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大器宗_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盟内阻力

珍宝阁总舵,荒星外。

一众修士仍旧以宝船为凭依,四灵大阵覆盖世界,严密守御着这一方战场。

间或有珍宝阁高手想尽各种办法,试图突围,但联盟众人二话不说,追杀上去就是一阵猛攻,他们又不得不退回老巢,龟缩起来。

但与之相同的是,联盟众人攻进去,也同样会受到对方猛烈反击,短时间内,竟然奈何他们不得。

好在阴华彦对此早有预测,定下了每日轮番试探攻击,消耗对方储备和耐心的战策,准备在三年之期临近时,方才聚合众人之力,发起强攻。

“阴长老,上个月丁零星海那边传来消息,逃窜在外的祁连等人终于伏诛!”

就在这时,坐镇宝船的姜世亨等人接到了一个消息,却是另外一边的战场有了进展。

“好!当日祁连便已经被阴长老所伤,他逃不了!”

姜世亨对此并无意外,欣然叫好。

当日从墨林仙府出来后,祁连等人落荒而逃,修真联盟便派人把珍宝阁总舵围困起来,他们也不得而归,只能四处流窜。

得益于修真联盟遍布各地的客卿和眼线,他们无论逃到天涯海角,总是会被发现,而联盟中也有高手穷追不舍,经过年余时间,终于成功把对方杀死。

祁连虽然也是不错的高手,甚至有人传言,其能跻身一流之列,但没有了珍宝阁庇护,面对修真联盟这般的庞然大物追杀,也只有死路一条。

“消息称他是在伤情恶化之后,为了掩护其他同罪之人逃跑,主动断后,也算是可歌可泣了。”

堂下,金长老漠然说着自己所知消息。面上却没有丝毫动容。

钦佩归钦佩,敌人归敌人,一旦为敌,再感人的壮举,也是白搭。

他还巴不得,剩下那必杀的几人也多几分骨气,不要四处乱窜,让人难寻。

姜世亨沉吟道:“这祁连,恐怕也是看出,我们不可能无限制地一直追杀他们。现在首恶已除,继续追杀剩余之人,目标太小,代价太大,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金长老赞同道:“这是阳谋,他是想要以自己的死,换取其他人平安,那就干脆如他所愿好了,召回秦道友他们吧。”

金长老口中的秦道友。也是一名他们这一派系的高手,派去追杀祁连等人,未免有些大材小用。

而且追杀别人,是件苦差。对方虽然无路可逃,但若铁了心思玩猥琐,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抓住,当初血衣老祖这般的人都能逃过许多人追杀。祁连等人,更不在话下。

一旦交战起来,甚至会有受伤和陨落的危险。

金长老提议。接下来的追杀,就转入正常的通缉海捕,把相关消息放出去,高价悬赏,自然会有贪图花红的修士愿意接手,这才是长期追杀的手段。

“这样也好。”姜世亨也赞同金长老的提议。

相关定制悬赏,通传消息之事,修真联盟众人早已经准备好,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也不需要额外多做什么,交代下去就是。

姜世亨又道:“现今只有攻破珍宝阁总舵一事了,盟里似乎有股风潮,议论我们为了攻打珍宝阁劳民伤财,动用太多公帑之物?”

金长老道:“是的,这阵怪风,也不知道是从何刮起,怕是方长老等人开始为挽救珍宝阁发力了。他们倒是聪明,并没有质疑我们为盟中道友讨还公道的决定,而是从战事毫无进展说起。”

“毫无进展?”姜世亨冷笑,“我们日夜在此守候,轮番派人消耗对方,怎么会是毫无进展?现在他们几乎每日都有阵基损耗,元气供应也承受巨大压力,再过个一年半载,还会更加明显,到时候再来一波全力猛攻,便功成圆满了,他们还待如何?”

