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童话故事 | 全文
背景:

字体:

家里的房子盖在乱葬岗上

真实灵异事件。老爹年轻的时候沉迷武术,爬火车到茅山学过半年功夫。但是因为家里穷,学到半年的时候已经只能在麦地里揪麦穗吃了……因为实在没钱就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老爹的身手已经可以了,为人又慷慨仗义,靠着看场子码头的混了不小的一笔钱,但是因为心里念着家里的老婆孩子就回家了(那时候我才出生没多久,老爹独自去深圳闯荡)。

回家以后家里盖新房,为了孩子以后上学方便,老爹就在小学附近地段外买到了一块地皮,比较偏远。据说很多学校以前基本都是乱葬岗,基本没人敢买,地皮很便宜,而且学生的阳气重,可以破煞气!

那时候世道不太平,房子雏形盖好,买好钢筋水泥就很多了,老爹要早房子旁边看着。艺高人胆大,老爹一个人枕着一把利斧就睡下了。

半夜的时候,老爹听到有人用锯子锯门框的声音,就蹑手蹑脚地从被窝里钻出来,但是老爹刚起身,声音就不见了;老爹仔细注意了一会儿确认没什么人就又躺下来了。

等老爹后背一接触到床板,锯子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老爹警觉地做起,一切又归于平静了。老爹有点不耐烦,一下坐起来喝了一声:“都是邻里乡亲的,不要逼我翻脸!”但是等老爹一躺下,声音又清晰的飘过来。老爹心里有些发毛,于是又小心地爬起躺下几次,声音都是躺下响起、起来静止。老爹心里知道不好,遇到点子啦!若是小偷不可能准确掌握自己起床躺下的时间,也不可能在看管人醒着的情况下明目张胆地作案。

老爹心里虽然吃惊但还不至于很害怕,于是偷偷偷过窗子往外看,只见一团绿油油的鬼火在不远处的小桥上,老爹后背一阵发凉,蹑手蹑脚走回床边,偷过窗户的死角,看到鬼火瞬间飘到了门外,绿油油的一团仿佛也在窥探老爹。

老爹把斧头紧放在手边,点了三根烟捏作山字型,心里默念了埋在周围的列祖列宗的名字,暗暗祷祝,大意是自己过得很好,出去也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请列祖列宗放心。说完拜了三拜,就躺下睡觉了。说来奇怪,再也没有什么声音了……

不过老爹终究有些害怕,第二天跟村里的后辈说一个人住着无聊,晚上备下好酒好菜,请他一起住过来聊天……

房子盖好后,老爹把从茅山带回来的一对大鸽子安置在二楼屋檐上,这对鸽子身材很大也很矫健,叫起来咕咕的很有力。从此家里也很太平,没有发生过什么诡异的事。

你以为这就完了?并!没!有!

楼主高中去县里读书,很久不回一次家。一年夏天,楼主回家过个假期。农村爱停电,夏天特别热。老爹就把板床搬到大院里给我睡,爸爸妈妈睡屋里的大床(大床搬起来很麻烦)。

我一个人在外面刚开始睡不着,闷骚的文艺小青年情怀泛滥,感叹了一番农村空气就是好,天上星星那么多那么明亮,还打算淫几句湿……

不知不觉也睡去了。半夜里隐隐约约听到一串哭声。我心里一阵烦,心想谁家熊孩子大半夜不睡觉。过一会儿哭声更大了,我隐隐感到哭声不是从邻居家传来的,而是屋后的那片土地。

因为农村的房屋都是依公路而建,所以基本都是“一”字型排开在公路两侧,房屋后面就是农家庄稼地,很多庄稼地里都有一个一个的坟地,埋葬自家先人。楼主不信邪,大着胆子又听了一会儿,确认是个女娃的哭声,飘飘荡荡从庄稼地里传过来。我干脆爬起来打眼望向庄稼地那边……

