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美女到我碗里来_ 第一千零三十章 跟我走

家常了几句,林逸便言归正传。

“你的身体你自己清楚”其实这话是废话,当然清楚,不清楚还找他看什么病。

楚凡点点头,却不觉得林逸问的突兀,反而心里有点欣喜,能一眼就看出他的病症的这些年林逸是头一个。

“能告诉我是怎么伤的吗”

这种事情确实难以启齿,楚凡不是什么病,而是被伤了那个地方,无法做到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

怪不得这么年轻就来这穷乡僻壤隐居。

“遇到抢劫的,不小心被伤到了。”楚凡说道。

林逸嘴角抽了抽,这么个理由以为他会信吗

遇到抢劫的,那劫匪是倒了什么霉遇到他

他可以肯定楚凡是个高手,怎么可能遇到劫匪把他伤成这样,恐怕他有难言之隐,不想说过去的事情。

林逸也不勉强,说道:“你的伤找别的医生看过吗”

楚凡点头,当然找医生看过,难道他想一辈子都这样吗

“我的伤能治吗”楚凡经历的事情不算少,但是唯独这事让他心里有惊慌的感觉,一直无法不介意。

尼玛,这事让他怎么不介意

“能,而且能治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林逸说道。

听到能治好,楚凡激动的都有些颤抖,这两年是他最痛苦的时候,他无法不介意,他做不到心如止水。

“什么条件”但是楚凡毕竟是经历过事情的,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也要考虑一下林逸的条件是什么。

不过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治。

“我要知道你的过去。”林逸说道。

“就这个”楚凡诧异,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为难的事情,他不说以前的事情也只是为了平静的生活,但是说出来也没有什么。

“就这个。”林逸重复了他的话,但是用的是陈述句。

“如果是这样,我可是占大便宜了。这样吧,如果你治好了我的伤,我不仅告诉你我的过去,还答应你一件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楚凡说道。

“成交。”林逸笑着道。

“我是受伤之后才来这里的,我也没骗你,的确是我妈后来改嫁到这里了,但是我来的时候,我妈已经去世了,我只是想找个地方过平静的时候,而这里毕竟是我妈生活过的地方。小时候,原本我很幸福,可是一个工商意外夺去了我爸的生命。从此我就跟着我妈过时候,可是我妈一直是个家庭主妇,而且目不识丁,根本找不到挣钱的工作,只有一个人打几份零工。那时候我只有七岁,并不能帮我妈做些什么。原本这样我们母子也还算幸福。但是有一天,一个男人看上了我妈,但是我妈不肯从了他,他就把我妈qiangjian了。”说到这里楚凡停顿了一下,虽然面色平静,却无法掩盖他眸子里的愤怒。

林逸没有打断他,听他继续说。

“后来,我妈不得已只有跟了他,但是他对我们母子不是打就是骂,知道有一天,我用一块板砖拍破了他的脑袋,但是力气太小,没能要了他的命。他趁我妈不在家,就把我卖了。辗转几个人贩子,最后我被卖到了一个杀手组织。经过多年的训练,终于我离开了那个地方。我一边执行任务一边找我妈,最后才知道我妈知道男人把我卖了,最后在他睡着后用刀捅了他,可惜他没死,我妈却进了监狱。从监狱出来,她就嫁到了这里,跟一个老男人过上了时候。”楚凡说的平静,但是眸子里已经有了泪。

“你见到你妈了吗”林逸问道。

楚凡摇摇头,“等我找到这里的时候,我妈已经去世一年多了。”

“你的伤是在任务中被人伤的”林逸就知道不可能是遇到抢劫的,楚凡的职业注定了各种危险,命能保住已经是幸运了。

“是,那次我伤的很重,趁机假死脱离了组织,但是自那之后我就发现自己”楚凡没有说下去,大概是觉得实在无法说出口。

这事对他来说,比让他死更难让他接受。

“放心吧,你遇到我了,我能让你比以前更强。”都是男人,自然说起话来也就没顾忌了。

楚凡笑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真心的笑了。

原本打算第二天走,但是现在看来走不了了,他必须要把楚凡治好,这样他才能提那个条件。

楚凡不是说答应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吗,他要求的事情,他肯定力所能及。

那就是让楚凡加入第五特局。

刘局只是让他选人,又没说有杀手背景的不行。

“我的伤多久能好”楚凡问道。

“要是我说只要施一次针就能好,你信不信”林逸笑着问道。

“信。”楚凡道。

林逸诧异,“你这么信我”

他只是开个玩笑,一次哪里能好,楚凡的伤好在还有好的余地,不然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

