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童话故事 | 全文
背景:

字体:

缢鬼、溺鬼、伥鬼,这是一个关于中国百鬼的故事

这个故事从什么地方说起呢?就从我妈妈从小给我说的那个故事开始说起吧。

这事的起源还是得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村子里的那户王家说起,这王家是我们村里的一个大户,以前据说是地主家庭,后来被文革的时候让红卫兵给抄家了,不过当时王家的老爷子偷偷的埋了些以前家里的钱财,后来凭着这些钱财家里过得倒也是富裕。

这王家的老爷子有七十好几,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王建国,二儿子叫王建民,三儿子叫王建党,这名字可让这一家子在当时吃了不少的苦头,这王家老爷子虽然是地主,但为人很好,也不喜欢欺压老百姓,按理说就算是文革也顶多被抄家,但当时因为他三个儿子的名字,愣是被关进去好几个月。

这三个儿子最后一个字连起来可不就是国民党么,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真正这这事情就出在这王家老爷子的三儿子身上。

要说王老爷子的这三个儿子,大儿子都有五十岁左右了,女儿有两个,孙子也都有了,是该安享晚年了,二儿子三十多岁,文质彬彬是个文化人,三儿子就和前面两个不一样了,这三儿子二十岁,小时候就不喜欢读书,成天游手好闲,没事偷个鸡摸个狗的,也不是差钱,就为图个乐子。

这王建党最喜欢的事情还是去镇上喝点小酒,经常的喝到大半夜才回来,可有一天这王建党出去以后竟然晚上都没回来,这家人虽然心里有点疑惑,但王建党这么大个人了也没太在意,但第二天,第三天,这王建党都没回来,这家人心里有点急了,怕王建党遇到劫匪了。

那是九零年的事情,农村乡下乱得很,经常就有人抢钱,这家人就托人到处找,也打听附近有什么劫匪,可都没头绪。

就在第四天,就有人跑来了王家说西山出了个老虎,问他们王建党别是让老虎给叼走了吧?

这西山其实就是个高高的土坡,上面有很多树木,从镇子回来,一条就是一个农家小道,还有一条就是从西山过来有一条大路,这王家人一听自己儿子这样连忙委托二儿子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王建民也应了,然后连忙赶往西山,当时天色已经有些微暗了,没想到,王建民这一去也是一去不复返,三天没有消息,这下西山也没人敢去走了。

这个时候村子里就有人给王家说,别是遇到什么妖怪,让妖怪给抓了吧?老虎也不能去一个逮一个啊。

有人就告诉王家隔壁李家村有一个先生,算命很厉害,说可以让这个先生来看看,王家就赶忙让人联系这个先生。

这先生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岁出头,年纪轻轻的,自称姓陈,叫他陈先生就可以,这王家请陈先生坐下说了这大概的事情,这陈先生就说:“前几天三更下雨,我掐指一算,俗话说阳间有喜亡人避,阴司嫁女三更雨,想必你们那三儿子应该是撞上了鬼嫁女,让人勾了魂吧,二儿子去寻他自然也是被勾魂而去。”

“那怎么办?”这王老太爷可就这么三个儿子,一下就去了两个,自然着急得不行。

“很麻烦,俗话说,人不犯鬼,鬼不犯人,你们三儿子是撞上人家鬼嫁女,本身就是他的错,这种情况下。”这个陈先生摇了摇头,看起来一脸的无奈。

“先生请你帮帮忙,我可就这两个儿子,你要帮了我,我就把我孙女嫁给你,你看怎么样?”这个王老太爷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着急还是老糊涂了,而他大儿子也没来得及阻止,这王老太爷口中的孙女自然也就是王建国的小女儿,才十八岁,王建国两个女儿,一个二十五六,已经嫁人了,而这小女儿貌美如花,提亲的人数不胜数。

“这可使不得。”陈先生急忙摇头,而王老太爷固执的说:“怎么使不得?陈先生放心,这门亲事我给你定下了!”

这陈先生也只有点头,虽然阴阳先生这门行当很受大家欢迎,但是却没有多少人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阴阳先生,这也是陈先生二十岁了,还是单身的原因。

于是陈先生让王家准备好糯米,黑狗血,毛笔,符纸,这家人连忙准备好了,然后陈先生就开始画符,在他们的房门,窗户,都贴上了符咒,等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陈先生就对着王家人说:“你们就呆在屋子里,不管外面发出了什么声音也不要开门。”

王建国他们一家老少都躲在一间屋子里,外面就响起了铃铛声,还传来了陈先生念咒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念着一个苦涩的咒语,然后外面竟然穿来了女人的尖叫声,很刺耳。

而且那木质的窗户还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使劲的在拍打窗户,并且嘴里还在不断的叫骂王家,好像和王家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

