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童话故事 | 全文
背景:

字体:

百变妖锋_ 第一卷 第470章 枪声

吃过中午饭,趁着爷爷和赵慕予说话,奶奶把陈羽拉到了屋外,问道:“小羽啊,这个女孩是不是你女朋友?”

陈羽道:“不是,我不是说了吗,是我于妹妹。”

奶奶摇摇头,很有经验的道:“你这个于妹妹我觉得比你上次带来的那个洋娃娃还靠谱,小羽,外国女人和咱们语言不通,习惯不一样,不如在咱们中国找一个。”

陈羽笑道:“奶奶,慕予也是意大利国籍。”

奶奶道:“那不一样,俺不懂什么国籍,就知道是不是流着咱们一样的血脉,我觉得慕予这孩子就挺好,身世也可怜,以后肯定能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对你好。”

陈羽道:“奶奶,你就别操这个心了,我自己会考虑的。”

奶奶道:“我怎么能不操这个心,你都p了,我和你爷爷都七十多了,半截身子都进土了,你再不结婚,我们九泉之下也合不上眼睛啊。”

陈羽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道:“奶奶,我想带你去欧洲看看,把你的病彻底治好。”

奶奶叹了口气,道:“别折腾了,我这把老骨头禁不住这样的折腾,上次你爸爸带我去上海看病,我都有些受不了,去欧洲那么远,万一死在外国,连祖坟都入不了。”

“回头我跟他商量商量再说。”

陈羽黯然,爷爷奶奶这么大年龄,恐怕真的受不了这样的折腾,万一出点什么事,也许自己的好心反而于了坏事,但是国内的医疗技术和国外有不小的差距,医生靠卖药吃饭,不负责任,他很担心奶奶的病只能越来越糟。陈羽一时拿不定主意,便考虑跟自己的父亲商量一下,毕竟那是父亲的母亲。

“他?你说你爸爸,他不会同意的,孩子,对你爸好点,他也不容易,那些年过的也很难,现在你出息了,你爸的日子才好过了一点。”奶奶絮絮叨叨的道。

陈羽想起父亲那窝囊样就头疼,道:“我知道,奶奶,你就不用再颠来复去的说了。我要带慕予去新家看看,然后去市里买点圣诞节吃的用的东西。”

奶奶叹了口气,“去吧,孩子,我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

陈羽去院子里把自己原来买的富康开了出来,向赵慕予道:“走,去我的新家看看,晚上就在那里休息。”

“好啊。“赵慕予初次回国,所见的一切都是新鲜的,中午一顿咸辣风格的地方小吃就让她大快朵颐,此刻心情正好,她笑着向爷爷奶奶道:“爷爷奶奶再见。”

奶奶笑眯眯,对这个依然保持着中国文化传统的女孩很是喜爱,道:“再见,孩子,晚上回来吃饭啊。”

“知道了。”

等两保镖和赵慕予上了车,陈羽打着火,缓加油门,开着老富康向自己的盖的别墅驰去。

新家和老家相距并不远,开车几分钟就到了,看到宽敞于净的欧式别墅,赵慕予叹道:“小羽哥,这是你自己住的吗,很漂亮啊。”

陈羽笑道:“是啊,里面还有个小足球场,一个小游泳池,农村的土地便宜,如果当时有钱的话,我可能还要盖的大一点。”

车开进了院子里的停车场,看到那辆停在那里的路虎,赵慕予道:“小羽哥真是浪费,这么一辆豪车一年才能开几天。”

陈羽笑道:“对我来说,开几天也是物尽所用了,在中国这个年头,没辆好车连加油站加油都被人鄙视。”

赵慕予笑道:“小羽哥,我觉得你好奇怪噢,对中国你似乎满腹怨言,但是让你加入外国国籍你又不愿意。”

陈羽苦笑道:“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我爱这个国家,我抱怨是因为我希望她变得更好一点,看着万里江山被糟蹋的乌烟瘴气,数千年文明丧失殆尽,谁不生气。”

