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偷香高手 第三十章 吃醋的胡夫人

第三十章吃醋的胡夫人

“大人胸怀韬略,布置得井井有条,再想到大人本是翰林出身,小妹更是由衷佩服。”黄蓉的吹捧让老谋深算的凌退思也有些飘飘然,毕竟能被如此一个艳光四射的女人当面称赞,任何男人都免不了得意的。

“只是士兵巡逻之际难免有空隙,还是由小妹带着数位丐帮高手留在府内,以防不时之需吧。”黄蓉柔柔的声音,听得凌退思心怀大畅,一丝一毫的不快都生不起来。

“好好好,”凌退思乐呵呵地笑了几声,看着黄蓉身后几人问道,“这几位是?”

“这两位是拙夫的弟子,武修文,武敦儒,这几位是我们丐帮的兄弟……”黄蓉依次做了介绍。

就是那两个被杨过评价为“猪都要拜你们为王”的废柴?宋青书好奇地打量了两人一番,相貌倒是不错,武功看着也有点底子,应该不至于那么差啊。

接下来就是双方聊聊襄阳前线的战况,宋青书听得百无聊赖,找了个空隙,趁机退了出去。

连黄蓉都来了,加上意图不轨的雪山派,还有隐在暗处的吴六奇,如今荆州城内可真是暗潮涌动,这样看来送丁典和凌霜华出荆州反而更容易了些。

来到府中一僻静之处,伸了个懒腰,在一颗大树下坐了下来,没过多久,身后传来两声闷哼,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也不睁开眼睛,张口说道:“你来了啊~”

“现在连嫂嫂也懒得喊一声了么?”胡夫人从暗处闪了出来,没好气地嗔怪道。

佳人数日不见,清丽依旧。宋青书站了起来:“谁让嫂嫂看着这么年轻娇弱,外人看来,你当我妹妹还嫌小呢,我这还不是怕喊嫂嫂把你给喊老了么。”

明知他是在调戏自己,胡夫人发现自己打心底没法生起气来,只好不停安慰自己,叔叔就是一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人。

“又满嘴胡话!”胡夫人脸色故意一板,“快说有什么事要我办的没,知府衙门里如今守卫森严,我得尽快离去,以免被发现。”

原来宋青书进衙门之前就料到恐怕很难跟外界联系,于是跟胡夫人约定每日傍晚时分,在这棵树这里传递消息。

胡夫人会在府外偷偷监视这边情况,宋青书不来也就罢了,来了表示他有话要跟自己说,于是借着轻功翻进了府内,点到了两个暗中监视宋青书的衙役,这才现身相见。

宋青书将黄蓉到来,雪山派行刺一事与胡夫人说了,胡夫人见他说起黄蓉两眼放光,心中有些不舒服,淡淡地问道:“江湖传言,当年的黄蓉乃是天下第一美人儿,她真的有这么第三十章吃醋的胡夫人

漂亮么?”

宋青书也没料到她听到自己话后第一句居然是问这个,迟疑一下,还是兴奋地说道:“的确是人间绝色,如今虽然少了少女的青涩纯真,却凭添了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

说着说着注意到胡夫人的脸色越来越冷,宋青书恍然大悟,暗中一拍自己脑袋,话锋一转:“不过么,她年纪比较大了,已有年老色衰之相,这天下第一美人儿的称号,恐怕早已名不副实了。我看嫂嫂就比她好看……”

胡夫人羞红了脸,暗啐了一口:“人家黄帮主不过三十出头,哪有什么年老色衰。只知道哄我开心,以后你当着其他女人,是不是也这样编排嫂嫂啊?”

“哪敢呢!”宋青书大感无语,连忙转移话题:“嫂嫂,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你想办法通知雪山派,让他们十五这天动手,因为这天凌退思要逼问丁典,他不欲其他人知晓连城诀的事情,因此守卫相对要薄弱得多。”

“嗯,我最近在城郊偶然碰见一伙人,当时他们还想灭口,现在看来他们应该就是雪山派了。”胡夫人回忆道,“他们的行迹我知道,找到他们不难,我一定将话传到。”

“什么?”宋青书大惊失色,虽然明知胡夫人如今好端端地站在面前,肯定有惊无险,还是忍不住问道,“嫂嫂可伤到哪儿?”

