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_ 第142章红色警戒

新一章正在写,三点后把这章改过来。

到达东京后,雨水象林汉预料的那般,下了两天就停了。

林汉和李华梅在东京转悠了几天,做的事情只围绕一个中心进行:如何在最恰当的时机杀掉日本现任的天皇裕仁。

为此,这对“父女”这几天一直在东京城内四处转悠,踩点,观察环境,确认目标以及等待时机。

位于永田町的国会议事堂附近的一家料亭店,是日本政官财三界的高层秘密集会讨论的最佳地点,也是林汉“父女俩”常去转悠的地方。

料亭之名始于江户时代大名诸侯开的高档料理店。明治时代,政府的官员们就习惯在酒馆、甚至妓院里谈论国事,为了不受他人的干扰,不少人还开设了专供政府人士集会议论的酒馆。慢慢地,料亭演变成了政治情报发布地和政要们的聚会商谈场所。料亭尤其强调私密性,服务人员也经过严格的保密训练,不得透露客人的信息。

这种料亭只接待熟客,或有人介绍才得以入内。消费水平也非一般人承受得起,一顿饭下来,费用更是吓人。

希特勒上台后,为了增强日本的实力和给美国“添”更多的麻烦。希特勒就一直暗中授意将一些德国的高精尖科技对日本开放和做技术交换。而汉娜替换了希特勒后,和日本在造舰领域的合作就更紧密。

介绍林汉进入永田町用餐的是德国新兴的“艾瑞丝.蒂法”工业集团在日本的“商业代表”,而林汉和汉娜是这个工业集团公司的最大老板。该公司和日本军方。尤其是海军方面联系紧密,托了这层关系,林汉要以贵宾的身份进入永田町的这家“政治料亭”店用餐并非难事。

1934年十月,日本人就开始策划建造新一代的战列舰,要求装备460毫米口径主炮8门以上——这也就是后来著名的大和号战列舰的由来。

大和号是一艘吨位高达六万吨的超级战列舰,要建造这种巨型战舰,需要许多重型的工业设备:如一万五千吨以上的水压机,大型酸性平炉,巨型龙门吊等等。有了这些,日本才能够制造出包括650毫米厚装甲钢板(大和舰主炮炮塔使用)在内的大型锻造件。(历史上这些设备最后都是通过德国进口获得)

不过以三十年代日本脆弱的工业实力。根本无法自产这些工业设备。一切只能对外进口。而在这个位面上,日本人获得上述的机器设备比历史上更容易。

汉娜在林汉建议下,在德国制造了不少超级的工业设备。为了恢复军工,到处都需要用钱的德国。哪里可能放过日本这个潜在的大客户。1935年初的时候。德国人在日本尝试着提出进口这些制造超级战列舰所需的超级设备时,汉娜和林汉很乐意地就答应了——当然钱方面是狠宰了日本人一刀。

历史上日本只是向德国进口了一万五千吨级别的水压机,而这个位面。为了自己未来的新舰体能更加完美,汉娜反过来向日本人提出愿意出口三万吨级别的水压机——这对日本人来说这当然是求之不得。

不仅如此,汉娜为了表示“德日友好”,就象对待斯大林一样,还把这几年她开发的新式蒸汽轮机和高压锅炉向日本人推荐,同时表示可以以极“友好”的价格卖给日本人。林汉所以不破坏这些交易,是因为这些设备的用户全是海军,而最大的受益人,则是将大和级三舰:大和号、武藏号和信浓号都视为自己“私产”的林汉父女三人。

在检验过样品后,日本方面已经大为心动。当大和号的图纸还在设计的时候,日方对德国人下达了两千万美元的巨额订单以购买这些超级机器和动力系统。负责这单生意的“艾瑞丝.蒂法”公司如今在日本是极受欢迎的座上宾,托他们的关系,林汉很轻易地就获得了在永田町的料亭店用餐的资格。

五月八日晚,林汉和李华梅一起,身着日本服饰,在艾瑞丝.蒂法公司代表的引见进下,在料亭店用餐。店方为他们开辟了一间单独的隔间,这种政治气息极重的料亭店,出于保密的原因,往往一个晚上只接待一批客人,来此用餐前更需要预约。

林汉和李华梅进来,当然不是为了餐,而是为了踩点,看清周围的环境,以便为将来这儿杀人做准备。

1935年五月的日本东京,同样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火药桶。在日本军方内部,统制派和皇道派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重。历史上,三个月后,也就是八月十二日,陆军省军务局长永田铁山被皇道派的一位名叫相泽三郎中佐拔出军刀砍死在办公室里,上演了一出日本特色的“天诛国贼”下克上的好戏。