有三团冲天而起的蓝色鬼火互相缠绕,像品字一样在燃烧着……那团小的颤抖的厉害……因为庄稼地里偶尔有农家肥,也会呕出鬼火,所以我以前偶尔也见过磷火,但是这么大这么邪气的却是第一次见!我的心仿佛被重重打了一拳,牙齿酸到要掉的感觉,手脚都僵硬了。这时候“咕咕”的鸽子叫声大起,盖过了孩子的哭声,我感觉冲开天灵盖的魂魄又回来了,三队鬼火也不见了。我连滚带爬爬到二楼要叫爸妈。

但是大半夜的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被鬼吓了来求救,男子汉的气概不适时地出现,我从冰箱摸出一罐小麦啤,喝了两口觉得太苦喝不下去了。又怕爸爸责怪我,就偷偷到二楼阳台把剩余的倒掉。

就在我站在二楼阳台朝下倒啤酒的时候,不经意一低头!!!

妈蛋!

一团绿油油的磷光在我家墙根下,仿佛还有两朵火光透着淡淡的红色眼镜注视着我!

是的我吓的大喊出来,接着鸽子大叫着冲天而起,我狼狈地拍爸爸妈妈楼上卧室的门。爸爸拿着手电,看我脸色仿佛猜到了什么。听完我的叙述,就安慰我“别害怕,夏天鬼火是常有的,可能谁家把厕所的粪便倒在了那边”,还叮嘱我别跟别人提起。

后来爸爸把我拉到了当地的庙里烧了几株香。因为我家人比较敬畏天地,当初建房子的宅基地紧缺,我家人就贡献了一片盖房子的地皮给村里建了庙,刚开始设想是道家的三清庙,后来被供奉了女娲、财神、龙王这样的组合,再后来乡村发展以后,很多人为庙里请来了送子娘娘、观自在披萨等诸天神佛。

那晚以后,家里的鸽子就不见了,爸爸找了附近的好多村落也没找到。

后来楼主高考,我爸爸去县里租宾馆陪我,当时高中死党的妈妈也来陪孩子。我考试的时候,我朋友的妈妈就去一个香火很旺盛的庙里磕头烧香,长跪不起。结果他家儿子真的超常发挥了,楼主发挥有些失常,但是实力还可以,最后成绩都差强人意。

转眼我就开学了,妈妈哭的不要不要的,不舍得我一个人远走他方,爸爸年纪也大了,有些唠叨我报考的大学那么那么远。执意要送我去报道,我拗不过就答应了。

开学第一天,室友都来报道,我们寝室四个人,来了三个。虽然不认识,他们对我爸爸倒也客气,一位姓周的室友叔叔长叔叔短,还给我爸爸倒水,我爸爸很开心,偷偷对我说:这孩子天庭饱满,眼里灵气闪烁,一看就是精明伶俐的人,但是他命格不好,福泽不深,看来上一辈做了有损阴德的事,他这辈子要是积德行善还可以有好报。

后来了解到老周爸爸是做大生意的,虽然他没有提起过,但是做大事难免心狠手辣,难保不做坏事。这小子大四搞大了学妹的肚子,想都不想就逼人打胎,还想让我出面说。这年头,长得帅又机灵的人真不能多来往,损阴德的事我可不敢。

最后来的室友脸色苍白,不敢跟人说话的样子。我爸爸给他倒了杯水,他颤巍巍接过去,手臂抖的简直要把水洒光。

爸爸临走的时候,把贴身的一块小化石送给了我。爸爸说这块化石是在茅山盖新殿的时候在松树林下挖出来的,当时砍掉做大梁的那棵松树不知道有多久了,根须都是晶莹的琥珀色,灵气逼人。石头是紫红色的,里面果然包裹着很多松树根须。

爸爸叮嘱我少根最后来的那人交往,就算平时他惹我了我也要忍耐,一定不要有冲突。后来那个室友果然很烦人,天天不出门,老是跟别人吵架。半夜里会突然大喊大叫,或者咯咯磨牙。

好了,故事讲完了。

()

快捷键← 上一篇: 梦到非常奇怪的黑衣斗篷人 下一篇:半夜坐车看到路边一个女鬼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