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无限的使徒们_ 第四百八十三章 寻心的教导

在调查完究竟是哪一个组织想要染指琴里的力量后,寻心将事情的大概经过和自己的三位妻子简单地叙述了一遍。虽说寻心目前找不到什么好方法可以解决目前琴里被人所窥视的的情况,可加上耀月,赤莲和阿卡麟三人的考虑,或许能够想出更好的方法来应对。不过。。。

‘我忘了。。。因为向来都是我来思考面对不同情况的应对措施,耀月她们在这方面根本就没有多少锻炼的机会。。。’

在处理无限使徒的绝大部分工作上,耀月等人确实是寻心最佳的帮手。只是,在处理孩子们身上所发生的情况时,连同寻心在一起的四人都是对此了解不多的普通生命。即便是集合了四人的想法,最终依然没有得到合适的方式来解决目前让寻心感到头疼的麻烦。

“啊啊啊啊!!!不能随便动用武力的情况还真是麻烦。。。要不要给人类来一次试炼,直接丢几百个陨石下去把那两个拿到雷欧故意散播的劣化灵力科技的组织砸到灰烬都不剩好了。。。”

“唔。。。心酱,这样做,雷欧那边恐怕会。。。”

耀月的提醒确实没错,寻心很清楚这也是雷欧过去为人类文明的进程布置的关键转折点。而且,寻心本身也不是胡乱折腾自己治理下生命的无限使徒,当然不会直接降所谓的天罚。不过,耀月接下来和寻心所说的事情,倒是让寻心有了新的想法。

“我觉得呢,心酱。其实这件事对于琴里来说,也不能算是坏事。毕竟,对方并不是dem那样的激进派,会直接派出部队对进行精灵进行抹杀来试图获取灵力结晶。而是想要用非武力方式将精灵收拢,避免继续造成破坏并因此收集灵力。既然如此,借用这个组织的力量,让琴里得到点锻炼也无妨吧?”

寻心过去是答应过士道,尽可能让琴里度过一个平凡的孩童时光。但是。当时年幼的士道可并没有站在琴里的立场上考虑,如果琴里得知一家人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恐怕接下来的琴里就会当场暴走。而且灵力结晶随着吸收者的精神状态急剧变化,出现性质异常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

“雷欧给我的资料中提到过。他所研究的灵力在持有者精神状态急剧转变的影响下,会产生性质上的突变。记忆,性格都会受到难以想象的变化。。。”

与精神状态相呼应的能量,在无限使徒之中也并不少见。不,能够和精神状态相关的能量。实在是太多见了。比如前不久寻心借助高位无限使徒的能量——真言,寻心自身所使用的魔力,以及隔壁某只以变身著称的染发杀马特所运用的气都是与精神状态有密切关系的能量。

只是,绝大部分能量都只是会因为持有者的精神状态有所增幅,而随着持有者的精神状态连本身性质都发生改变的能量,寻心也确实没有见过几次,也不打算去使用这类令自己感觉不放心的能量。要不是雷欧留下来的烂摊子,寻心恐怕是根本就懒得去理会灵力的特性。

“嗯!这样也好,反正有我们的保护,他们就算想要对琴里动手。成功的可能性也只是无限接近于零。”

虽然作为无限使徒,寻心并没有给自己加注来自于世界的保护。但是没有去用,不代表寻心不会用。决定之后,寻心立刻连接无限使徒辅助系统,给予琴里以世界的祝福。

“呼,这样一来,就算琴里站在原地不动,承受来自dem的私设部队的围攻,也会因为各种原因让她幸免于难。。。差不多刚刚好的祝福程度,再高些。就太不正常了。”

至于什么都不用做,围攻或对琴里有企图的生命全部因为不明原因武器炸膛,突发急病死去之类的祝福,寻心表示连自己都绝不会去用。那样的祝福。还不如说是诅咒。。。

完成对琴里的祝福后,上学的三人组也返回到家中。在刚进入家门时,三人就被围坐在一起的四位家长吓了一跳。要知道,寻心等人此时通常来说应该是不在外露的房间之中,而是处在家中运用空间手段隐藏的部分对世界进行修复才是。