不知道为什么,胡夫人一下子就想到上次自己伤在肋骨,然后被他占尽便宜的事情,脖子根暗暗浮起一丝红晕,连忙说道:“我没事哩,我本身的武功也还过得去,加上你上次教我的白蟒鞭法,自保是绰绰有余的。”

“那就好,那就好,”宋青书嘿嘿的傻笑两声,“那这次嫂嫂要小心行事,最好别露面了。”

见他紧张的样子,多年来与斐儿相依为命,孤苦无依的胡夫人心底流过一丝温暖,柔声回道:“叔叔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看着胡夫人离去时翩若惊鸿的身影,宋青书觉得心情特别舒畅,来到一旁拍醒了被打晕的两人,径直离去。

留下两衙役面面相觑:“刚才是不是出事了?”

“要不要禀告知府大人?”

“你傻啊,到时候大人怪罪下来谁担得起?反正现在也没人知道,宋青书也没走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还是大哥有经验,小弟佩服佩服!”

“那是那是,这么多年在衙门不是白混的。”

……

接下来几日,宋青书在府中几次偶然碰见黄蓉,虽然恨不得一直盯着她看个够,但心知肚明,如今的两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第三十章吃醋的胡夫人

,没有丝毫的交集,也就淡然自处,每次点头示意过后就飘然离去。

弄得黄蓉反而对他印象大好,这么多年来,从当年的欧阳克,到后来武林各路人士,再到如今襄阳城各官员,甚至是知府吕文焕,每次见到自己,虽然有所掩饰,但是眼神中的渴望自己却是瞧得明明白白。

这次在荆州城内反而见到这样一个眼神清澈的年轻人,气质淡然,询问左右,得知他是凌退思最近请的幕僚时,秀眉一皱,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暗自沉思不语。

时光如梭,很快就到了十五这天。

因为黄蓉等人在这里,凌退思这个月本想暂停审讯丁典,宋青书却声称如今正到诱供的关键时期,要是凌退思暂停审讯,让丁典起了怀疑,以为两人是串通在一起的,那就前功尽弃了。

凌退思一想也是,于是找了个理由支开了黄蓉等人,在内室设下刑堂,派人将丁典押解了上来。第三十一章雪山剑法vs无影神拳

“我说丁大侠,这么多年了,你不麻木,大人打得都麻木了,”宋青书看着堂下的丁典故意说道,“还是说了吧。”

“呸!”丁典恶狠狠看了宋青书一眼。

丁典那眼神看得宋青书一阵心悸,心想我的乖乖,他这演技可以得奥斯卡了吧。

“给我打。”凌退思冷笑几声,这么多年的严刑拷打毫无作用,如今他也兴趣缺缺,只是出于习惯让衙役行刑。

“噗噗噗!”水火棍落到丁典身上,传来阵阵的肉响,丁典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着,也不敢运功抵抗,怕被凌退思瞧出破绽,反正这点皮外伤算不了什么,回牢房真气运行几个周期,外伤自然治好了。

“爹,你不要在逼丁大哥了!”这时候身后传来的一个女声让丁典浑身发抖,激动转过头去,果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凌霜华。

凌退思在堂上又惊又怒,抬手指着凌霜华气道:“你怎么来了,你忘了你当日立下的誓言了吗!”

“女儿不曾忘记,”凌霜华走过去扶起了丁典,回过头说道,“幸亏女儿得高人指点,才明白过来娘亲一生行善,如今恐怕已到西方极乐世界,自然不会在地下受苦。”

凌退思神色大变,恶狠狠盯了一旁宋青书一眼,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大门被撞得四散开来,一个士兵狂吐鲜血被丢了进来。

“有刺客!”外面凄厉的声音让房内众人心中一跳。

一阵兵刃交加的声音,凌退思的侍卫显然有些抵挡不住,节节后退,很快几个剑客装扮的汉子趁乱冲了进来,见到主位上的凌退思,眼神一亮,扑了过去。

凌退思左右的侍卫拔出刀来,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宋青书只见那几个剑客剑法繁复多变,凌退思的侍卫哪是对手,一个接一个倒下。

“爹爹!”看着其中一个剑客瞅准机会,高高跃起,一剑刺向凌退思的时候,凌霜华焦急地叫道。

丁典真是把凌霜华爱到了极点,不忍她有一丁点的委屈,见状浑身一震,身上的铁链节节寸断,脚下一蹬,后发先至,一拳击出,人未到,劲力已至。

那名剑客大吃一惊,急忙回剑自救,丁典也不管他繁复的剑法,直捣该人中路门户,改拳为爪,一下子就抓住对方胸口,对方被他一抓之下,浑身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宋青书躲在柱子后面伸头看去,只见那人已经没了呼吸。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心中念叨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打吧,打得越乱越好,千万别注意到我啊,哥哥我如今武功未成,可不想出第三十一章雪山剑法vs无影神拳

