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偷香高手 第十章 迟来的报复

第十章迟来的报复

说着就来到床边坐了下来,却愕然发现宋青书也跟在身后,顿时脸色有些不愉地说道:“你过来干什么?你的床在那边。”

宋青书脸上笑得有些诡异,在床边坐了下来:“我想睡这张床。”

周芷若心中一阵薄怒,不过念在他已经够可怜了,长身而起,“那我去睡地上。”

“不用不用,我想和你一起睡。”宋青书笑得更欢了。

“你!”周芷若心想他哪根筋打错了,扬起手就想给他一巴掌,却突然眼前一黑,浑身无力地倒在了床.上。

宋青书笑眯眯地看着床.上眼睛似睁似闭的周芷若:“娘子,为夫的十香软筋散滋味如何?”

周芷若想起了刚才他递过来的那杯茶,心中一惊,低声呵斥道:“宋青书,你疯了么?”

“我疯了?”宋青书奇怪地笑了起来,“我的确是疯了,眼睁睁地看着你和张无忌在我面前颠.鸾倒凤,我却还要装着一切都不知道。”

周芷若大惊失色:“你全都知道了?不可能,你不是……”

“我不是被点穴了么?”宋青书手抚上她光洁的脸蛋儿,不急不忙地说道:“幸好苍天有眼,机缘巧合之下我醒了过来,后来有了防备也将你们准备的十香软筋散全都吐了出来,这才目睹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丑态。”

“宋青书!你想怎么样?”脸上被他摸过,周芷若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睡在一张床.上,又是夫妻,你说我想怎么样?”宋青书开始解起她衣领处的扣子,一颗,一颗,又一颗,他故意解得很慢,很慢。

“宋青书,你敢!”眼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点一点解开,都露出了里面亵.衣的颜色,周芷若红着脸,眉毛一挑,呵斥道。

“我是你丈夫,让你尽一下妻子的责任有什么错?”宋青书终于解开了外面的束缚,欣赏着里面淡粉色的小衣,“哟,还绣的鸳鸯。”

“宋青书,我一定会杀了你!”胸口一凉,周芷若想到马上要来的噩梦,气得浑身发抖。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跟你这样天下闻名的大美人一夕欢.愉,也算值了。”宋青书挽着她的香肩,将她扶了起来,盘在头上的发髻打散放了下来,满头青丝散落在肩头雪白的肌肤上,那份美感看得宋青书呼吸不由得一滞。

“青书,你放过我好不好,你曾经对我那么好,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做。”周芷若见完全威胁不到宋青书,心中越来越慌乱,不由得细语哀求起来。

“当我想到你欲第十章迟来的报复

拒还迎地躺在张无忌身.下的时候,以前的宋青书已经死了。”宋青书冷冷地说道,手指一拉,就将她颈后的绳结打开,粉红的小衣无声地滑落到了腰间。

“你误会了……”周芷若试图解释着。

“误会?”宋青书冷冷一笑,“我亲眼所见还有什么误会,别废话了,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

“我跟他没有!”知道一切的解释都是徒劳了,周芷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滴清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真香!”宋青书从她胸前抬起头来,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将她腰带解开,整个人伏了上去。

“芷若,你虽然嘴上拒绝着我,但你的身体的反应却恰恰相反哦。”宋青书抬起沾满亮晶晶东西的手指,在周芷若面前晃了晃。

“无耻!”周芷若这一刻觉得非常难堪,痛恨着自己身体上的反应,冷冷说道,“你被狗咬一口也会痛,难道说明你喜欢被狗咬?”

“你可以喊我坏蛋啊,就像喊张无忌那样。”听到他提起张无忌,周芷若心中一痛,同时感到了一个烫.热的物体穿透了自己的身体,知道清白不再,脑中一片空白。

宋青书在她身上动了一炷香时间,不满于只亲.吻她的肌肤,回忆起她的口齿留香,遂往她的嘴寻了过去。

周芷若努力地躲闪着,不让他得逞,恶狠狠地说道:“我虽然没了内力,不过你那条脏舌.头要敢进来,我一定咬断它!”