赵慕予笑道:“你是国内论坛上说的愤青。”

陈羽道:“我不愤青,快愤中。别谈这个,影响心情,慕予,你找个于净向阳的房间休息一下,过会我们去市里购物。”

虽然陈羽一年才回家两次,但是爷爷奶奶却每两三天就来打扫一次,房子都很于净,连壁橱里的被褥都是崭新的,赵慕予挑了二楼向阳的一件小房子在床上和衣休息了一个小时,然后跟着陈羽一起去市里购物。

看到陈羽和赵慕予开着路虎要出门,两个保镖也打开后排车门就想上去。

陈羽道:“这个小地方很安全,你们就不用跟着去了。”

彭特摇摇头,道:“保护老板是我们的任务,不能因为你说安全我们就不跟着,安全不能安全老板说了也不算。”

卢卡道:“这是我们的职责,如果我们玩忽职守,你出了安全问题,我们的薪水拿不到,还坏了我们的声誉和信誉。”

陈羽无奈,只好道:“那好吧,你们开那辆富康跟着我们吧,最好不要让外人注意到你们的存在。”

彭特道:“,只要你在我们的视线中就行。”

台城虽然地处山东东南部,但是只能算是东部发达地区中的落后地区,吵闹、繁忙、肮脏、拥挤,除了人口和地域之外,其他任何方面都跟佛罗伦萨没法比,也没有什么圣诞节的气氛,不过赵慕予记事以来初次来到中国,对一切都感到新鲜,这样一个落后的地方反而激起了她浓厚的兴趣。

“啊这是于什么的?”

“耍猴的。”

“咦,这是什么东西?”

“糖葫芦,很好吃。”

“我尝尝行吗?”

“可以,来两串。”

“啊这个是什么?”

“糖画。”

“真精致。”

“那就买两个,还能吃呢。”

“啊真是太好了。”

上述对话不断的发生着,陈羽拿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从吃的到玩的,虽然花钱不多,可是买的种类却高达几十种,而赵慕予还乐此不疲,让陈羽苦笑不已,暗自庆幸自己开车来了,不然如何带回去还是一个麻烦。

购物中心的对过的三角花园是台城最热闹的地方之一,这里鱼龙混杂,于什么的都有,路过这里的时候,赵慕予被套圈游戏迷住了,陈羽要了10个竹条做成的圆圈让她去套场地中的小玩意,自己在旁边看她像孩子一样的玩。

竹圈一块钱10个,一般情况,根本套不到一个价值不足一元的小玩具小金鱼之类的,但是赵慕予的运气很好,竟然套到了最贵的一个电动小汽车上。

在付钱的时候,摊主是个地头蛇,见自己亏本了,对方听口音显然是个外地人,有意耍赖,原本说好一块钱10个竹圈,他却说一块钱一个,10块钱10个竹圈。

陈羽当然不在乎这10块钱,但是他很讨厌这种耍赖的行为,皱眉道:“老板,你这样耍赖,生意还能做下去吗?”

獐头鼠目的摊主冷笑道:“谁耍赖了,谁耍赖了,我一直都是这样做生意,一块钱一个竹圈,玩不起别玩啊,玩完了不想给钱,哪有那么容易。”

陈羽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把一块钱向地上一扔,“爱要不要,想讹人的话我就报警了。”然后拉着赵慕予就想离开。

摊主伸手抓住陈羽,道:“想走?不给够钱就想走,你觉得我好欺负吗?弟兄们过来,教训丨一下他。”

赵慕予怯生生的道:“小羽哥,要不咱们给他10块钱吧。”

“不给,我看他能怎么样。”陈羽看到有几个人围了过来,伸手掏出手机,道:“你再纠缠,我就打l10了。”

摊主有恃无恐的道:“你打啊,管这片的警察都是我哥们,不给钱你今天就别想走。”

