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_ 第149章 石破天惊

中统的总部门口,有一个班的士兵在站岗,但是在十几把索米冲锋枪的近距离扫射下,索米冲锋枪不愧为二战最好的冲锋枪,射击指向性极佳,这些士兵甚至连枪都来不及端起来就直接被打成了蜂窝。

得到了林汉的支援后,这两年来在上海滩活动王亚樵的弟子手下,在几次和当地特务的冲突中,火力上始终占着绝对的上风。

当中统军统特务还在用毛瑟手枪时,王亚樵的弟子已经人手一把汤姆逊冲锋枪。

几次交火后,火力上吃了大亏的特务们好不容易把武器升级成mp18花机关时,王亚樵这边却在林汉资助下升级成了更凶残的索米冲锋枪,至于大威力的美制香瓜手雷,更是管够不要钱地乱扔,此次也不例外。

几秒内干掉警卫后,王亚樵和林汉两人的无法无天的手下,又接连朝中统总部的围墙里投掷了近三十发德国版仿美制香瓜手雷,横飞的弹片把可能避过先前弹雨的围墙内的警卫一扫而空。

而后这四辆汽车一踩油门向前开出十几米,腾出空间。几秒后一辆大卡车从后面呼啸而过,冲断拦在大门口的路障进入中统总部大院。

早在卡车加速之前,车门和车厢后同时跳下两人。车头跳下的人是开车的司机,车厢后面跳下来的人是林汉,他手持遥控设备,一条长长的遥控线通过遥控设备连在卡车上。林汉遥控操纵着卡车冲进门内,然后拐了个弯。直撞向院内四十米开外的那座四层高的中统大楼。

大楼里,以陈立夫,叶秀峰为首的一干中统特务高层们正在那儿开会。

卡车撞上大楼的台阶,直冲进大楼底部,然后停了下来。

卡车撞向大楼的时候,为免伤及无辜,前同四辆的汽车上的人通过携带的喇叭大声嚷嚷:“卡车上有炸弹,大家快躲开那车!越远越好”

从冲锋枪扫射警卫到卡车撞进大楼,时间才过了不到二十秒。中统总部的特务,这时才刚刚从受到袭击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尖叫的尖叫。呼叫守卫的呼叫守卫,正在三楼开会的陈立夫,这时还没来得及从桌子下钻出来。

待听到外面喇叭里传来的嚷嚷声时,楼上的大小特务们全部脸色骤变。乱作一团。只是被困在楼上的他们。无论怎么跑怎么躲。都不可能逃过一吨**加一吨硝胺的爆炸范围了。

“这一回,我要炸死多少个历史名人啊!”

已经坐着汽车,跑到一百多米外安全距离的林汉。心里念叨着,用力地按下了手中遥控引爆器。

没有巨响产生!

“无线电遥控引爆,还是不太靠得住的不成熟科技啊!”

林汉叹了口气,并没有因此而露出着急的表情,他从怀里掏出一只计时秒表,秒表上的时间,这时已走到了三十五秒的位置。

车子还在高速向前开,林汉看着时针走到三十九秒的位置时,他扔下秒表,张开嘴,捂住了耳朵。至于他司机,早早地就戴着耳套在开车。

当秒表走到四十秒的位置时,一声轰天的巨响传来,接着是无数玻璃破碎的声音,即使是坐在汽车上,林汉也仍然感到大震猛烈地震动了一下。至于边上的路人,许多人更在爆炸巨响声中被震得跌倒在地。

由于对无线遥控的不太信任,林汉使用了双保险,车上也设置了延时引爆装置,延迟时间是四十秒。

林汉和王亚樵搞的这惊天一炸,直接将整座中统大楼炸上了天,整个中统的高层几乎被他一扫而空。

完成了这一“壮举”后,王亚樵一行人在中途换了汽车,然后在秘密地点潜伏了起来。如果是从前,干下这么大的惊天大案,他们应当做的事是在第一时间离开上海。但现在上海随时会解放的现在,他们还是留了下来。

