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偷香高手 第十八章 一个房间的戏码

第十八章一个房间的戏码

“叔叔笑什么?”胡夫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宋青书可没胆量说给她听,话题一转,问道,“嫂嫂,之前你和慕容景岳交手,听他说起你似乎是古墓派的?”

“嗯,算是吧,”胡夫人轻轻点点头,“小时候机缘巧合遇到师傅,她在我家住了大半年,教了我不少东西。”

“嫂嫂可知她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林朝英?”宋青书急忙问道。

胡夫人摇摇头,暗自奇怪小叔为何对古墓派如此了解,“林朝英是我的祖师婆婆,师父叫什么名字,我也不太清楚。”

宋青书脸色顿时精彩起来了,心想要是小龙女和李莫愁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师姐,不知有何反应。

两人一路风尘仆仆,眼看要到姑苏城,见天色已晚,决定在城外小镇歇息一晚,明早再去燕子坞。

“老板,两个房间。”听到宋青书的喊话,掌柜的抬头打量了两人一番,堆起笑脸:“实在是不好意思,现在这里只有一间房间了。两位要不将就一下?”

胡夫人秀眉一蹙,摇摇头:“不用了,我们去其他客栈。”

“夫人,这个镇上就我们一家客栈了,如今姑苏城门已关,其他客栈,只有百里之外的邻镇才有。”掌柜的笑咪咪地说到。

“我们去找找看。”宋青书觉得这个掌柜言语中不尽不实,顿时有些怀疑。

“算了,就这里好了。”胡夫人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

“小二,先送这位夫人上去。”掌柜拉住了宋青书悄悄说道,“公子请留步,在下有事相告。”

见胡夫人已经消失在走廊,掌柜手一摊,嘿嘿一笑:“公子,房钱十两纹银,谢谢。”

宋青书眼睛一瞪:“你抢钱呢,后面明明写的是一间房一两银子。”

掌柜也不动怒,嘿嘿一笑:“公子,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这么大一家客栈就只有一间客房了么?还不是见你们孤男寡女一起上路,帮你制造机会么,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本事了。”

“这样也行?”宋青书顿时被震惊了。

“嘿嘿,”掌柜诡异一笑,“不然你以为江湖上那么多客栈,为什么偏偏在孤男寡女投宿的时候,都只剩下一间房间?这是我们的行规,公子,银子没了可以再赚,可是佳人难再得啊。”

宋青书佩服得五体投地,心甘情愿地递上了十两银子,“第一个想出这个营销策略的真是天才!”

“刚刚掌柜的找你说什么?”见宋青书回到屋内,胡夫人疑惑地问道。第十八章一个房间的戏码

“没什么,就是结了一下房钱。”宋青书随口答道,“嫂嫂,等会儿你睡床,我在这边打个地铺好了。”

“你的经脉受损,地上寒气太重,睡地上怎么行?”胡夫人皱眉道,心中也很为难,就一张床……

“没关系,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这点还是挺得住的。”宋青书不是不想到床上去睡,但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好硬着头皮铺好垫子在地上睡了下来。

胡夫人盯了他一阵,默默地转过身去,和衣躺到了床上。

睡到半夜,胡夫人突然被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睛一看,见宋青书躺在地上缩成一团,浑身颤抖,手臂青筋暴.露,死死抓着被子。

胡夫人知道受过刀伤的人在风雨天气伤口都会又酸又疼,更何况宋青书这种全身经脉尽断的呢,见他疼成这样,也死死咬着嘴唇,不愿发出一丝声音,心中感慨:小叔果然是个正人君子。

因为地上寒气入侵,宋青书的确很疼,但他心中有一丝倔强,让

胡夫人知道了又能如何?还不如像个男人一样自己默默承受。

“叔叔,你到床上来睡吧。”身后传来了胡夫人柔柔的声音。

宋青书怔怔地看着她:“这怎么行!嫂嫂你别管我了,我挺得住。”

“你这个样子明天怎么赶路?”胡夫人按住他的背心送过一道真气过来,“别扭扭捏捏的了,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只要我们无愧于心,不就好了?”