但是也需要连续施针七次,必须是连续施针,也就是说要在不间断的情况下。

这件事他还需要找赵大力帮一下忙,要是施针中间被人打扰就不好了。

第二天,林逸就给楚凡治伤,他的时间紧迫,离刘局规定回去的时间也不多了。

而且他更希望能快点找到叶欣然。

施针的地方就在山上赵大力的住处,这里一般村民是不会过来的,而且赵大力在外面守着也不会有事。

从早上一直到下午,林逸都在给楚凡施针,直到天快黑了,林逸才从屋里出来,而同时出来的还有楚凡。

楚凡的脸上溢满了喜色,对林逸充满了感激。

其实林逸有点奇怪,楚凡这个人看上去一点不像杀手,反而有点像教书先生。

能把杀气隐藏的如此之好,他的能力到底如果林逸倒是好奇了。

身形一动,一拳就打向了楚凡的面门。

原本还笑着的楚凡,眼神一变,矮身躲过林逸这一拳,接着就是一脚侧踢向林逸的头部。

林逸双臂一挡,但是还是被震退了好几步,当然这是他没有用真气的缘故。

就算这样,能把林逸打得倒退的也是不简单的很。

“好身手。”林逸赞道。

“林大哥谬赞了。”楚凡知道林逸是在试探他的功夫,也不生气,而是谦虚道。

实际上像他这样经历了生死的人,对这些都看的很淡了。

在过去的时候里,他想要的只是怎么让自己活下去。

赵大力虽然还是那副冷酷的模样,但是眸子里却都是笑意。

“楚大哥,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好的身手。”

其实他们这几年也碰到过几次,但是没有说过话,都是独来独往的人,顶多见面点点头,算是已经很给面子了。

楚凡偶尔的也会来山上打猎打打牙祭。

“什么好香啊”林逸突然道。

一天了都没吃东西,现在饿的一头牛都能吃下去了。

林逸也不管那么多,朝着香味的地方走去。

“林大哥,楚大哥,是我做的红烧兔肉,走,咱们喝酒去。”

三个人吃饱喝足也就在赵大力这里睡了。

早上林逸晃晃脑袋,好久没有喝的这么醉了。

“林大哥起来了”赵大力已经早就起来熬了粥等林逸和楚凡了。

“林大哥,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楚凡边喝着粥边问道。

经过昨天的一顿酒,他跟赵大力也不客气了,这就是男人的友谊,一顿酒三个人的关系俨然已经成了好兄弟。

“我打算今天就离开。”林逸说道。

楚凡的眸子里有点失落,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遇到难得的知己,当然想多相处一段时间。

“楚凡,跟我一起走吧。”林逸说道。

“林大哥,这算是你跟我提的条件吗”楚凡问道。

“算,但是你可以不答应。”林逸知道楚凡这样的人是不喜欢欠别人的,这样的条件对楚凡来说是很有威胁性的,他干脆趁早用掉。

后面这句是因为他看中了楚凡这个人的人品,他不想用这个条件来胁迫楚凡。

跟不跟他走,这个全凭楚凡自己。

“我答应,我可不想将来的人生就在这里度过了。”楚凡笑着说道。

以前他有点逃离现实的意思,但是现在他又雄心壮志了。

“你都不问我是干什么的就跟我走”这下子轮到林逸诧异了,这就答应了

“管你是干什么的,跟定你了。”楚凡说道,颇有点赖上林逸的意思。

顿时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可羡慕死赵大力了,他也想跟着离开,但是他放不下娟子。

三人正说笑,就听到小俊喊:“林大哥,大力哥,不好了,有人来我家给我姐提亲了。”

“什么”赵大力猛地站起身就往山下跑。

林逸和楚凡也赶紧跟上。

到了娟子家,果然就看到村里有名的张媒婆在,这墨迹程度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从小俊上山,再到三人下山,可是要不少时间,这张媒婆还在凭借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说着。

“爹娘,你们让她走啊,我不会答应的。”一向听话的娟子这次是真的恼火了。

这个张媒婆一听说娟子的病好了,这主意就打过来了。

说的这个男人是一个死了老婆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穷的家里只有三间破房子,就这样的还想指望娶娟子。

谁让这个男人是张媒婆家的亲戚呢,不然只看钱的张媒婆哪里肯走这一趟。

不过对这事她也算是尽心尽力了,说了快两个小时了,还在说。

娟子在一边急得不行。

大爷一直在抽烟,大妈满脸的为难。

他们当然也不愿意娟子嫁给那个男人,但是张媒婆得罪不起啊。

这要是得罪了张媒婆,他们担心将来小俊的婚事要是被她在里面搅和一下那就糟了。

娟子见爹娘不出声,气的抄起那个铁锹就要撵走张媒婆。

“哎呦,打死人喽,他三叔,你可要管管。”张媒婆嘴上这么说着,但是人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今天她算是豁出去这张老脸了,怎么样都要把娟子说给她那个亲戚。

赵大力在院子外看着里面的一幕,双拳捏紧,但是却没有走进去。

“还愣着干什么,再不进去老婆都没了。”楚凡没好气的推了赵大力一把。

他在这村子也住了这么久了,张媒婆是个什么人,还有张媒婆说的那个男人是谁他都清楚的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