中统高层被一锅端,军统方面又态度暖昧,他们根本不怕连首都都马上要丢掉的南京国民政府能有什么样的报复。

正在大世界附近和地下党接头的李华梅,也听到了这声惊天巨响。

李华梅在心中轻叹道:“父亲,其实你是在享受杀死历史名人和粉碎历史的乐趣吧。”

李华梅有意选在这个时候和地下党接头,就是为了避嫌。自从入党之后,李华梅再也不能象从前般随意地私下“除奸”了。在这个时代,**这个组织所以能中国最强有力组织,其中原因之一就是纪律性要求极强,违反组织纪律是不允许的。即使李华梅在海外的对日行动,那也是得到上级批准的。

身为林汉的“正义”性化身的李华梅,明白这种看似不近人情的“纪律性”的对一个组织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因为这代表“秩序”的力量。虽然李华梅对此不喜,但明面上还是得认认真真地执行——至于瞒着组织偷偷地做她认为应当做的“私活”那是另外一回事。

1933年,林汉回国前曾想过干掉胡适这个“和他抢妹子”的“民国大师”,这个想法由于他被汉娜早早地叫到德国去而没有达成,结果却是被李华梅完成了。

李华梅杀掉胡适的原因是在上海时,有被胡适始乱终弃的女学生找她哭诉。而当时的胡适又搞出所谓的“低调俱乐部”之类的东西,于是也就给了李华梅杀他的理由。然后,然后这个“民国大师”就再也没有然后了。和他一次被杀掉的,还有胡兰成,张资平等一堆历史上挂过号的无耻汉奸文人。

比起性格有些懒散,想得多做得少的林汉。李华梅的行动力爆表,只要她想到,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做到。在“心狠手辣,果敢坚决”这一点上,李华梅是远胜林汉的。

由于**国内的地下工作是禁止使用暗杀手段——清除对叛徒除外,很多时候这条制度甚至让白区工作的同志很郁闷。但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经常在上海活动的李华梅,就是利用自己的另一重身份,借助林汉留下来的力量和王亚樵合作,以红色恐(蟹)怖对白色恐(蟹)怖的方式以牙还牙。由王亚樵这个“义兄”出面专门干脏活。

李华梅虽然“正义”。却不迂腐。那些经过德国人培训的特工,装备好,业务水平过硬,这几年来在上海打着“除奸团”的名号。杀起中统、军统中的大小特务时也毫不手软。戴雨农为首的军统现在会这么“听话”。也完全是是因为过去两年的冲突里被李华梅和王亚樵的血腥手段杀得怕了——发生在香港的那一幕。不过是做得比夸张的一次。当然,今晚的这一次,是做得最夸张的一次。中统高层被一锅端后。活下来的大猫小猫,现在基本都是潜伏的**了。上海地下党接下来的策反工作,遇到的阻碍会小了很多。

林汉和王亚樵在上海弄出来的惊天一炸,故然震动上海,但是在这个晚上,给还待在南京正准备逃亡上海的宋委员长,带来真正恐惧的事情并不是在上海,而是无锡。

几乎就在中统总部的巨响响起的同时,紧邻无锡市太湖边上,出现了一支庞大的船队。

1935年六月12日,无锡城外太湖边

无锡,简称“锡”,古称梁溪、金匮,被誉为“太湖明珠”。无锡市位于长江三角洲平原腹地,江苏南部,太湖流域的交通中枢,京杭大运河从中穿过。[1]无锡北倚长江,南濒太湖,东接苏州,西连常州,构成苏锡常都市圈。

无锡自古就是鱼米之乡,素有布码头、钱码头、窑码头、丝都、米市之称,是中国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无锡是中国民族工业和乡镇工业的摇篮,是苏南模式的发祥地。

驻守无锡的是炮党第新编第七师第二团(不满编)和少量的当地保安团。在吃空饷成风的炮党军队中,这个组建只有两个月的新编团拥有两千人的超编规模,已经很了不起很能干很廉洁的一位军官了。