金长老道:“只怕有些人并不那么想,我们要做好被攻讦的准备。”

姜世亨冷着脸,默然不语。

又过了一段时日,盟中诸人齐归延山,聚众议事。

各方长老,只要是在延山一带的,全都来了,因为盟中方铭长老以自己名义发起号召,重议攻打珍宝阁一事。

方铭与苍火道人的私交,以及与珍宝阁的往来,是路人皆知,但他发起号召的理由也冠冕堂皇,那就是重新估量围困珍宝阁总舵,歼灭这一势力的得失。

鉴于珍宝阁这一方势力的顽强,大部分的长老都有兴趣,听听他怎么说。

李晚和林瑞,柳丁三人,也代表英仙殿这一方到来。

看着殿中越众而出,侃侃而谈的方铭,李晚面含冷笑,目光微凝,也无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方铭不愧是盟中根基深厚的长老巨擘,在他提出围攻珍宝阁的种种弊端之后,竟也赢得不少附和。

李晚环顾四周,发现各方长老,并不全是因为和方铭私交才附和赞同,他们当中也不乏有人出于大局考虑,担心姜世亨,金长老,李晚等人一意孤行,会带来不好的结果。

方铭道:“我无意指责姜长老,金长老等几位,但自围困珍宝阁以来,运转四灵大阵每日所耗灵玉,高达一亿以上,五十名以上道境二、三重客卿受困此间,专为巡查守备,还有六人为此而受伤,四件灵宝损毁,消耗宝材丹药若干。”

“长此以往,便是千亿以上灵玉,十余灵宝和相应品级丹药的损失,更有三年之期到来,本盟不得不发起强袭,至少还需再损失十人!”

“更有一点,那就是各方分舵和附庸势力,因为抽调人手而资格空虚,影响其他事务。”

方铭列举了不少战事僵持的害处,件件详实,样样有理,可见做足了功夫。

“看来这方铭的确有备而来,他隐忍了年余,就是想要等到我们陷入困局,才好出来说话。”

李晚突然感觉,这方铭,果真不愧是一方长老,若是当初开战之际便出来反对,反而激发众人同仇敌忾的心思,但现在,一切都变得不同。

李晚看清了眼下形势,看向殿中另外一端的姜世亨,悄然传音道:“可不可以他与珍宝阁有旧为由,加以驳斥?”

姜世亨微叹一声,阻止道:“万万不可!现在各方势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私交也不可禁绝,在场诸人,除了李道友你初来乍到之外,有几人和珍宝阁没有牵扯?这并不是个理由。”

“而且,他所说也并非是生捏白造,的确是我们如今面临的问题。”

李晚闻言,默然不语。

“……有鉴于此,我提议,及早转为尝试和谈,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

这时,方铭突然提出了一个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建议。

和谈?他竟然想要和谈!

金长老忍着怒火,沉声道:“方长老,我们明明占据上风,怎能自甘堕落,与人和谈?”

方铭淡淡一笑:“金长老怕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指,传出消息去,暗示珍宝阁人主动乞降,本盟若是接纳的话,和谈目的也达到了,又怎么会是自甘堕落?”

金长老闻言一滞。

李晚闻言,心中一个激灵,猛然醒悟:“这方铭,打算以和谈之法,攫夺我们胜利成果!”

姜世亨也面露沉重之色:“你的猜测不无道理,以方铭能耐和人脉,完全可以说服苍火道人把麾下托付于他,如此一来,他便可以尽情从中捞取好处了!本以为,他就算有阴谋,也是竭力保全珍宝阁,不曾想,他是反其道而行之,明目张胆地收编纳降。”

金长老这时也悚然一惊,反应过来:“李道友,姜道友,你们可是指,这方铭还不死心,仍然想要推动珍宝阁入盟之事,他想要以和谈名义,最大限度地保全珍宝阁,归并到他们势力之下?真要让他得逞,我们辛辛苦苦忙活一场,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珍宝阁被他一口吞下,自己却两手空空?”

众人立刻看出,方铭这么提议,大有玄机。

他并没有如众人之前预测,一味轻饶珍宝阁,而是以和谈之法,兵不血刃解决麻烦。

若真让他得逞,李晚等人之前所做的一切,便要沦为笑话。

可想而知,若他有劝降之功,这次攻伐珍宝阁,便将转而以他为主,他可以窃取众人胜利果实,壮大自己。

这般的结果,谁能忍受?

若在过去,姜世亨等人便直接和他叫板了,但现在,缺了个雷长老,那一派系的其他道友联合不起来,明面上又没有充足的理由进行驳斥,一时之间,竟是有些为难。

此前众人在墨林仙府中死伤叛逃二十余人,损失堪称惨重,甚至连雷振山都已陨落,在这殿中聚议,底气都有些不足。

这同样是方铭咄咄逼人的原因,若他们势力没有遭到削弱,谅他也不敢如此。

姜世亨暗叹:“归根结底,还是我们元气大伤,实力有损啊!”

就在这时,李晚却突然道:“方长老且慢,李某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