而王家人愣是一点也不敢出声,这声音就一直叫,听得所有王家人心里都发慌,不过却没有人敢鼓起胆子推开门去看外面的情况,过了半个小时,声音终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而房门也被推开了,陈先生脸色苍白的走了进来说:“已经没事了,女鬼已经让我劝退了。”说完陈先生一头就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而王家人扶着陈先生上床以后,发现王建民,王建党也是都双双的躺在了门口。

第二天陈先生醒过来以后才对这王家人说起来了,那女鬼原来是附近一个死掉的老妇人,这个老妇人从小生得丑陋,没人肯娶她,等她死后一直怨念难平,后来有高人帮忙做法让她和另一个死掉的人成亲,只要成亲以后她就能投胎转世,可却被醉酒的王建党遇上。

阳间有喜亡人避,阴司嫁女三更雨,这阳间有喜事最怕遇到邪门事,而阴间有喜事同样怕遇到生人,这是件很晦气的事情,这桩喜事也就这么给毁了,最后那女鬼大怒就勾了王建党的魂。

这王家人一听这事,连忙对陈先生说谢谢,这陈先生却摆手说:“你们别谢我,这事还没完,我答应了那女鬼让王建党七天后娶她,她才离开的,如果王建党不同意的话你们全家都得遭殃。”

虽然王建国很反对,但王家老爷子却点头说:“老三自作孽,不可活,就依陈先生的话吧。”

虽然在陈先生的主持下给王建党和那个女鬼主持了冥婚,后面的事情就不太清楚了,好像是王建党和女鬼结婚以后不久就傻了,疯疯癫癫的,而王老太爷也实现承诺,把自己的小孙女嫁给了这个陈先生。

不过各位别以为故事就到此结束了,真正的故事,这才刚刚开始!

所有的怪事都从我廉价租下那套精装三居室开始,那时我刚高中毕业,我和我的死党泰龙早早打听到大学宿舍没有空调,我俩不想住校,所以刚接到录取通知,我俩就急不可耐地在大学附近物色房子。

“喂,阿辉,赶紧去江北那边,那有听说有一间屋子超级便宜,一个月就三百块……”

电话是泰龙打来的,我迷迷糊糊地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了,起床四处扫了一眼,一个个的都走光了,这空荡荡的屋子只剩下我自己。高三啊,终于结束了,高考完,哥几个有的打工有的成天玩网游,依然住在一起,但从接到录取通知后,大伙就陆续回家了。明天我也要回老家待两个月,然后回来读大学。退了这个高中旁边的小租房,然后换大学旁边的大租房,不禁感慨:人生啊,就是个折腾。

我揉了揉太阳穴,昨天和高中那几个死党喝离别酒,现在还头疼呢,呼了口气,起床洗漱了一下,随便挑了件衣服就出门去看看那所谓还不错的房子。

我赶车来到了北岸小区门口,拿起手机拨通了这个李小姐的电话,很快对面就接了,声音听起来大概是三十多岁的女性,对面问:“喂,您好?是租房的吗?”

“嗯,对,我就在你们小区门口,我们面议吧。”

“好的。”

很快李小姐就来到了小区门口,李小姐一身黑色的职业装束,虽然三十多岁了,但看起来还是有种魅力,前凸后翘的,最起码对我这个单身十八年的小伙子来说魅力真不是一般的大。

“您好,您是李姐吧?咱们刚通过电话。”当然,在这李小姐面前肯定不能太一副猪哥样,我挂起笑容,伸出手说:“我叫陈辉,想来看看房子。”

“嗯,好的,请跟我来吧。”虽然这李小姐表面看起来很热情,但也好像并没有想要过多理我的样子,带着我就往里面走,这北岸小区很大,是一个很新的小区,虽然是江北边缘地带,但房价依然很高。

“李姐,您那套房子几居室啊?有没有空调?最关键的是,您这房租……”我看着周围那些硕大的房子,突然就想,这屋子怎么可能只值两百块一个月?难道是泰龙那孙子玩我?

不过李小姐随后的话打消的我的后顾之忧。

“放心吧陈先生,房子有一百零六平,大三居,精装修,南北通透,冬暖夏凉,水电、网费自付,都按市价收,房租每月三百,付三押一。”李小姐一脸职业微笑的回答。

我心头一跳,我虽然才刚刚高三毕业,但我可不相信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看着李小姐问:“李姐,这屋子有什么问题吗?希望你实话告诉我一下,也好让我有点心理准备。我们是穷学生,真有什么情况您不说,事后产生不愉快也不好,咱们有啥都放在明面上。”我当时想会不会是遇到了骗子,租了别人的房子即将到期然后转租,不过李小姐接下来的话就让我放心了。

当时李小姐面露为难,好像下定决心一样就说:“小兄弟,也不瞒你,其实,这屋子,它闹鬼。”

“闹鬼?”我心里一喜,咳咳,当然,我可不是什么心理变态啊,要知道鬼怪这玩意有可能存在么?我当时就心想,估计是住的人自己吓自己罢了,以为里面有鬼,所以才不住了吧,而很多人就是这样迷信,以为有鬼,所以房价便宜也就正常了。