唯一的问题是,这个新编团的团长,名叫郭汝槐,在后世被炮党称为内部最大共谍的人。

和无锡隔着太湖相对的城市是湖州,而湖州战役早在六月十日就已经结束。拿下湖州后,红军围攻芜湖,兵逼南京,但真正的战略目的,却是扼守长江要道的江阴市。、

如果能够提前拿下江阴市,那就等切断整长江下游绝大部分航线,就形成关门打狗之势,江阴之上的南京、镇江等地就全成了死棋。抢先夺取江阴的战略意义,甚至比拿下南京还要大。

拿下湖州后,刚结束当地战役的红军就开始为奇袭江阴做准备。而在这之前,打着“拯救湖州守军”的名义,“郭小鬼”郭团长,在太湖北岸征集了不少船只,一股脑地送到南岸来“抢救友军”,然后被全红军俘获。

六月十一日,红军一支先遣队四千人,通过征集和“缴获”的数百条船只为交通工程,划过太湖,于第二天上午到达太湖北岸的无锡城下靠岸,与此同时,当守军,从团长到连长排长全是赤色份子的第七师第二团“宣布起义”,在“郭小鬼”率领下,全团“回娘家”。

两支红军会师后,联合北上,攻击江阴。

江阴的守军是王耀武师长,在这风雨飘零的时代,王师长也没有陪南京国民政府一起去死的心思。林汉和红军派出做策反工作的人给了他两条路。一条是红军给出的:他本人率军起义,加入红军,部队整编,将来在共和国中给他留一个位置。

另一条是财大气粗的林汉给出的路:林汉派出的策反人员拿出五十万美元的支票放在他面前,然后霸气十足地对王师长道:“五十万美元,买你全部的军队和武器装备交给红军,拿着这钱,你可以去香港或者别的地方生活。如果不答应,我们就把这钱给你的手下团长、连长,买你的命。”

在拿上一大笔钱当去国外寓公还是被部下割下脑袋当投共的投命状的选择面前,王耀武军长就轻易地被银弹击倒选择了前者。整个江阴一枪未发,直接对“奇袭”江阴的红军举起了“起义”的大旗。一生用“银弹”击倒无数对手的宋委员长,遇上了比他更有钱的林汉,也悲惨地尝到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味道。

江阴的解放过程,唯一发生战斗的地方是江阴港的炮党海军,面对着涌来的红军和“起义”的王耀武部队,两艘还能动弹的小型炮舰想逃走,可是当江阴要塞的炮台守军也宣布“起义”,朝他威慑性地开炮警告,面对着头上要塞炮的威胁,两艘炮舰乖乖地举旗投降。

有趣的事,在举旗投降时,一艘炮艇的舰长挂起的不是白旗,而是红色的女人肚兜。原来他见势不妙,脑筋转得快,也想挂红旗混个“起义人员”的待遇。可是舰上一时找不到红色的布料,恰好床上有城内粉头昨夜和他鬼混留下来的红肚兜一条,于是就临时充作红旗挂了起来。

后有好事者编了一个段子描述此战:江阴解放,一枪未发,打了两炮,挂起了红肚兜。

所谓的树倒猢狲散,当芜湖战役即将结束的时候,南京国民政府已经比雪崩还快的崩盘局面。江阴的的迅速解放,一下子扎紧了南京国民政府残部逃往上海的口子。

遗憾的是,南京国民政府的大部分官员早在十一日这天大都乘客轮或军舰顺江而下,转移到上海。而他们的最高首脑宋委员长,在得知江阴“起义”后,于十二日当晚,搭乘南京机场的飞机从空中转移到了上海了。

但是,并不是所有都能顺利地从网里逃出的。江阴要塞起义时,南京的下关码头处还停留着一艘大型军舰:中山号。江阴解放,位于上游的他已被关门打狗,无处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