情况到底有几分可信程度,如果是中年男人作假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似乎是看出了林逸心中所想,中年男人说道:“你我心里都清楚,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作假,不是吗”

林逸没有理会,仍旧是自顾自的想到。中年男人的身体状况,太让林逸惊讶了。体内的真气紊乱,就像是一群无头苍蝇被人散养在一个很小的空间中,它们四处碰壁想要逃出生天般,导致经脉和心疼都十分的不正常。

这种伤,跟中年男人说的一样,人为根本就伪装不出来,只有来自其他修炼者的真气伤害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这一点林逸十分清楚。之前他跟安雅莉就说过这样的问题,结果她告诉自己,只有修炼者相互用不同的真气攻击,才会有这样的情况,其他得就算是自伤都做不到。

林逸此刻心里想着好几个问题。

从中年男人体内的伤来看,的确是有一群修炼者在追杀他。可他要求自己把他给治好,难道治好他一个人就能够独自面对一群修炼者吗

这一直是林逸有些想不明白的问题,原本他不打算问,可现在他问了出口。

“我帮你治好了伤,你有办法独自面对那些人”

不用林逸说,中年男人也知道林逸说的是什么。闻言他淡淡的笑了,没有说太多,只是点点头,说道:“能。”

一句话,让林逸呆呆的看着中年男人,从他体内的伤来看,对方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之前已经输了一次,难道这次把伤给治好就能够管用了

“我身体的内伤过去的时间很久,不全是他们对我造成的。”

中年男人的话解开了林逸心中的疑惑,他这么说意思很明显,就是我在被这三个人打伤之前就已经受伤了,不然的话,这群人不会是我的对手。

想到这,林逸开始在脑子之中思考,中年男人实力受损都能够和他比得个平分秋色,尽管在仿古建筑两人都留有后手,可也都明白各自谁也奈何不了谁,所以才没有拼命,没有把所有的底牌都给亮出来。

已经知道不分伯仲的结果,再拼下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何况,两人都明白,他们身上的羽毛越漂亮,就会更加爱惜身上的羽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