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帝火丹王 第九十六章 我是炼丹师

宁浅雪坠入湖水之中,距离宋立并不远,他悄无声息地从水底潜了过去,一把将正在往水底沉落的宁仙子捞了起来。近距离看清了宁浅雪的容貌,宋立只觉得头顶有一个焦雷炸响,晕乎乎地不知道今夕何夕。想到宁仙子会很美,但是没想到会美成这样。在这种超乎想象的美丽面前,任何形容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尤其是现在,她黛眉微蹙,我见犹怜的模样,激起了宋立内心强大的保护欲!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能让宁浅雪被头顶那个老怪物掳走。宋立心念一动,从贴身衣物中取出一片“一念符”,毫不犹豫地捏碎了。还好他下水的时候没有将衣服全脱光,将一念符随身携带了。如果他脱得光溜溜的,即便现在去取也来不及了。只要他离开水面就会被厉抗天发现,老怪物动动手指,就能把他碾死了,哪里还有机会捏碎一念符?

这些玉符是大哥李靖送给他护身用的,数量有限,捏碎一个就等于少了一条命。但是为了救宁浅雪,宋立毅然决然地捏碎了一枚。他知道大哥李靖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以他的能耐,应该可以对付这个姓厉的老怪物。

捏碎玉符之后,宋立就将宁浅雪拖入了荷叶下面,等待救援。

昏迷了一阵,被清凉的湖水所激,宁浅雪悠悠醒转。醒来发现自己藏身水底,被一名上身**的陌生少年抱在怀中,顿时吃了一惊。她努力地想挣脱宋立的怀抱,奈何金丹破损之后全身乏力,挣脱的动作也是软绵绵的。

宋立见她醒过来,急忙将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又往水面上指了指,示意那个老怪物还在上面守着呢,你不想被他抓走就老实点。

宁浅雪透过荷叶的缝隙,看见厉抗天站在半空,背负双手,目光在湖面上逡巡,看来是要等着她浮上去呢。

想着落入这个老怪物手中的悲惨命运,宁浅雪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任由这少年抱着,停止了挣扎。

片刻过后,远处一道人影在半空中飞掠而至,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是哪个混蛋不长眼,想对我二弟下手啊?看我不捏爆他的脑袋!”

听到这个声音,宋立心中大喜。这一念符果然好使,这么短的时间大哥就赶到了。

他“哧溜”一声从水下钻了上来,冲着那道人影用力挥手,喜道:“大哥,我在这里。”

宁浅雪软软地靠在宋立怀中,见他头上顶了一片荷叶,荷叶上居然还蹲着一只青蛙,肚子一鼓一鼓的,看上去甚是滑稽。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没笑几下,顿时呆住了,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我这是怎么了?修习坐忘真经二十余载,心态早已古井不波,无悲无喜,我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还会笑了。为什么这次这么容易就笑了?因为那只青蛙看上去滑稽?这很可笑吗?

坐忘真经,坐而忘情,一心追求天道。一旦七情六欲回归,达不到忘情的境界,她辛苦二十多年的道心就会出现心魔。轻则废功,重则丧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宁浅雪着着实实吃了一惊,急忙收摄心神,恢复古井不波的心态。

李靖见二弟突然从水下冒了出来,上身赤条条的,怀里还抱着一名白衣女子,即便活了数百年,见多识广的老怪物,也不禁被这女子清丽绝俗的容颜小小震撼了一把。心里暗暗好笑,没想到二弟小小年纪,居然就知道和美丽的姑娘戏水了。真是人小鬼大啊。

厉抗天见宋立从水底突然钻了出来,顿时一愣,暗责自己过于托大,没有提前用神识察探周围环境,只要他神识一扫,这小子早就无所遁形了。

李靖还在很远距离的时候,厉抗天就察觉了,强者与强者之间有一种特殊的气机感应,如果没有深仇大恨或者特殊原因,一名强者在一个地方出现,其余强者一般会选择回避,毕竟谁也不想无缘无故树立强敌。李靖赶来的途中,厉抗天就在纳闷,这是哪路狠人明知道他在还要过来凑热闹,现在明白了,原来是水下这小子叫来的援军。