“你只要敢咬,我一定会将你剥.光衣服,挂在城门上,让天下人欣赏峨眉掌门的娇躯。”宋青书笑得有些阴冷。

“你!唔…..唔……”周芷若刚张嘴就被他趁虚而入,一时间真不敢咬下去,只好任由对方品尝着自己的香.舌,嘴里发出屈辱的唔唔声。

周芷若默默地忍受着对方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终于宋青书趴在她身上一动不动了。身体里面留下了对方的东西,周芷若强忍着恶心的感觉,暗自聚拢着四散的真气。

“咦?”宋青书低头一看,发现了床上的落红,震惊道,“你怎么……怎么还是处……”

周芷若充满恨意地看了他一眼,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事已至此,宋青书愕然过后反而一阵狂喜,休息了片刻,宋青书感受着身.下女人凹凸有致,柔软的娇躯,很快又来了感觉。不过他却不忙着继续动作,反而拿出一把匕首,在周芷若脖子上比划着:“芷若,我知道你恢复武功后肯定会杀了我,我只好先下手为强了。”

周芷若一惊,刚有点迹象的真气又四下溃第十章迟来的报复

散,突然意识到对方既然想明白了这点,只要智商正常,还真不可能放过自己,想到这里反而变得坦然了:“你要杀就杀,你要是想趁机威胁我答应事后不追究,那是痴人说梦,我就算做鬼了也不会放过你。”

“好,我给你个报仇的机会,”宋青书诡异地笑了笑,“我知道你刚才在努力恢复功力,正好你这么一个天仙一般的姑娘,我也觉得可惜。那我多试几次,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在这段时间恢复功力了。如果同意呢,就点点头,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送你上西天,反正趁热还可以再来一次。”

想到连死了都难逃他的污辱,周芷若有些胆寒,她此刻将宋青书恨到了骨子里,想到反正都被他用过了,再来几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抓紧时间恢复功力,只要能杀了他一切都是值得的。

“还没想清楚么?”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锋利的刀锋在她脖子游弋着。

“嗯~”周芷若有些难堪,最后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回可是你求着我来弄你的哦,以后都别忘了。”宋青书的话让周芷若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被翻红浪,宋青书在上面挥汗如雨,周芷若躺在下面脸色绯红。周芷若每次稍微聚集起了一点内劲,都被对方无意间狠狠一撞,撞得心旌神摇,又只好重新来过。

这一晚,宋青书累得死去活来,最后足足释放了六次,周芷若都没办法聚拢内力,只好浑身瘫软躺在那里,认命地闭上了眼睛。第十一章艰苦的逃亡之路

宋青书穿好了衣服,刚一下床,觉得脚步虚浮,心想真是要命,红颜祸水果然名不虚传。

回头看着周芷若无力地躺在那里,宋青书蹲了下来,手指在她脸蛋儿上拂过,“娘子,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舍得杀你,放心,天亮过后你的内力差不多就能恢复了。”

再大的火气,被折腾了六次,也灭得差不多了,周芷若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就算最后死在了你手里,我也绝不后悔。”宋青书亲.吻了她香唇一下,拿起行李往外走去,出门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别怪我提醒你,现在除了你我,别人都不知道今晚发生过什么,你不会那么傻跟张无忌说实话吧?”说完哈哈一笑,飘然远去。

时间慢慢过去,天际开始泛白,周芷若眼睛一睁,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下面传来的酥麻和疼痛让她差点又躺了下去,看着白皙的娇躯上面到处都是欢.好的痕迹,周芷若随手一抓,就将床板抓得粉碎,咬牙切齿道:“宋青书,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哈欠!”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宋青书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天色,苦笑道:“那个女人恐怕已经醒了,我的行为是不是太狼心狗肺了一点?”

虽然明知道周芷若抓到自己,自己肯定死路一条,要是她真的跟张无忌有过啥啥的,自己也许还真会狠下心除掉她以绝后患,现在知道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哪里还下得了手。

再说了,就算他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是清楚地考虑到杀了周芷若弊大于利才放了她的。

如今天下就周芷若一个人会悄悄追杀自己,她还不敢声张;相反,如果杀了周芷若,自己又失踪了,那么自己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全天下的人都会认为自己杀了自己的妻子,别说张无忌和峨眉派无尽的追杀,全天下的人都会唾弃自己,到时候自己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可别小瞧这名声二字,在古代世界,背上了一个坏名声,恐怕一辈子都没法翻身,君不见平西王吴三桂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大堆人跳出来扯他后腿,这就是声名狼藉的必然结果。宋青书还想在当今乱世有一番大作为,怎么会如此不智背上杀妻的恶名?