但这个历史位面,中国的势力格局被林汉改变得太多了,日本政府对入侵中国的看法态度和谋略,同样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南京国民政府在南方红军的猛烈打击下,愈发显出日暮途穷的姿态。而国际环境方面,英、美两国也对中国的格局日益担心,又以英国为甚。英国人提防日本人插手长江中下游的箐华地段,但更担心红军赤化南中国后伤害到他们的在华利益。

在这样的局面下,日本人插手中国事务,进行“全面侵华”战争的国际环境,比历史上更好了。

如今日本上层,以林铣十郎、永田铁山,河本大作、板垣征四郎为首的统制派成员,他们的主张是:引诱南京国民政府,诱其对日本发出“借师助剿”的协议以便能“合法”地入侵中国。这是很阴险的想法,而且可行性极高。也是林汉最担心的事。回忆起历史上常凯申的夫人宋女士在常凯申被赶到小岛上后,疯狂地要求美国向中国投掷原子弹的丧心病狂的作法,林汉相信炮党的那伙人干得出这种事来。

比起现任日本军部上层的阴险,中下层的皇道派的那伙人头脑就显得十分“简单”。无非就是趁现在南京国民政府大弱,且和南方红军打得不可开交之际,关东军入关攻击华北,将黄河以北划入大日本帝国的版图。在他们看来,军部上层这种“等炮党发出借师助剿声明”的想法,简直是愚蠢和在浪费时机的异想天开。

这几天在东京“闲逛”的时候,林汉就注意到以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为首领的皇道派成员活动频繁。更多次在新宿区的料亭多次进行秘密聚会。刺杀永田铁山的行动会不会提前。或者被放弃,林汉不知道,但是永田铁山这人,在林汉看来比石原莞尔更该死。

永田铁山是日本军部少有的理性派。也是“助剿侵华”的极力鼓吹者。而且他在日本陆军中的地位更在石原莞尔之上。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在历史被严重粉碎的现在,林汉才不会把他的生死押在那个叫相泽三郎的中二皇道派身上(此人为杀死永田铁山的凶手)。

以林汉今天的力量,要杀死一个永田铁山并不难。难的是要杀死几个象他这样的人。从过去德国帮忙收集的情报林汉得知,这家位于永田町的料亭店是统制派的人经常光临的场所,也是永田铁山这伙统制派的高官常用聚会之地。

据德国方面传来的情报,现在日本高层正在英美中间进行大规模地外交活动,讨论武装干涉中国革命的问题。英国人有心而无力,美国不大可能亲自下场,最可能的就是日本人充当英美的打手进入中国,而华北将成为他们充当“打手”的奖励。当然,在这过程中,帝国主义国家间也一样会互相下黑刀。美国极有可能象历史上般暗中鼓动日本人对长江中下游地区也下手甚至鼓励其鲸吞中国,然后待差不多时再联合英国玩一把对日本全面制裁的那一样,逼日本主动对美开战。

未来的历史,一片模糊,林汉这个穿越者,现在也看不清未来会怎么走了。但是有一点林汉明白,日本陆军中的为数不多的“理性派”,主张逐步吞食中国的“蚕食派”,统统都该死。

杀掉一个日本高官中的理性派不难,难的是一次杀死好几个。刺杀这种事,不能做得太多,次数一多,国家力量就会注意,严加防范之下难度更高,更会引发相关的怀疑。所以对林汉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选在永田铁山这伙统制派的高官在料亭秘密聚会时动手,一口气一次性地将他们杀光,以此作为杀死天皇裕仁前的“开胃小菜”。

进入料亭店后,林汉和李华梅假装和德国公司的人在这儿吃饭,实际上却是在现场观察环境。这家料亭店位于市中的繁华区,环境却极优雅,建筑为仿古的唐式建筑——在十年前的关东大地震中,该料亭店倒塌,现在是这座是后来重建的。由于是接待高层贵宾,平时常拥有十到十五名的守卫在外围巡逻站岗。

现场踩过点后,林汉和李华梅对这一带的环境已了然于胸。然后两人就扮成游客,在东京住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时机。

林汉这一等,就等到了五月二十二日,帮忙监视的德国情报人员传来消息,当晚七点整,日本陆军部的多名高级官员进入了永田町那家料亭店。

传过来的人名中,就有永田铁山和林铣十郎这两条大鱼,此外坂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也有加入。

“大鱼全到了呀!”

林汉闻讯后顿时大喜,此次料亭聚会,参予的大都是侵华“理性派”和“对美友好”派的主张者,将他们一次性干掉,就可以把水搅浑。

林汉七点半接到消息后,就和李华梅开始准备武器。这半个多月时间,林汉通过萨菲罗斯号偷运过来的武器早就带进东京市内。

当晚八点半,华灯初上之时。身穿日本陆军大佐军服的林汉,提着特制的手提箱,已出现在料亭店后门的围墙旁。他的嘴唇上方粘着一小搓的仁丹胡,化了妆,看上去象是个有要事要办的军人。

林汉潜入的料亭店的地点,是后门处一段较偏僻的围墙,那段围墙虽然有近三米高,但以林汉的身手,助跑、蹬踏、跃起,还是可以不借助工具就直接翻入墙内。唯一的问题是。这段围墙正对的地方。开着一家拉面店。当晚,饮食店里还有几位顾客,人多眼杂,林汉翻墙的过程中极易被他们发现。引发不必要的变数。

“那里就交给我吧!”