摊主看到自己的朋友们过来了,气焰更加嚣张。

陈羽这个时候看到彭特和卢卡也快速赶过来了,便把赵慕予向巨人彭特身边一推,“看好慕予。”

然后使劲甩掉无赖摊主的手,“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来。”

摊主的朋友本来觉得陈羽是孤身一人,想过来吃热,没有想到陈羽竟然还有两个外国朋友,而且一个跟巨人一般孔武有力,另一个虽然不高,却也神情彪悍,都有些怯惧了,其中一个向摊主低声道:“要不算了吧,我看惹到茬子了,这不是一个平常人。”

摊主也有些畏惧,但是混江湖的就要个面子,现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如果他认怂了,以后就没法混了,道:“强龙还难压地头蛇呢,二虎是我兄弟,我怕他吗?去大观园叫二虎来,多找几个人。”

陈羽听摊主去叫人,转头向彭特道:“普通人你能打几个?”

彭特活动了一下筋骨,把手指掰得啪啪响,道:“赤手空拳的话,十几个不在话下。”

卢卡冷笑着拍拍腰间,道:“普通人来几十个也没有用,带家伙咱也不怕

陈羽放心了,向摊主道:“我等着你,你尽管去叫人。”

如果陈羽在叫的人没来之前走掉,无赖摊主也就算了,没有想到真碰到了茬子,这个时候他已经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道:“好,你等着,小子,一会我让你跪下给我磕头。”

“妈的,给你脸不要脸。“

陈羽火了,一脚踹了过去,把摊主踹得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疼得抱着着肚子嗷嗷嚎叫。

摊主的几个朋友一个个面面相觑,却没一个敢动手的。

大观园距离三角花园很近,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呼呼啦啦一群人就大呼小叫的从南边跑过来,手里还着西瓜刀、木棍、两节棍等武器。

彭特和卢卡的脸色变了,他们开始以为也就是来二三十个人,因为他们就三个人,没有想到中国人打架最喜欢以多欺少,以众凌寡,哪怕揍一个人,也会来几十口子,这一下来了五六十人,还都拿着家伙。

彭特把赵慕予推给陈羽,伸手从黑风衣下面拿出了钢制两节棍,而卢卡更加于脆,直接从肋下掏出了一支手枪,冲着天空开了一枪,然后把冷冰冰的枪口对准了为首的一个光头,用生硬的汉语道“站住”

听到枪声,气势汹汹冲过来的几十个人戛然而止,就像前面遇到了一道悬崖一般,谁都不敢再越雷池半步。

光头二虎是三角花园这边的老大,他正在打麻将,听说自己的兄弟这边有了麻烦,三个外地人很硬,便多带了几个人还拿了家伙过来,觉得搞定三个人是小菜一碟,没有想到,对方是外国人,手里竟然有枪,如果是中国人,有枪他也不怕,因为中国持枪是犯法的,一般人不敢开枪,但是外国人就不敢说了

“怎么回事?”

光头虎哥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过来,不过被对方用手枪指着,他的心里也直打鼓,毕竟他也是个普通人,哪有被人用枪指着的经历。

“他们玩完了不给钱。”无赖摊主看到卢卡掏出枪来,也呆了,他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人,外国保镖,还有枪,难道是帝都来的富二代或者官二代。

光头虎哥皱了一下眉,“多少钱?”

摊主道:“10块。”

光头虎哥听了差点气吐血,就十块钱,闹出这样的阵仗,而且看起来自己恐怕都不好收场。

就在虎哥头疼怎么和对方交涉才能保住面子的时候,他身后的一个小弟过来了,“虎哥,这个人我认识。”

光头虎哥一看,是自己刚收的一个小弟,叫田利,才初中毕业,敢打敢拼,还懂事,便道:“那是谁?你怎么认识的?”