宋青书虽然有傲骨,但也不是个傻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哪还再推辞。

一路哆哆嗦嗦摸到床.上,宋青书钻进了被窝里,只觉得一股香气袭来,又暖呼呼的,一时间连身上的疼痛都有些忘了。

胡夫人见他直接钻到自己刚才睡过的被窝里面去了,俏脸绯红,犹豫了片刻,声音若蚊蝇一般:“叔叔,你睡的是我的被子。”

宋青书尴尬的发现自己的被子还在地上呢,很快反应过来,胡夫人让自己睡床上都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怎么可能同意跟自己睡在同一个被窝里?

讪讪一笑,宋青书跑下来将被子抱回来的时候,胡夫人已经裹着被子,睡了下去背对着自己,宋青书在她身边慢慢躺了下来,中途几次碰到她的身体,胡夫人身子都轻微一颤。

不同于周芷若的背叛,胡夫人如同琉璃一般明净,对自己也是极好,宋青书也不敢多加造次,用那些下流手段对付她。

闻着身边佳人发丝传过来的若隐若无的清香,宋青书的精神慢慢放松下来,疼痛的第十八章一个房间的戏码

感觉也得以渐渐平复,没过多久竟然沉沉睡去。

第二日宋青书醒来,一摸边上,佳人早已不在,一惊之下坐了起来,见胡夫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早啊,嫂嫂。”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

胡夫人轻轻点点头,注意到他刚才那个动作,心中暗自恼怒:昨晚他手放到自己身上摸了好多次,要不是自己用真气探知他只是熟睡之后无意识的行为,肯定早就翻脸了。

看见胡夫人薄怒的眼神,宋青书心中一虚,低下头回味昨晚做的那个绮梦,梦中胡夫人娇羞无限地伏在自己身.下……

用过早点,两人便寻燕子坞而去。宋青书知道参合庄大概在姑苏城西数十里处,带着胡夫人径直寻去,只可惜连问数十人,都没听过这个地方。胡夫人心中动摇莫不是走错了方向,宋青书却胸有成竹地表示没错。第十九章绿衣少女

“叔叔似乎对武林各家秘辛如数家珍…...”胡夫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下有个外号叫做‘江湖百晓生’……玩笑玩笑,嫂嫂莫当真。”

“哎唷,这位公子既然是江湖百晓生,可知道我这个小丫头是何身份?”这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宋青书和胡夫人心中一惊,转身看去,只见声音的主人是一绿衫姑娘,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宋青书见她容貌虽比不上胡夫人那么清丽,但是加上十二分温柔,却也能显得十分动人。见她一身绿衣,脑海中灵光一闪:“我要是说出了你的姓名来历那又如何?”

绿衣少女抿嘴一笑,摇着头说道:“我可不信。”

“我要是说对了也不求其他的,只需要你带我们去燕子坞既可,”见绿衣少女不置可否,宋青书心中更加笃定,“宋某早就听闻姑苏有两位仙女儿一般的姑娘,上天造就了一个美若云霞的阿朱,又以江南秀气造就了阿碧姑娘你如水的温柔,实在是难得难得。”

阿碧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说道:“你要是见了王姑娘才知道今天夸早了。”

见宋青书微笑不语,阿碧抬头问道:“不知公子有何事要到燕子坞呢?”

“我和嫂嫂此行绝无恶意,只是有件要紧的事情想请教一下慕容公子,还望阿碧姑娘行个方便。”听到宋青书的介绍,胡夫人也微微点头示意。

阿碧见他俩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清丽绝伦,下意识就没把他们当成坏人,甜甜一笑:“今天公子爷正好在家,你们跟我来吧。”

胡夫人心中暗笑,小叔这个人长得俊秀不凡,偏偏一张巧嘴又能讨女孩子欢心,这个小姑娘真是涉世未深。

阿碧解开一旁的绳子,邀请两人上船。胡夫人笑容戛然而止,从小生长在冰天雪的她不懂丝毫水性,见到湖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嫂嫂,小心。”宋青书见她有些摇晃,连忙扶着她上了船,一路上胡夫人额头上细汗直冒,心中烦厌欲呕,连被宋青书一直搂在怀中也没意识到。

反而是阿碧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心想宋公子明明称呼她为嫂嫂,为何如今又像一对情侣一般搂在一起,不过丫鬟谨小慎微的本性让她将疑惑压在了心里。