除了天田麟以外的两人,实际上都是不清楚寻心平时都是在做什么工作。就算是已经了解到寻心是无限使徒的士道。也仅仅是知晓很少一部分情况。在士道的眼中,管理世界的无限使徒,每天应该都会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而今天寻心反常地停留在家中,让士道的大脑中开始了胡思乱想。世界末日,怪物来袭,星核即将爆炸之类的情况在士道的脑海中接连浮现,看向寻心的目光也因此变得略带惶恐。

“咳咳,士道,别大惊小怪,我和你们的母亲也没必要每天都去辛苦的工作,许多东西在家里都是可以处理的。”

随便找几个理由把自己停留在家中的原因糊弄过去后,寻心将三人叫到自己的面前,拿出了刚刚从星舰中传送来的手机。

“琴里,你今天是不是被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纠缠了一段时间?学校的教师可是为此特地向我打电话来通知。”

“诶!!!”

看到其他两人的反应,寻心暗地里叹了口气。果然,琴里并没有将有人找到她的事情告诉麟酱和士道,或许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份问题,但是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倾诉,寻心可是对此有些不满。

‘。。。不过,我也是类似的人呢。。。’

将仿造的通话号码向琴里晃了晃,寻心的脸色逐渐变得严肃。周围的环境仿佛随着寻心的情绪变化,转换成带有强烈压迫感的高压地带,甚至令三人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喂!心酱,不要随便降低家中的氧气含量啊!’

这就是让三人有喘不上气感觉的真相吗!!!

‘毕竟我现在不在状态,实在是想象不到应该放出怎样的气场让三人感到适当的压力。。。’

在寻心运用精神连接和耀月交谈的时候,琴里此时也陷入了慌张。确实如同寻心所说,自己被不知名的男人以有关于精灵的话题拖延了片刻。

‘我是精灵的事情。。。决不能让父亲知道!不然。。。’

对自己作为精灵的身份,担忧着寻心会因此排斥自己,所以琴里并不希望寻心知道自己的状况。可现在被寻心追问的情况下,琴里确实想不到什么方法可以打破目前的僵局。依靠自己的另一个强势的人格,琴里倒是有可能以不同性格的自我来解决现在的麻烦,可另一个自己的性格是在太过强硬,和父亲争吵更不是琴里的本意,而且。。。

‘唔。。。发带不在手上,没办法转换人格。。。’

虽然体内有着因为过去的火灾和士道的鼓励而诞生的另一个坚强的人格,不过日常温柔体贴的妹妹人格和四位活跃,独当一面的坚强人格之间的转换,可是需要士道所赠予的发带来进行。或许,用自我催眠的说法能够更加合适琴里的状况。发觉自己的发带还遗留在房间之中,琴里的脑中只觉得一片混乱,连寻心多次的问话都忽略了。

“。。。。。。琴里,你是想要接受来自你父亲我的,爱的惩罚吗?”

直到寻心的脸占据了视野的百分之八十,琴里才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转瞬间变得泪眼汪汪,位于身体两侧的长马尾随着其主人的心情低落逐渐失去了光泽。

“不,不是,父亲,我。。。”

“好吧。。。我大概明白你的想法了。”

出乎琴里的预料,寻心并没有给予琴里任何惩罚,也没有继续逼问有关于琴里与不明人士的关系。寻心只是轻轻揉动着与赤莲颜色相近的鲜红长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既然琴里你有了自己的主张,那我就不多加干涉了,家人之间的信任,可是非常重要的。记住这点,琴里!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相信着你的父亲,母亲,还有你的姐姐和哥哥。即便这太阳也有熄灭的一天,家人间牢固的羁绊也不会断裂呢。”

随即,家中的气氛顿时从沉重中解脱,三人顿时松了口气——因为刚才寻心调低了氧气含量,三人的呼吸受到了极大的困扰。

“那么,我们还是先来吃饭吧!今天你爸爸我可是做了以精制千叶豆腐为主料,试制作了千叶豆腐的宴席。快点去尝尝吧,不客气地说,我的手艺在这个世界上可绝对算是顶尖的呢。”

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隐瞒而露出丝毫不悦的神色,原谅自己隐瞒的行为,理解了自己可能有所难处而没有追究的寻心,此时在琴里已经充满泪水的眼中显得异常高大,与正午明亮的阳光相辉映的身躯,仿佛这个男人的心胸能够容纳世界一般广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