宋青书估摸着周芷若已经在追杀自己的路上了,自己当初提过天下四大神医,周芷若应该也能猜到自己要去找他们治疗经脉。

胡青牛已死,剩下的三大神医,开封的平一指离这里最近,嵩州城的薛神医次之,毒手药王行踪最为诡秘,常人根本不知道到第十一章艰苦的逃亡之路

宋青书穿好了衣服,刚一下床,觉得脚步虚浮,心想真是要命,红颜祸水果然名不虚传。

回头看着周芷若无力地躺在那里,宋青书蹲了下来,手指在她脸蛋儿上拂过,“娘子,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舍得杀你,放心,天亮过后你的内力差不多就能恢复了。”

再大的火气,被折腾了六次,也灭得差不多了,周芷若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就算最后死在了你手里,我也绝不后悔。”宋青书亲.吻了她香唇一下,拿起行李往外走去,出门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别怪我提醒你,现在除了你我,别人都不知道今晚发生过什么,你不会那么傻跟张无忌说实话吧?”说完哈哈一笑,飘然远去。

时间慢慢过去,天际开始泛白,周芷若眼睛一睁,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下面传来的酥麻和疼痛让她差点又躺了下去,看着白皙的娇躯上面到处都是欢.好的痕迹,周芷若随手一抓,就将床板抓得粉碎,咬牙切齿道:“宋青书,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哈欠!”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宋青书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天色,苦笑道:“那个女人恐怕已经醒了,我的行为是不是太狼心狗肺了一点?”

虽然明知道周芷若抓到自己,自己肯定死路一条,要是她真的跟张无忌有过啥啥的,自己也许还真会狠下心除掉她以绝后患,现在知道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哪里还下得了手。

再说了,就算他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是清楚地考虑到杀了周芷若弊大于利才放了她的。

如今天下就周芷若一个人会悄悄追杀自己,她还不敢声张;相反,如果杀了周芷若,自己又失踪了,那么自己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全天下的人都会认为自己杀了自己的妻子,别说张无忌和峨眉派无尽的追杀,全天下的人都会唾弃自己,到时候自己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可别小瞧这名声二字,在古代世界,背上了一个坏名声,恐怕一辈子都没法翻身,君不见平西王吴三桂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大堆人跳出来扯他后腿,这就是声名狼藉的必然结果。宋青书还想在当今乱世有一番大作为,怎么会如此不智背上杀妻的恶名?

宋青书估摸着周芷若已经在追杀自己的路上了,自己当初提过天下四大神医,周芷若应该也能猜到自己要去找他们治疗经脉。

胡青牛已死,剩下的三大神医,开封的平一指离这里最近,嵩州城的薛神医次之,毒手药王行踪最为诡秘,常人根本不知道到第十一章艰苦的逃亡之路

宋青书穿好了衣服,刚一下床,觉得脚步虚浮,心想真是要命,红颜祸水果然名不虚传。

回头看着周芷若无力地躺在那里,宋青书蹲了下来,手指在她脸蛋儿上拂过,“娘子,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舍得杀你,放心,天亮过后你的内力差不多就能恢复了。”

再大的火气,被折腾了六次,也灭得差不多了,周芷若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就算最后死在了你手里,我也绝不后悔。”宋青书亲.吻了她香唇一下,拿起行李往外走去,出门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别怪我提醒你,现在除了你我,别人都不知道今晚发生过什么,你不会那么傻跟张无忌说实话吧?”说完哈哈一笑,飘然远去。

时间慢慢过去,天际开始泛白,周芷若眼睛一睁,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下面传来的酥麻和疼痛让她差点又躺了下去,看着白皙的娇躯上面到处都是欢.好的痕迹,周芷若随手一抓,就将床板抓得粉碎,咬牙切齿道:“宋青书,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哈欠!”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宋青书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天色,苦笑道:“那个女人恐怕已经醒了,我的行为是不是太狼心狗肺了一点?”