靠岸过后,胡夫人才发现自己身子跟宋青书紧紧靠在一起,连忙挣脱他的手臂,一个纵越直接飞到了岸上,宋青书苦笑一声,和阿碧一起下船。第十九章绿衣少女

“叔叔似乎对武林各家秘辛如数家珍…...”胡夫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下有个外号叫做‘江湖百晓生’……玩笑玩笑,嫂嫂莫当真。”

“哎唷,这位公子既然是江湖百晓生,可知道我这个小丫头是何身份?”这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宋青书和胡夫人心中一惊,转身看去,只见声音的主人是一绿衫姑娘,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宋青书见她容貌虽比不上胡夫人那么清丽,但是加上十二分温柔,却也能显得十分动人。见她一身绿衣,脑海中灵光一闪:“我要是说出了你的姓名来历那又如何?”

绿衣少女抿嘴一笑,摇着头说道:“我可不信。”

“我要是说对了也不求其他的,只需要你带我们去燕子坞既可,”见绿衣少女不置可否,宋青书心中更加笃定,“宋某早就听闻姑苏有两位仙女儿一般的姑娘,上天造就了一个美若云霞的阿朱,又以江南秀气造就了阿碧姑娘你如水的温柔,实在是难得难得。”

阿碧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说道:“你要是见了王姑娘才知道今天夸早了。”

见宋青书微笑不语,阿碧抬头问道:“不知公子有何事要到燕子坞呢?”

“我和嫂嫂此行绝无恶意,只是有件要紧的事情想请教一下慕容公子,还望阿碧姑娘行个方便。”听到宋青书的介绍,胡夫人也微微点头示意。

阿碧见他俩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清丽绝伦,下意识就没把他们当成坏人,甜甜一笑:“今天公子爷正好在家,你们跟我来吧。”

胡夫人心中暗笑,小叔这个人长得俊秀不凡,偏偏一张巧嘴又能讨女孩子欢心,这个小姑娘真是涉世未深。

阿碧解开一旁的绳子,邀请两人上船。胡夫人笑容戛然而止,从小生长在冰天雪的她不懂丝毫水性,见到湖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嫂嫂,小心。”宋青书见她有些摇晃,连忙扶着她上了船,一路上胡夫人额头上细汗直冒,心中烦厌欲呕,连被宋青书一直搂在怀中也没意识到。

反而是阿碧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心想宋公子明明称呼她为嫂嫂,为何如今又像一对情侣一般搂在一起,不过丫鬟谨小慎微的本性让她将疑惑压在了心里。

靠岸过后,胡夫人才发现自己身子跟宋青书紧紧靠在一起,连忙挣脱他的手臂,一个纵越直接飞到了岸上,宋青书苦笑一声,和阿碧一起下船。第十九章绿衣少女

“叔叔似乎对武林各家秘辛如数家珍…...”胡夫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下有个外号叫做‘江湖百晓生’……玩笑玩笑,嫂嫂莫当真。”

“哎唷,这位公子既然是江湖百晓生,可知道我这个小丫头是何身份?”这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宋青书和胡夫人心中一惊,转身看去,只见声音的主人是一绿衫姑娘,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宋青书见她容貌虽比不上胡夫人那么清丽,但是加上十二分温柔,却也能显得十分动人。见她一身绿衣,脑海中灵光一闪:“我要是说出了你的姓名来历那又如何?”

绿衣少女抿嘴一笑,摇着头说道:“我可不信。”

“我要是说对了也不求其他的,只需要你带我们去燕子坞既可,”见绿衣少女不置可否,宋青书心中更加笃定,“宋某早就听闻姑苏有两位仙女儿一般的姑娘,上天造就了一个美若云霞的阿朱,又以江南秀气造就了阿碧姑娘你如水的温柔,实在是难得难得。”

阿碧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说道:“你要是见了王姑娘才知道今天夸早了。”

见宋青书微笑不语,阿碧抬头问道:“不知公子有何事要到燕子坞呢?”

