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美女到我碗里来_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惭愧

罗家云家的这些人看着烟海江手里的书眼睛都冒绿光了。

林逸和罗七对视一眼心道不妙,看这架势看来真的要乱,但是这里大多是罗家的兄弟,要是乱起来真的不好办。

“林哥,我看这个烟海江肯定有炸,他这样分明是想在场的人乱起来。这样好逃跑。”罗问枫用意识传音道。

连罗问枫都看出来了,他们这些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好歹都是罗问枫的长辈。

只能说明他们都被眼前的巨大蛋糕遮住了眼睛,再也不知道其他了。

“你们想要吗”烟海江扫视了一圈,触及他目光的人无不是虎视眈眈。

很明显,他们当然想要,他这句话无疑是句废话。

“爸,你要做什么这是我们烟家的东西,怎么能给别人。”烟行云吼道,林逸的剑还在他的脖子上让他无法动弹。

本来还在考虑这书是真是假的人,见到烟行云这么焦急也打消了心中的疑虑了。

“林先生,放了我儿子,我就给你,不然我就毁了它,谁也别想得到。”烟海江道,不过这眸子里怎么看怎么有着算计。

听到烟海江这么说在场的人都面露紧张,包括云文宣。

林逸的修为最高,要真是给了林逸,他们怎么办

云文宣暗暗纳闷,按理说这个时候云家的老祖该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

谁也没有想过林逸会不要这本书而要烟行云的命。

“林哥,千万别放了烟行云,他是杀死爷爷的凶手。”罗问枫说道。

“枫儿胡说什么呢,爸的仇可以以后报,可是这本书要是毁了就没有了,我们罗家岂不成了千古罪人林先生,枫儿不懂事,你千万别听她的。”罗五叔道。

他这话很明显,要是林逸也跟罗问枫一样的想法那就也是不懂事了。

“五哥,你什么意思难道爸的仇就不要报了”罗十是个暴脾气,听到罗五叔这么说,立刻炸毛了。

虽然说他也一样很想要得到这本书,但是却也不愿意放过害死他们父亲的凶手。

“十弟,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说父亲的仇可以以后再报,但是书没有了就没有了,再也没有第二本了。”

能重塑灵根的书啊,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哪个修仙者没有几个凡人亲戚。

“哼,说的好听,说到底就是在你心里书比父亲的仇更重要。”罗十冷声道。

罗五的为人他们都清楚的很,根本是无利不起早。

之前他会站在中立,还不是因为他想观望谁更厉害一点,谁最后胜利了估计他就会站在谁的一边。

“老十,是想打架吗我们的修为一样,我可不怕你。”罗五说着就摆开了架势,手上出现了一簇火焰。

“来就来,谁怕谁。”罗十说完手上已经出现了两个土锥,这样的场面无疑是要打起来了。

“五哥,十弟,别闹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这样”罗七手一挥就让两人的法术偃旗息鼓了。

“怎么样,林先生,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烟海江手里就是那本书,不是那些人不想抢,一方面他们忌惮林逸,另一方面他们太害怕烟海江在他们没有夺下书的时候把书毁了。

林逸剑一挥,血洒了一地,烟行云就这样倒在了地上,双眼瞪大,却没有了气息。

他估计也没有想到林逸说都没有说一声就这样杀了他。

“这样回答你,知道我的选择了吧”林逸淡淡道。

罗问枫脸上出现了笑容,她才不稀罕什么能重塑灵根的书,她只想为爷爷报仇。

虽然一开始是二伯给她爷爷下的美人笑,可是她爷爷会死追根究底还是烟家这父子害的。

所有人都惊呆了,除了罗问枫和罗七几个人,其他人看林逸的眼神好像看神经病。

“林逸,你”烟海江气的浑身颤抖,已经不能用悲伤来形容了,他刚刚得知假的罗二是他的儿子,现在却就这样人鬼殊途了,他简直想把林逸碎尸万段。

但是他没有这个本事,就见他狂笑起来,手上出现的书突然自燃起来。

除了林逸几人,其他人一哄而上,争夺烟海江手里的书,而烟海江被这么多修士里不知道是谁给打死了。

到死他的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那本书上的火被扑灭,但是书已经完全没有了,变成灰色的粉末。

“没了,毁了”云文宣呆呆道。

他是金丹修士,其他人自然抢不过他,他的手上灰色的粉末最多。

当年那场争夺他也参与其中,一直没有找到这书他是耿耿于怀,现在居然再次和这书失之交臂,他怎么能不心痛,或许已经不能用心痛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态了。