“我说丁大侠,这么多年了,你不麻木,大人打得都麻木了,”宋青书看着堂下的丁典故意说道,“还是说了吧。”

“呸!”丁典恶狠狠看了宋青书一眼。

丁典那眼神看得宋青书一阵心悸,心想我的乖乖,他这演技可以得奥斯卡了吧。

“给我打。”凌退思冷笑几声,这么多年的严刑拷打毫无作用,如今他也兴趣缺缺,只是出于习惯让衙役行刑。

“噗噗噗!”水火棍落到丁典身上,传来阵阵的肉响,丁典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着,也不敢运功抵抗,怕被凌退思瞧出破绽,反正这点皮外伤算不了什么,回牢房真气运行几个周期,外伤自然治好了。

“爹,你不要在逼丁大哥了!”这时候身后传来的一个女声让丁典浑身发抖,激动转过头去,果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凌霜华。

凌退思在堂上又惊又怒,抬手指着凌霜华气道:“你怎么来了,你忘了你当日立下的誓言了吗!”

“女儿不曾忘记,”凌霜华走过去扶起了丁典,回过头说道,“幸亏女儿得高人指点,才明白过来娘亲一生行善,如今恐怕已到西方极乐世界,自然不会在地下受苦。”

凌退思神色大变,恶狠狠盯了一旁宋青书一眼,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大门被撞得四散开来,一个士兵狂吐鲜血被丢了进来。

“有刺客!”外面凄厉的声音让房内众人心中一跳。

一阵兵刃交加的声音,凌退思的侍卫显然有些抵挡不住,节节后退,很快几个剑客装扮的汉子趁乱冲了进来,见到主位上的凌退思,眼神一亮,扑了过去。

凌退思左右的侍卫拔出刀来,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宋青书只见那几个剑客剑法繁复多变,凌退思的侍卫哪是对手,一个接一个倒下。

“爹爹!”看着其中一个剑客瞅准机会,高高跃起,一剑刺向凌退思的时候,凌霜华焦急地叫道。

丁典真是把凌霜华爱到了极点,不忍她有一丁点的委屈,见状浑身一震,身上的铁链节节寸断,脚下一蹬,后发先至,一拳击出,人未到,劲力已至。

那名剑客大吃一惊,急忙回剑自救,丁典也不管他繁复的剑法,直捣该人中路门户,改拳为爪,一下子就抓住对方胸口,对方被他一抓之下,浑身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宋青书躲在柱子后面伸头看去,只见那人已经没了呼吸。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心中念叨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打吧,打得越乱越好,千万别注意到我啊,哥哥我如今武功未成,可不想出第三十一章雪山剑法vs无影神拳

“我说丁大侠,这么多年了,你不麻木,大人打得都麻木了,”宋青书看着堂下的丁典故意说道,“还是说了吧。”

“呸!”丁典恶狠狠看了宋青书一眼。

丁典那眼神看得宋青书一阵心悸,心想我的乖乖,他这演技可以得奥斯卡了吧。

“给我打。”凌退思冷笑几声,这么多年的严刑拷打毫无作用,如今他也兴趣缺缺,只是出于习惯让衙役行刑。

“噗噗噗!”水火棍落到丁典身上,传来阵阵的肉响,丁典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着,也不敢运功抵抗,怕被凌退思瞧出破绽,反正这点皮外伤算不了什么,回牢房真气运行几个周期,外伤自然治好了。

“爹,你不要在逼丁大哥了!”这时候身后传来的一个女声让丁典浑身发抖,激动转过头去,果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凌霜华。

凌退思在堂上又惊又怒,抬手指着凌霜华气道:“你怎么来了,你忘了你当日立下的誓言了吗!”