虽然明知道周芷若抓到自己,自己肯定死路一条,要是她真的跟张无忌有过啥啥的,自己也许还真会狠下心除掉她以绝后患,现在知道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哪里还下得了手。

再说了,就算他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是清楚地考虑到杀了周芷若弊大于利才放了她的。

如今天下就周芷若一个人会悄悄追杀自己,她还不敢声张;相反,如果杀了周芷若,自己又失踪了,那么自己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全天下的人都会认为自己杀了自己的妻子,别说张无忌和峨眉派无尽的追杀,全天下的人都会唾弃自己,到时候自己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可别小瞧这名声二字,在古代世界,背上了一个坏名声,恐怕一辈子都没法翻身,君不见平西王吴三桂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大堆人跳出来扯他后腿,这就是声名狼藉的必然结果。宋青书还想在当今乱世有一番大作为,怎么会如此不智背上杀妻的恶名?

宋青书估摸着周芷若已经在追杀自己的路上了,自己当初提过天下四大神医,周芷若应该也能猜到自己要去找他们治疗经脉。

胡青牛已死,剩下的三大神医,开封的平一指离这里最近,嵩州城的薛神医次之,毒手药王行踪最为诡秘,常人根本不知道到第十一章艰苦的逃亡之路

宋青书穿好了衣服,刚一下床,觉得脚步虚浮,心想真是要命,红颜祸水果然名不虚传。

回头看着周芷若无力地躺在那里,宋青书蹲了下来,手指在她脸蛋儿上拂过,“娘子,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舍得杀你,放心,天亮过后你的内力差不多就能恢复了。”

再大的火气,被折腾了六次,也灭得差不多了,周芷若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就算最后死在了你手里,我也绝不后悔。”宋青书亲.吻了她香唇一下,拿起行李往外走去,出门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别怪我提醒你,现在除了你我,别人都不知道今晚发生过什么,你不会那么傻跟张无忌说实话吧?”说完哈哈一笑,飘然远去。

时间慢慢过去,天际开始泛白,周芷若眼睛一睁,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下面传来的酥麻和疼痛让她差点又躺了下去,看着白皙的娇躯上面到处都是欢.好的痕迹,周芷若随手一抓,就将床板抓得粉碎,咬牙切齿道:“宋青书,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哈欠!”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宋青书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天色,苦笑道:“那个女人恐怕已经醒了,我的行为是不是太狼心狗肺了一点?”

虽然明知道周芷若抓到自己,自己肯定死路一条,要是她真的跟张无忌有过啥啥的,自己也许还真会狠下心除掉她以绝后患,现在知道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哪里还下得了手。

再说了,就算他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是清楚地考虑到杀了周芷若弊大于利才放了她的。

如今天下就周芷若一个人会悄悄追杀自己,她还不敢声张;相反,如果杀了周芷若,自己又失踪了,那么自己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全天下的人都会认为自己杀了自己的妻子,别说张无忌和峨眉派无尽的追杀,全天下的人都会唾弃自己,到时候自己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可别小瞧这名声二字,在古代世界,背上了一个坏名声,恐怕一辈子都没法翻身,君不见平西王吴三桂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大堆人跳出来扯他后腿,这就是声名狼藉的必然结果。宋青书还想在当今乱世有一番大作为,怎么会如此不智背上杀妻的恶名?

宋青书估摸着周芷若已经在追杀自己的路上了,自己当初提过天下四大神医,周芷若应该也能猜到自己要去找他们治疗经脉。

胡青牛已死,剩下的三大神医,开封的平一指离这里最近,嵩州城的薛神医次之,毒手药王行踪最为诡秘,常人根本不知道到第十一章艰苦的逃亡之路

宋青书穿好了衣服,刚一下床,觉得脚步虚浮,心想真是要命,红颜祸水果然名不虚传。

回头看着周芷若无力地躺在那里,宋青书蹲了下来,手指在她脸蛋儿上拂过,“娘子,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舍得杀你,放心,天亮过后你的内力差不多就能恢复了。”

再大的火气,被折腾了六次,也灭得差不多了,周芷若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就算最后死在了你手里,我也绝不后悔。”宋青书亲.吻了她香唇一下,拿起行李往外走去,出门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别怪我提醒你,现在除了你我,别人都不知道今晚发生过什么,你不会那么傻跟张无忌说实话吧?”说完哈哈一笑,飘然远去。

时间慢慢过去,天际开始泛白,周芷若眼睛一睁,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下面传来的酥麻和疼痛让她差点又躺了下去,看着白皙的娇躯上面到处都是欢.好的痕迹,周芷若随手一抓,就将床板抓得粉碎,咬牙切齿道:“宋青书,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哈欠!”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宋青书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天色,苦笑道:“那个女人恐怕已经醒了,我的行为是不是太狼心狗肺了一点?”