观察那里的现场环境后。李华梅主动接过了转移视线的任务。她身着和服。足踏木屐,出现在拉面店前。

李华梅刚一出现,就吸引了面摊老板和周围的三个食客全部的目光和注意力。

“老板。给我来一碗一乐拉面!”

尤其是当她有意地选好方向,对着老板和三个食客所在的方向微一鞠躬,不堪一握的腰肢一弯,宽松和服领口里“无意”中露出来的两大团“山峰”,顿时就让收到“福利”的面摊老板和旁观的食客眼珠子都直了。

由于吸收了喀秋莎后,胸部膨胀得太大,李华梅带到日本的其他衣物全部穿不下了。除了相对宽松的和服还能掩饰一二外,现在的她若是穿别的衣服,哪怕是大小“适中”,胸前的那两团过大的“香肉”,还是会将胸脯位置顶得过度突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无数男人的注意,只有和服才能勉强掩盖一点点。

此次也不例外,当李华梅站到面摊前时,现场的四个男人,眼睛全直了,喉咙接下来也开始偷偷地咽口水。现在的李华梅,是和喀秋莎融合的混和体,也因为吸收了喀秋莎的性格,她才做得出使用这种“色(蟹)诱术”的事来。

就趁着四个男人注意力全被李华梅吸引的瞬间,林汉几步一个助跑,冲到围墙边,奔跑中先把中装着火乍药的手提箱朝天一抛,人紧接着用力在九十度的墙角一蹬一撑一跃,双手抓住围墙上沿一攀一起,啪地一声翻过墙去,整个过程还不到两秒就翻入围墙内。

围墙内,是一片花丛,落地之后的林汉接住空中的落下的手提箱。手提箱里,装的是整整二十公斤的苦味酸炸(蟹)药。

潜入料亭后,林汉左手提着手提,迅速地朝目标所在的位置走去。料亭的守卫并不严密,熟悉现场的林汉仗着感知力轻松地避过一波巡逻的保卫,又躲开了几个内部的工作人员,很快逼近到军部高官所在的园落。

园落的园门外,有两名陪同军部高官过来的日本士兵在站岗。而那七名军方的高官,就在距这儿十五步兵的榻榻米木屋内进行餐桌会议。

潜伏到这儿,林汉也不想再翻一次墙了,他猛地从拐角处跳出来,右手掏出南部手十四手枪,用韩语大喊:

:“大韩民(蟹)国万岁!”

怦,怦!

两名守卫还未反应过来,胸口就各中一枪倒在了地上。随后林汉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园门内,按动手提箱上的引爆按钮,用尽力全力将手提箱往木屋所在塌塌米木门方向掷去。

手提箱甩手飞出,在空中打着转撞在了榻榻米制的木纸门上,薄薄半透明纸材质糊的木纸门哪里挡得住冲撞,手提箱撞门而入,砸在了正在会谈的永田铁山,林铣十郎,石原莞尔等七位军部高官的面前。

手提箱里设计的“爆火乍”延时时间只有四秒。抛出手提箱后,林汉以最快的速度撒腿回头就跑。

屋里的数人,在听到外面有人高喊“大韩民(蟹)国万岁”之时,就本能地意识到不妙——毕竟日本这二十年来类似的事发生得实在太多,七人在枪响后不到一秒钟就本能地做出趴地的反应。靠门位置的石原莞尔,更在手提箱撞门而入时,极为迅速地“破门”而出,滚到外面。

只可惜,林汉留给他们的躲避时间实太少,而手提箱里装的火乍药的份量,又实在太多了一些。

“轰!”

一声巨响传遍了整长田町,甚至连远处的皇宫都能听到巨大的爆火乍声。在滚滚而起的黄绿色浓烟和巨响声中,七人用餐的木屋轰然倒塌,现场更被炸出一个直径十余米的大坑。

即使提前撒腿往后跑的林汉,已冲到四十米外的他,也在爆炸的气浪和巨响声中被震得滚倒在地,英灵化的身体耳膜轰鸣,竟短暂地丧失了听觉。

十几秒后,从爆火乍的震动和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料亭里一片大乱,外围的守卫发了疯似地往爆火乍现场猛冲。趁着混乱和腾起烟雾掩护,林汉已悄悄地从一旁的偏门里退了出来。

第二天,整个世界都知道了发生在东京永田町的这起爆火乍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