“我和嫂嫂此行绝无恶意,只是有件要紧的事情想请教一下慕容公子,还望阿碧姑娘行个方便。”听到宋青书的介绍,胡夫人也微微点头示意。

阿碧见他俩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清丽绝伦,下意识就没把他们当成坏人,甜甜一笑:“今天公子爷正好在家,你们跟我来吧。”

胡夫人心中暗笑,小叔这个人长得俊秀不凡,偏偏一张巧嘴又能讨女孩子欢心,这个小姑娘真是涉世未深。

阿碧解开一旁的绳子,邀请两人上船。胡夫人笑容戛然而止,从小生长在冰天雪的她不懂丝毫水性,见到湖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嫂嫂,小心。”宋青书见她有些摇晃,连忙扶着她上了船,一路上胡夫人额头上细汗直冒,心中烦厌欲呕,连被宋青书一直搂在怀中也没意识到。

反而是阿碧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心想宋公子明明称呼她为嫂嫂,为何如今又像一对情侣一般搂在一起,不过丫鬟谨小慎微的本性让她将疑惑压在了心里。

靠岸过后,胡夫人才发现自己身子跟宋青书紧紧靠在一起,连忙挣脱他的手臂,一个纵越直接飞到了岸上,宋青书苦笑一声,和阿碧一起下船。第十九章绿衣少女

“叔叔似乎对武林各家秘辛如数家珍…...”胡夫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下有个外号叫做‘江湖百晓生’……玩笑玩笑,嫂嫂莫当真。”

“哎唷,这位公子既然是江湖百晓生,可知道我这个小丫头是何身份?”这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宋青书和胡夫人心中一惊,转身看去,只见声音的主人是一绿衫姑娘,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宋青书见她容貌虽比不上胡夫人那么清丽,但是加上十二分温柔,却也能显得十分动人。见她一身绿衣,脑海中灵光一闪:“我要是说出了你的姓名来历那又如何?”

绿衣少女抿嘴一笑,摇着头说道:“我可不信。”

“我要是说对了也不求其他的,只需要你带我们去燕子坞既可,”见绿衣少女不置可否,宋青书心中更加笃定,“宋某早就听闻姑苏有两位仙女儿一般的姑娘,上天造就了一个美若云霞的阿朱,又以江南秀气造就了阿碧姑娘你如水的温柔,实在是难得难得。”

阿碧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说道:“你要是见了王姑娘才知道今天夸早了。”

见宋青书微笑不语,阿碧抬头问道:“不知公子有何事要到燕子坞呢?”

“我和嫂嫂此行绝无恶意,只是有件要紧的事情想请教一下慕容公子,还望阿碧姑娘行个方便。”听到宋青书的介绍,胡夫人也微微点头示意。

阿碧见他俩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清丽绝伦,下意识就没把他们当成坏人,甜甜一笑:“今天公子爷正好在家,你们跟我来吧。”

胡夫人心中暗笑,小叔这个人长得俊秀不凡,偏偏一张巧嘴又能讨女孩子欢心,这个小姑娘真是涉世未深。

阿碧解开一旁的绳子,邀请两人上船。胡夫人笑容戛然而止,从小生长在冰天雪的她不懂丝毫水性,见到湖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嫂嫂,小心。”宋青书见她有些摇晃,连忙扶着她上了船,一路上胡夫人额头上细汗直冒,心中烦厌欲呕,连被宋青书一直搂在怀中也没意识到。

反而是阿碧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心想宋公子明明称呼她为嫂嫂,为何如今又像一对情侣一般搂在一起,不过丫鬟谨小慎微的本性让她将疑惑压在了心里。

靠岸过后,胡夫人才发现自己身子跟宋青书紧紧靠在一起,连忙挣脱他的手臂,一个纵越直接飞到了岸上,宋青书苦笑一声,和阿碧一起下船。第十九章绿衣少女

“叔叔似乎对武林各家秘辛如数家珍…...”胡夫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下有个外号叫做‘江湖百晓生’……玩笑玩笑,嫂嫂莫当真。”

“哎唷,这位公子既然是江湖百晓生,可知道我这个小丫头是何身份?”这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宋青书和胡夫人心中一惊,转身看去,只见声音的主人是一绿衫姑娘,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宋青书见她容貌虽比不上胡夫人那么清丽,但是加上十二分温柔,却也能显得十分动人。见她一身绿衣,脑海中灵光一闪:“我要是说出了你的姓名来历那又如何?”