“陈先生,不然价格我们再谈谈?”那李小姐看到我的样子好像反倒是怕我不租了一样,我一笑说:“没事,钱都是小事,带路,我去看房,满意就签合同。”

“我还是得先把闹鬼这事缘由告诉你一下。”李小姐看着我,我想了想,感觉就是个迷信,就当听故事吧,就说:“你说吧,没事。”

原来这屋子的主人原本是一对三十三四岁的夫妻,不知道干什么工作的,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但半年前他们的女儿就在家里死掉了,死得很奇怪,说是那女孩自己把自己掐死的,当时那件事好像还闹得沸沸扬扬的,我也听说过,当时报纸都报道了,然后这夫妻不知道为什么就要搬家,就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这个李小姐。

这李小姐是做生意的,缺一个员工宿舍,原本还感觉没啥,不就是死个人么,但后来员工住进来以后,十个员工,每天晚上都梦到和一个小女孩在这个屋子里面玩捉迷藏,天天晚上都是同一个梦,反应给李小姐以后,李小姐这才重视了起来,把员工调走,然后就开始租屋子,价格极低,但是一直没人敢住,就是有一两个胆肥的住进去没两天也得搬走。如今是将房租又压低了一些,租给大学生,指望年轻人阳气盛,能压得住脏东西。

这些就是李小姐给我说的全部了,我听后心里也有点悬吊吊的,能不怕么?虽然我相信世上没鬼,但有些事情也不是自己能说清楚的,当时心里就有点打退堂鼓了,但想到每个月就三百的房租,离我读的那所大学又很近,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想了想就说:“那我先去看看房子再决定吧。”

李小姐也没说其他的,其实她能把实情告诉我,我已经感觉这人不错了,要是一般人想要租出去,谁会说出来啊。

屋子是小区最中间的一栋楼里,神奇的是屋子竟然是四栋,四楼,四号房,日,真他娘的不吉利,李小姐打开屋子,我跟着她进去一看,值了,就是真闹鬼也值了,液晶电视,大客桌,两个卧室,都有电脑,厨房连菜油之类的都有,可以说是因有尽有,装修也是精装,这些东西都能用,一个月就三百。

“李姐,这屋子我租了,马上签合同吧!”我当即就决定租了,李小姐也带着合同,很快就和我签了合同,先交了两百押金,房租等搬进去后一次性交齐。临走时,我送李小姐出门的时候李小姐还小声的给我说:“小兄弟,建议你住靠窗户的那个屋子。”

“因为风景好吗?”

“不是,那玩意出来的时候跳楼跑吧,这是四楼,运气好也死不了人。”

“呵呵,您真幽默。”我干笑了两声,看着李小姐离开以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就打扫起了屋子,其实也没啥好打扫的,其实很干净整洁,我也没打算回哪高中的宿舍了,也没啥行李,明天我就回老家了,今天就在这里住一晚就回家,然后上美好的大学。

不过收拾一下还是要的,我就把一些乱掉的东西整理的整齐了一下,然后就打开电视,开起空调,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天就黑了,一看时间,都五点了,得去弄点吃的了,还好这冰箱里面好像还有不少菜,我走过去,打开冰箱往里一看,浑身一颤,里面竟然放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洋娃娃,这个洋娃娃还穿着一身的红衣。

我吞了口唾沫,心里使劲的念,没有鬼的,肯定是那个李小姐故意想吓我才放一个这玩意的,我颤抖着手用右手拿起那个洋娃娃,想要丢掉的时候,突然我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叔叔,你拿我的洋娃娃做什么?”

“妈啊!”我回头一看,一个看起来四五岁的小姑娘就站在我面前,但这玩意肯定有问题,她浑身发紫,眼睛里面没有瞳孔,只有眼仁,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

“幻觉,这是幻觉,这肯定是幻觉!”我不断的对自己念道,看着这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走过来,好奇的看着我问:“你能看到我?果然,你能看到我,叔叔,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帮忙?什么忙?”我奇怪的问。

“帮我报仇啊。”这小姑娘看着我,我一听她这话差点没被她给吓晕,她这话不就跟承认自己是鬼了么,我连忙说:“姑奶奶我不强壮,也不是帅哥,更不是富二代官二代煤二代,我就是个小屌丝,你找我也没用啊。”

“你就说你是帮还是不帮吧!”这个小姑娘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

周围温度突然就跟空调开了十六度一样,刷的一下子就降了下来,一看这鬼姑奶奶生气了我还敢说啥,连忙改口说:“帮,必须帮,您说怎么帮?”

“这样就好了!”这个小姑娘听了我答应帮她的话后,高兴的笑了起来,然后往我的怀里就跑了过来,我身体也根本动不了了,眼睁睁的看着这姑娘竟然就进入了我的身体里面!我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

快捷键← 上一篇: 鬼压床 下一篇:《狼溪野话》作者:海水江牙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