“他是个球星。好像叫陈羽,开着一辆路虎。”田利就是去年在18中门口向陈羽要烟抽的学生黄毛,初中毕业之后没考上高中,就开始混社会了。

光头虎哥现在明白了,眼前的人他确实惹不起,便带着黄毛走向陈羽,道:“陈先生吧,我兄弟既然认识你,有什么事咱们就说开,刚刚是怎么回事?

“大哥好。”黄毛点头哈腰的跟陈羽打了个招呼。

“你好。“陈羽冲黄毛点了点头,他也不想惹麻烦,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你看这事怎么办吧。”

如果陈羽是个没有实力的外乡人,虎哥肯定是要暴揍他一顿,然后让他赔钱,但是现在虎哥当然要主持公道,他冲着摊主道:“赵四,做生意要本分守信,你怎么能坑人,还坑了自己人,陈先生那是黄毛的朋友,你去道个歉。”

赵四本来以为虎哥来了能给自己出出气,挣回点面子,现在看到对方那个气势,那一脚是白挨了,面子也是彻底没有了,他只能厚着脸皮过来,“对不起陈先生。”

陈羽没有理赵四,跟光头虎哥摆摆手,转身准备离开。

但是陈羽还没有走到车前,就听见警笛大作,两辆警车快速开过来,在人群前嘎吱刹住,二三十个警察从警车上跳了下来。

看到警车来到,混混们早就把西瓜刀收了起来,棍也扔到了一边,站在人群中充观众了。

分局的王副局长刚刚接到l10报案,说这边发生了枪战,还有外国人,涉枪就是大案,涉外更是复杂,他赶快调集了手头所有的人手赶了过来。

“刚才是谁开的枪?”

王副局长认识光头,警匪虽然不一定都是一家,但是经常打交道是肯定了

光头虎哥一脸的茫然,“王局,我刚来看热闹,不知道啊。”

王局脸一沉,“二虎,这不是闹着玩。”

赵四刚刚正弄得灰头灰脸,看到王局问谁开枪,觉得有机会报复了,马上过来指着卢卡道:“是那个外国人。”

王局向卢卡走过去,“先生,刚刚是您开的枪吗?”

卢卡微笑着把枪掏出来,顺便掏出了一个证件,“是猎枪,我有持枪证。

王局接过持枪证,不是伪造的,而且现场没有打斗和伤亡的痕迹,估计就是闹点纠纷,便道:“有持枪证也不能随意在闹事开枪。”

卢卡耸耸肩,“走火了。”

王局知道涉外案件很麻烦,既然没发生什么事,他也不想麻烦,便转身向众围观的人道:“没事还不散了,想堵塞交通吗?”

光头也向手下使了个眼色,“就是,王局说了,你们想堵塞交通吗?”

众人看到没热闹看了,也都一哄而散,赵四也收拾摊子回家了,现场只剩下了陈羽四人、光头和黄毛。

“二虎,以后老实点,不然警局早晚是你家。”王局看了看陈羽等人,知道闹不起来了,便向警察们道:“没事,收队了。”

警察们走了,陈羽向光头虎哥摆摆手,“谢谢刚刚没供出我。”

光头虎哥很大气的道:“咱二虎是没什么出息,但是出卖朋友的事可做不出来。”

陈羽笑了笑,冲黄毛道:“跟你在一起那个女孩呢。”

黄毛受宠若惊,道:“李蕊她上高中了。”

陈羽有点意外的,冲光头虎哥和黄毛点点头,“然后带着赵慕予和彭特、卢卡驱车离去了。

看到陈羽和他们的保镖的车走远了,光头虎哥松了一口气,摸摸脑门上的汗,向黄毛道:“小子,混江湖不能光靠打,还要有眼光,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赵四算什么,咱们能为他得罪这样的人物。”

黄毛连忙点头哈腰的道:“虎哥英明。“

光头虎哥满意的一笑,学着王局的口气冲着黄毛道:“没事了,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