那种就在眼前唾手可得,最终发现就差了那么一点点,那是什么样的失落感。

其他人比云文宣的表情好不了多少,有人已经暗怪林逸杀了烟行云才让烟海江愤怒之下毁了这书,但是谁也不敢表露。

突然一股奇异的味道在这大厅里开始弥漫。

“快关闭嗅觉,这香气有毒。”林逸大声喊道,但是为时已晚,这些人都沉浸在那本书被毁的情绪当中,居然没有几个能快速反应,一个个的瘫软在地。

云文宣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他的双手变得漆黑,黑色还在往手臂的上面蔓延。

“这是什么”云文宣惊骇道,但是浑身的真气已经使不出来了。

“爷爷,您怎么了”云白九震惊道。

他爷爷是金丹初期的修士,什么毒这么厉害

刚刚他没有碰过那本书,自然没有云文宣那样的情况出现,其他碰过的修士都是双手变黑,甚至有的脸上已经开始七孔流血。

云白九在林逸喊话的第一时间就关闭了嗅觉的感官,那些没来得及的,现在也有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了。

“这是什么毒怎么这么厉害”罗七惊骇道。

他居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毒,他阅遍医书,发现自己还是井底之蛙。

之前不认识美人笑的花,现在又分辨不出这毒是什么毒。

林逸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凭借着多年对毒的感觉还有烟海江脸上的那一丝诡笑觉得这香气有问题。”

一时间大厅里的修士倒了一大半,那些修为稍稍第一点的,庆幸自己没有占到那本书,还有就是关闭了嗅觉,不然现在也一样了。

“爷爷,您怎么样了”

云文宣此时双目的瞳孔开始涣散,完全就不知道云白九在喊他。

罗七已经去他的那些兄弟那里给他们诊治。

他的医术没有林逸高,但他好歹精通,而且还是金丹初期的修士,就算不能彻底解毒,抑制住毒素的发展还是可以的。

“七弟,我会死吗”罗五问道。

刚刚就他抢的最凶,自然也是除了云文宣中毒最深的一个。

“这,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毒,现在只有林师兄出手或许能救你。”罗七道。

说他的心里对罗五一点芥蒂没有是不可能的,但是毕竟是他的兄弟,其他人也都是他的兄弟,他不能看着他们死。

虽然刚刚他们一个个的都太无情,但是兄弟手足,怎么是他能割舍下的。

“林师兄”罗七喊道。

林逸却没有动,罗问枫和罗七都有点诧异。

“林哥,你”

“我应该救他们吗”林逸冷声道。

刚刚在说到给罗飞扬报仇的时候,他们当中可是没有一个站出来的。原本那些中毒的罗家人还看到了希望,但是见到林逸这样冷然的态度,他们绝望了。

他们都知道林逸是神医,而且他的修为高,现在连罗七都没办法了,也只有林逸有可能救他们了。

“爸”此时一个奶声奶气的男孩迈着萝卜腿走到罗五的身边。

“别让孩子碰他的身体。”林逸快速说道。

罗七的手也快,迅速把孩子抱了起来。

跟着孩子进来的还有一个女人,她就是罗五婶。

她扑倒在罗五叔的面前,因为有林逸的提醒,她也没有去碰触罗五叔的身体。

“你说说你,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去争这些,你偏不听,现在怎么办你要这样丢下我们娘俩离开吗”罗五婶哭的泣不成声。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是她的丈夫。

孩子不过才两三岁,他不知道他的母亲在哭些什么,但是却能感受到悲伤,哇的一声哭起来。

“林哥,你就救救五叔他们吧。”罗问枫道。

实际上她的心里也恨他们,一个个冷漠的让人发寒,但是真的看到他们这副模样,她又于心不忍。

“哈哈哈,终于我们都得到报应了,爸在的时候,一个个都挖空心思想从他身上得到点什么,现在他死了,也没有谁把报仇放在第一位。咳咳都该死,都他玛德该死。”罗十叔也中毒了,咳出的血都是黑的。

罗家的兄弟脸上都露出了惭愧之色,特别是罗五叔,脸上无声的落下泪来。

“爸”突然罗三叔大声喊道,“我们对不起你,你中毒这么多年,我们居然都没发现。”

“五哥,你怎么了你说话啊”突然罗五婶大声哭喊道。

罗五现在的情况比云文宣好不了多少了,云文宣是金丹修士,虽然中毒较深,但是还在支撑,但是罗五明显的毒素比云文宣蔓延的要快。

林逸缓缓走到罗五叔的面前,冷冷看着他。

“林,林师兄,请允许我这么叫你一次,虽然我的修为可能喊你师兄都是高攀了,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父亲在最后有没有说过什么”罗五叔艰难地说道。

林逸说道:“你真的很想知道”

“是,我要死了,你就告诉我吧。”

“你这么想知道,就让我师父自己跟你说好了。”林逸淡淡道。

罗五青黑色的脸上出现愕然的表情,不光是他,其他人也是。

“林师兄你在说什么”罗七不解地问道。

“七叔,你看看那是谁”罗问枫摇晃着罗七的手臂,悲喜交加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