“女儿不曾忘记,”凌霜华走过去扶起了丁典,回过头说道,“幸亏女儿得高人指点,才明白过来娘亲一生行善,如今恐怕已到西方极乐世界,自然不会在地下受苦。”

凌退思神色大变,恶狠狠盯了一旁宋青书一眼,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大门被撞得四散开来,一个士兵狂吐鲜血被丢了进来。

“有刺客!”外面凄厉的声音让房内众人心中一跳。

一阵兵刃交加的声音,凌退思的侍卫显然有些抵挡不住,节节后退,很快几个剑客装扮的汉子趁乱冲了进来,见到主位上的凌退思,眼神一亮,扑了过去。

凌退思左右的侍卫拔出刀来,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宋青书只见那几个剑客剑法繁复多变,凌退思的侍卫哪是对手,一个接一个倒下。

“爹爹!”看着其中一个剑客瞅准机会,高高跃起,一剑刺向凌退思的时候,凌霜华焦急地叫道。

丁典真是把凌霜华爱到了极点,不忍她有一丁点的委屈,见状浑身一震,身上的铁链节节寸断,脚下一蹬,后发先至,一拳击出,人未到,劲力已至。

那名剑客大吃一惊,急忙回剑自救,丁典也不管他繁复的剑法,直捣该人中路门户,改拳为爪,一下子就抓住对方胸口,对方被他一抓之下,浑身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宋青书躲在柱子后面伸头看去,只见那人已经没了呼吸。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心中念叨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打吧,打得越乱越好,千万别注意到我啊,哥哥我如今武功未成,可不想出第三十一章雪山剑法vs无影神拳

“我说丁大侠,这么多年了,你不麻木,大人打得都麻木了,”宋青书看着堂下的丁典故意说道,“还是说了吧。”

“呸!”丁典恶狠狠看了宋青书一眼。

丁典那眼神看得宋青书一阵心悸,心想我的乖乖,他这演技可以得奥斯卡了吧。

“给我打。”凌退思冷笑几声,这么多年的严刑拷打毫无作用,如今他也兴趣缺缺,只是出于习惯让衙役行刑。

“噗噗噗!”水火棍落到丁典身上,传来阵阵的肉响,丁典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着,也不敢运功抵抗,怕被凌退思瞧出破绽,反正这点皮外伤算不了什么,回牢房真气运行几个周期,外伤自然治好了。

“爹,你不要在逼丁大哥了!”这时候身后传来的一个女声让丁典浑身发抖,激动转过头去,果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凌霜华。

凌退思在堂上又惊又怒,抬手指着凌霜华气道:“你怎么来了,你忘了你当日立下的誓言了吗!”

“女儿不曾忘记,”凌霜华走过去扶起了丁典,回过头说道,“幸亏女儿得高人指点,才明白过来娘亲一生行善,如今恐怕已到西方极乐世界,自然不会在地下受苦。”

凌退思神色大变,恶狠狠盯了一旁宋青书一眼,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大门被撞得四散开来,一个士兵狂吐鲜血被丢了进来。

“有刺客!”外面凄厉的声音让房内众人心中一跳。

一阵兵刃交加的声音,凌退思的侍卫显然有些抵挡不住,节节后退,很快几个剑客装扮的汉子趁乱冲了进来,见到主位上的凌退思,眼神一亮,扑了过去。

凌退思左右的侍卫拔出刀来,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宋青书只见那几个剑客剑法繁复多变,凌退思的侍卫哪是对手,一个接一个倒下。

“爹爹!”看着其中一个剑客瞅准机会,高高跃起,一剑刺向凌退思的时候,凌霜华焦急地叫道。

丁典真是把凌霜华爱到了极点,不忍她有一丁点的委屈,见状浑身一震,身上的铁链节节寸断,脚下一蹬,后发先至,一拳击出,人未到,劲力已至。

那名剑客大吃一惊,急忙回剑自救,丁典也不管他繁复的剑法,直捣该人中路门户,改拳为爪,一下子就抓住对方胸口,对方被他一抓之下,浑身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宋青书躲在柱子后面伸头看去,只见那人已经没了呼吸。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心中念叨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打吧,打得越乱越好,千万别注意到我啊,哥哥我如今武功未成,可不想出第三十一章雪山剑法vs无影神拳

“我说丁大侠,这么多年了,你不麻木,大人打得都麻木了,”宋青书看着堂下的丁典故意说道,“还是说了吧。”

“呸!”丁典恶狠狠看了宋青书一眼。

丁典那眼神看得宋青书一阵心悸,心想我的乖乖,他这演技可以得奥斯卡了吧。

“给我打。”凌退思冷笑几声,这么多年的严刑拷打毫无作用,如今他也兴趣缺缺,只是出于习惯让衙役行刑。

“噗噗噗!”水火棍落到丁典身上,传来阵阵的肉响,丁典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着,也不敢运功抵抗,怕被凌退思瞧出破绽,反正这点皮外伤算不了什么,回牢房真气运行几个周期,外伤自然治好了。

“爹,你不要在逼丁大哥了!”这时候身后传来的一个女声让丁典浑身发抖,激动转过头去,果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凌霜华。

凌退思在堂上又惊又怒,抬手指着凌霜华气道:“你怎么来了,你忘了你当日立下的誓言了吗!”