绿衣少女抿嘴一笑,摇着头说道:“我可不信。”

“我要是说对了也不求其他的,只需要你带我们去燕子坞既可,”见绿衣少女不置可否,宋青书心中更加笃定,“宋某早就听闻姑苏有两位仙女儿一般的姑娘,上天造就了一个美若云霞的阿朱,又以江南秀气造就了阿碧姑娘你如水的温柔,实在是难得难得。”

阿碧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说道:“你要是见了王姑娘才知道今天夸早了。”

见宋青书微笑不语,阿碧抬头问道:“不知公子有何事要到燕子坞呢?”

“我和嫂嫂此行绝无恶意,只是有件要紧的事情想请教一下慕容公子,还望阿碧姑娘行个方便。”听到宋青书的介绍,胡夫人也微微点头示意。

阿碧见他俩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清丽绝伦,下意识就没把他们当成坏人,甜甜一笑:“今天公子爷正好在家,你们跟我来吧。”

胡夫人心中暗笑,小叔这个人长得俊秀不凡,偏偏一张巧嘴又能讨女孩子欢心,这个小姑娘真是涉世未深。

阿碧解开一旁的绳子,邀请两人上船。胡夫人笑容戛然而止,从小生长在冰天雪的她不懂丝毫水性,见到湖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嫂嫂,小心。”宋青书见她有些摇晃,连忙扶着她上了船,一路上胡夫人额头上细汗直冒,心中烦厌欲呕,连被宋青书一直搂在怀中也没意识到。

反而是阿碧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心想宋公子明明称呼她为嫂嫂,为何如今又像一对情侣一般搂在一起,不过丫鬟谨小慎微的本性让她将疑惑压在了心里。

靠岸过后,胡夫人才发现自己身子跟宋青书紧紧靠在一起,连忙挣脱他的手臂,一个纵越直接飞到了岸上,宋青书苦笑一声,和阿碧一起下船。第十九章绿衣少女

“叔叔似乎对武林各家秘辛如数家珍…...”胡夫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下有个外号叫做‘江湖百晓生’……玩笑玩笑,嫂嫂莫当真。”

“哎唷,这位公子既然是江湖百晓生,可知道我这个小丫头是何身份?”这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宋青书和胡夫人心中一惊,转身看去,只见声音的主人是一绿衫姑娘,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宋青书见她容貌虽比不上胡夫人那么清丽,但是加上十二分温柔,却也能显得十分动人。见她一身绿衣,脑海中灵光一闪:“我要是说出了你的姓名来历那又如何?”

绿衣少女抿嘴一笑,摇着头说道:“我可不信。”

“我要是说对了也不求其他的,只需要你带我们去燕子坞既可,”见绿衣少女不置可否,宋青书心中更加笃定,“宋某早就听闻姑苏有两位仙女儿一般的姑娘,上天造就了一个美若云霞的阿朱,又以江南秀气造就了阿碧姑娘你如水的温柔,实在是难得难得。”

阿碧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说道:“你要是见了王姑娘才知道今天夸早了。”

见宋青书微笑不语,阿碧抬头问道:“不知公子有何事要到燕子坞呢?”

“我和嫂嫂此行绝无恶意,只是有件要紧的事情想请教一下慕容公子,还望阿碧姑娘行个方便。”听到宋青书的介绍,胡夫人也微微点头示意。

阿碧见他俩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清丽绝伦,下意识就没把他们当成坏人,甜甜一笑:“今天公子爷正好在家,你们跟我来吧。”

胡夫人心中暗笑,小叔这个人长得俊秀不凡,偏偏一张巧嘴又能讨女孩子欢心,这个小姑娘真是涉世未深。

阿碧解开一旁的绳子,邀请两人上船。胡夫人笑容戛然而止,从小生长在冰天雪的她不懂丝毫水性,见到湖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嫂嫂,小心。”宋青书见她有些摇晃,连忙扶着她上了船,一路上胡夫人额头上细汗直冒,心中烦厌欲呕,连被宋青书一直搂在怀中也没意识到。

反而是阿碧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心想宋公子明明称呼她为嫂嫂,为何如今又像一对情侣一般搂在一起,不过丫鬟谨小慎微的本性让她将疑惑压在了心里。

靠岸过后,胡夫人才发现自己身子跟宋青书紧紧靠在一起,连忙挣脱他的手臂,一个纵越直接飞到了岸上,宋青书苦笑一声,和阿碧一起下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