虽然明知道周芷若抓到自己,自己肯定死路一条,要是她真的跟张无忌有过啥啥的,自己也许还真会狠下心除掉她以绝后患,现在知道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哪里还下得了手。

再说了,就算他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是清楚地考虑到杀了周芷若弊大于利才放了她的。

如今天下就周芷若一个人会悄悄追杀自己,她还不敢声张;相反,如果杀了周芷若,自己又失踪了,那么自己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全天下的人都会认为自己杀了自己的妻子,别说张无忌和峨眉派无尽的追杀,全天下的人都会唾弃自己,到时候自己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可别小瞧这名声二字,在古代世界,背上了一个坏名声,恐怕一辈子都没法翻身,君不见平西王吴三桂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大堆人跳出来扯他后腿,这就是声名狼藉的必然结果。宋青书还想在当今乱世有一番大作为,怎么会如此不智背上杀妻的恶名?

宋青书估摸着周芷若已经在追杀自己的路上了,自己当初提过天下四大神医,周芷若应该也能猜到自己要去找他们治疗经脉。

胡青牛已死,剩下的三大神医,开封的平一指离这里最近,嵩州城的薛神医次之,毒手药王行踪最为诡秘,常人根本不知道到第十一章艰苦的逃亡之路

宋青书穿好了衣服,刚一下床,觉得脚步虚浮,心想真是要命,红颜祸水果然名不虚传。

回头看着周芷若无力地躺在那里,宋青书蹲了下来,手指在她脸蛋儿上拂过,“娘子,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舍得杀你,放心,天亮过后你的内力差不多就能恢复了。”

再大的火气,被折腾了六次,也灭得差不多了,周芷若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就算最后死在了你手里,我也绝不后悔。”宋青书亲.吻了她香唇一下,拿起行李往外走去,出门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别怪我提醒你,现在除了你我,别人都不知道今晚发生过什么,你不会那么傻跟张无忌说实话吧?”说完哈哈一笑,飘然远去。

时间慢慢过去,天际开始泛白,周芷若眼睛一睁,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下面传来的酥麻和疼痛让她差点又躺了下去,看着白皙的娇躯上面到处都是欢.好的痕迹,周芷若随手一抓,就将床板抓得粉碎,咬牙切齿道:“宋青书,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哈欠!”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宋青书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天色,苦笑道:“那个女人恐怕已经醒了,我的行为是不是太狼心狗肺了一点?”

虽然明知道周芷若抓到自己,自己肯定死路一条,要是她真的跟张无忌有过啥啥的,自己也许还真会狠下心除掉她以绝后患,现在知道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哪里还下得了手。

再说了,就算他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是清楚地考虑到杀了周芷若弊大于利才放了她的。

如今天下就周芷若一个人会悄悄追杀自己,她还不敢声张;相反,如果杀了周芷若,自己又失踪了,那么自己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全天下的人都会认为自己杀了自己的妻子,别说张无忌和峨眉派无尽的追杀,全天下的人都会唾弃自己,到时候自己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可别小瞧这名声二字,在古代世界,背上了一个坏名声,恐怕一辈子都没法翻身,君不见平西王吴三桂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大堆人跳出来扯他后腿,这就是声名狼藉的必然结果。宋青书还想在当今乱世有一番大作为,怎么会如此不智背上杀妻的恶名?

宋青书估摸着周芷若已经在追杀自己的路上了,自己当初提过天下四大神医,周芷若应该也能猜到自己要去找他们治疗经脉。

胡青牛已死,剩下的三大神医,开封的平一指离这里最近,嵩州城的薛神医次之,毒手药王行踪最为诡秘,常人根本不知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