李靖和厉抗天目光一对上,同时都是一愣。

“我道是哪个不开眼的混球招惹我二弟呢,原来是你这个老东西,厉老邪,怎么着,玄阴七煞魔功的寒毒还没把你折磨死啊?还有心情跑到帝都来惹事?”李靖斜睨了厉抗天一眼,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我还纳闷是谁这么傻逼,明知道我在还敢跑来送死。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啊?满打满算你也就十来年活头,不找个地方混吃等死,还出来晃荡什么?”厉抗天毫不客气地还了一嘴。

宁浅雪和宋立对视了一眼,马上若无其事地别开脑袋。两个人都没想到,李靖和厉抗天居然还是老熟人。

宁浅雪虽然不认识李靖是谁,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比之厉抗天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也是一名金丹期巅峰的大高手!她现在明白了,这名红光满面的老者是这少年召唤来的,目的是为了救她。虽然表面上若无其事,内心还是忍不住一暖。

“厉老邪,既然你皮痒了跑到帝都来找抽,老夫不介意帮你松松骨头。来来来,咱们好好打一架!”李靖大概是很久没和人动手了,所以看到厉抗天两眼放光,好像饿了十几天的狼看见了一大片肥猪肉。

“靠,老子怕你啊!咱俩斗了上百年,哪次你占过我的便宜?”厉抗天毫不示弱,他和李靖正邪殊途,天生的死对头,只要一遇上就好像天雷勾地火一般,注定要轰轰烈烈打上一场。此前的上百年中,两个人大大小小打了数百场架,次次都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谁也无法占谁半分便宜。

“走走走,到别处打去,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二弟和那女娃儿卿卿我我。”李靖冲宋立点了点头,示意你不要担心,一切交给我,你该干什么干什么,水照戏,妞照泡。然后对着厉抗天招了招手,率先电射而去。有了李靖这样的对手,厉抗天对宁浅雪也失去了兴趣,他也知道,既然李靖是他们找来的帮手,他就不可能有机会带走宁浅雪。

这个老家伙的厉害之处,厉抗天比谁都了解。

两大高手一前一后离开,山谷中顿时恢复了往昔的宁静。

宋立抱着宁浅雪,从水中一跃而出,踩着荷叶,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向瀑布飞掠而去。宁浅雪见他抱着自己往瀑布上撞,顿时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这是玩的哪一出。即便是金丹期的修士,拿自己的身体往山石上撞也不好受吧?何况以她的眼力,看出这少年只是引气五层的低阶修士,和山石碰撞完全是以卵击石。宁浅雪十岁就筑基成功了,宋立在这个年纪到达引气五层,和大多数修士比算是极快的,和宁浅雪一比就要逊色太多了。不过如果宁浅雪知道宋立只用了半年多时间就从入门二层进阶到引气五层巅峰,只怕就会刮目相看了。这速度比她都快很多啊!照这个势头下去,一年之内岂不就可以筑基成功了?她筑基成功还用了七年呢!

然而穿过瀑布之后,眼前竟豁然开朗,乃是一处宽敞的天然山洞,有了瀑布遮挡,谁也不会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好的去处。宁浅雪轻“咦”一声,好奇地打量山洞中姿态万方的钟乳石。

她能感受到这山洞中充沛的灵气,但凡山水都有灵脉,看来这处山洞就是圣狮山的灵脉所在。这山洞既宽敞又美丽,灵气充足,真是个天然的修炼好去处。没想到这少年还挺会找地方的。

宋立将她放在石床上,微笑道:“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宁浅雪看了他一眼,淡淡问道:“你是医生?”

宋立笑道:“不,我是炼丹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宋立,高级炼丹师。”在宁仙子探究的目光注视下,宋立忍不住小炫了一下自己。宁浅雪目光中略微多了几分惊讶,即便是她这样清冷的性子,听到“高级炼丹师”几个字仍然忍不住动容。这少年才多大年纪,就是高级炼丹师了?

即便是她这样的修炼奇才,如果和一个高级炼丹师放在一起比较,硬要二选其一的话,别人可能还是会选择高级炼丹师。

她强只是强自己一个,而一个高级炼丹师,却可以令一个家族,甚至一个宗派整体的实力提高一线。孰轻孰重,很好选择。

但凡炼丹师肯定是最好的医生,宁浅雪也清楚这一点,她依言伸出了手臂,宋立扣住了她的脉门,感受她身体内部的损伤情况。然后叹了一口气,将她的手臂放下。

“怎么样?我的伤势严重吗?大概要多久能复原?”宁浅雪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