“女儿不曾忘记,”凌霜华走过去扶起了丁典,回过头说道,“幸亏女儿得高人指点,才明白过来娘亲一生行善,如今恐怕已到西方极乐世界,自然不会在地下受苦。”

凌退思神色大变,恶狠狠盯了一旁宋青书一眼,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大门被撞得四散开来,一个士兵狂吐鲜血被丢了进来。

“有刺客!”外面凄厉的声音让房内众人心中一跳。

一阵兵刃交加的声音,凌退思的侍卫显然有些抵挡不住,节节后退,很快几个剑客装扮的汉子趁乱冲了进来,见到主位上的凌退思,眼神一亮,扑了过去。

凌退思左右的侍卫拔出刀来,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宋青书只见那几个剑客剑法繁复多变,凌退思的侍卫哪是对手,一个接一个倒下。

“爹爹!”看着其中一个剑客瞅准机会,高高跃起,一剑刺向凌退思的时候,凌霜华焦急地叫道。

丁典真是把凌霜华爱到了极点,不忍她有一丁点的委屈,见状浑身一震,身上的铁链节节寸断,脚下一蹬,后发先至,一拳击出,人未到,劲力已至。

那名剑客大吃一惊,急忙回剑自救,丁典也不管他繁复的剑法,直捣该人中路门户,改拳为爪,一下子就抓住对方胸口,对方被他一抓之下,浑身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宋青书躲在柱子后面伸头看去,只见那人已经没了呼吸。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心中念叨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打吧,打得越乱越好,千万别注意到我啊,哥哥我如今武功未成,可不想出第三十一章雪山剑法vs无影神拳

“我说丁大侠,这么多年了,你不麻木,大人打得都麻木了,”宋青书看着堂下的丁典故意说道,“还是说了吧。”

“呸!”丁典恶狠狠看了宋青书一眼。

丁典那眼神看得宋青书一阵心悸,心想我的乖乖,他这演技可以得奥斯卡了吧。

“给我打。”凌退思冷笑几声,这么多年的严刑拷打毫无作用,如今他也兴趣缺缺,只是出于习惯让衙役行刑。

“噗噗噗!”水火棍落到丁典身上,传来阵阵的肉响,丁典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着,也不敢运功抵抗,怕被凌退思瞧出破绽,反正这点皮外伤算不了什么,回牢房真气运行几个周期,外伤自然治好了。

“爹,你不要在逼丁大哥了!”这时候身后传来的一个女声让丁典浑身发抖,激动转过头去,果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凌霜华。

凌退思在堂上又惊又怒,抬手指着凌霜华气道:“你怎么来了,你忘了你当日立下的誓言了吗!”

“女儿不曾忘记,”凌霜华走过去扶起了丁典,回过头说道,“幸亏女儿得高人指点,才明白过来娘亲一生行善,如今恐怕已到西方极乐世界,自然不会在地下受苦。”

凌退思神色大变,恶狠狠盯了一旁宋青书一眼,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大门被撞得四散开来,一个士兵狂吐鲜血被丢了进来。

“有刺客!”外面凄厉的声音让房内众人心中一跳。

一阵兵刃交加的声音,凌退思的侍卫显然有些抵挡不住,节节后退,很快几个剑客装扮的汉子趁乱冲了进来,见到主位上的凌退思,眼神一亮,扑了过去。

凌退思左右的侍卫拔出刀来,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宋青书只见那几个剑客剑法繁复多变,凌退思的侍卫哪是对手,一个接一个倒下。

“爹爹!”看着其中一个剑客瞅准机会,高高跃起,一剑刺向凌退思的时候,凌霜华焦急地叫道。

丁典真是把凌霜华爱到了极点,不忍她有一丁点的委屈,见状浑身一震,身上的铁链节节寸断,脚下一蹬,后发先至,一拳击出,人未到,劲力已至。

那名剑客大吃一惊,急忙回剑自救,丁典也不管他繁复的剑法,直捣该人中路门户,改拳为爪,一下子就抓住对方胸口,对方被他一抓之下,浑身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宋青书躲在柱子后面伸头看去,只见那人已经没了呼吸。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心中念叨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打吧,打得越乱越好,千万别注意到我啊,哥哥我如今武功未成,可不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