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大器宗_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冤家路窄

“奉道友,此处张灯结彩,甚是喜庆,看起来像是有事发生?”罗英看了看四周,说道。

“这个简单,稍后我们安定下来,找个人打探清楚就是。”奉余贤不以为然道。

罗英暗暗点头,随即默然与他并肩而行,走进了延山仙城。

此刻的延山仙城,已经充斥满了各方前来的修士,除了本土洞天,各方世家、国,把甲之内收集到的各式宝材汇聚到此,更有远道而来的客人,也把自己的珍藏取出交易。

沿街商铺,精舍阁楼,犹如凡俗之中的热闹城市一般。

不过两人一所见,绝大部分都是道境以下的修士。

这些都是各方巨擘们带来的随从,真正的巨擘,大多都潜隐在灵府中清修,一面等待真正的宝物出现。

不久之后,奉余贤见到一队联盟衣饰的巡卫经过,叫住他们问话。

这些巡卫也是见多识广,得体应答道:“此刻墟会巅峰尚未到来,需要到每月的月圆之时,才会举办盛大拍卖,两位前辈若是有意,可以到时候向盟中申领牒,以两位前辈的修为,可无条件成为贵宾。”

“原来如此,这墟会持续多久?”

“禀前辈,墟会持续足有一年,两位可以尽情在此罗万宝,如有任何需要,也可雇佣盟中执事代为效劳。”

“如此甚好。”

奉余贤和罗英闻言,都感觉满意。

“罗道友,我们在此人生地不熟,最好先找个地方落脚,然后打听此间规矩,再想办法加入这个修真联盟。”

打发巡卫离开之后。奉余贤对罗英说道。

罗英道:“道友之意是……”

奉余贤道:“无他,寻求庇身而已。”

见罗英似有反感,奉余贤劝道:“其实此事。我一直都有考虑,长久以来。一直漂泊零落,也不是个办法,我们总需要找个地方安定下来,才能修炼上进,那种在各处险境游历,逆天成长之举,毕竟只是少数大气运者才能做到,若是没有庇身之所和同游道友。孑然一身,岂能如意?”

“我知道,罗道友你性喜清净,但加入联盟之后,除了必要往来,其他更多时间,同样也可以清净潜修。”

奉余贤想要加入修真联盟,这念头不是一时半刻才生起,而是早已存在许久了。

就连在羡天界间,他都能够找来那牛魔妖神。一起对付李晚,可见平素也是喜欢交朋结友,结伴而行之人。但受困于羡天界的条件,他并无发挥余地,只能像个草莽散修一般,到处漂泊流浪,居无定所,直到来到这里,方才发现,这处地方就是自己修炼上进的理想场所,更可加入联盟。寻求庇身,获得诸多飞升前辈和道友的提携援助。将来无论遇到任何难关和劫数,也都有了依仗。

罗英沉吟不语。实则也是在考虑奉余贤所述。

修真界中,不乏闲云野鹤之辈,但除了真正实力顶尖之人,其他散修,都难真正闲散得起来。

他现在只有道境二重修为,在这高手如云的从天界间,尚还缺乏安身立命的本钱,如果想要能够在此立足,除了尽快修炼上去,就只有寻求势力庇身一途可走。

突然,两人听到远方城门传来一阵喧嚣之声。

随后,漫天金云涌溢,彩霞万丈,从天际传了过来。

两人停下交谈,转头看去,只见到,一辆金辇,正在徐徐飞至。

金辇前方,数条身披金锁的蛟龙腾云驾雾,金甲银甲,披坚执锐的力士开道,更有金童玉女随辇而侍。

一众人等,带着铺张的排场,踏云而来。

城中众人避道,纷纷抬头相望。

“看,是李长老的车驾……”

“什么?你说的可是前些日才刚刚加入联盟的李长老?”

“除了这位还能有谁?联盟中姓李的长老本就不多,如此风光体面的,也就只有他了。”

“听说这位李长老,一来就做了器道座,还得长老名位,果然不愧是能够在短短两多年修炼成道的顶尖人物,联盟对他的重视,也当真非同一般啊。”

“那是自然,李长老论器道技艺,就算与珍宝阁的苍火前辈相比,都能不落下风,还有本身的实力,也堪称道境重一流高手,更为难得的是,他现在才仅仅只有数年寿,今后的日还长着呢。”

“这岂不是说,只要他一直留在盟里,必定能够成就一方巨擘?”

“那是当然,你不知道,就算现在,他的槿山门都已经正式成立,还在槿山峰一带广纳门徒,招收弟,发展个千年,便有了在此立足的根本……”

在众人各自议论的时候,奉余贤与罗英两人,却先是惊讶,随即面露疑惑,继而渐渐变得凝重。

“罗道友,你听到他们说的了吗?这李长老,似乎是修真联盟的什么人物?”

奉余贤心中突然生起一股莫名的不安,好像来到此处,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将会降临一般。

但这种心血来潮的感应,只是一闪而逝,随即便又消失不见。

以他感知,一时之间,也无法确定那车驾中被众人谈论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罗英同样眉头紧锁:“那车驾中的气机,似乎……”

正当两人谈论时,金辇已经行至他们头顶。

这金辇当城而飞,乃是道境重以上高手和联盟长老的特权,其他各方修士,甚至巨擘大能,如果只得一二重修炼,都只能够老老实实地在地面行走,奉余贤与罗英同行,一时之间,也只能仰面而望,想要透过敞开的车篷,看清那辇上乘坐的,究竟是谁。

但他们只看到了一个一身红衣的老者身影,老者似乎也是一名道境重高手,但并非坐在主位,而是陪坐随行。

主位上的,是一个身着紫金宝衣的身影,面容被老者挡住,看不真切,但从气机来看,明显更加深沉浑厚。

突然,金辇转向一侧,终于把那主位之人的面容露了出来。

奉余贤和罗英也终于看清,那人的模样。

虽然隔着数里,且有庆云彩霞遮挡,凡人看来,只是一片璀璨华光,但这些却都遮挡不住道境修士眼睛,这一下,立刻便看了个真切。

“是他!”

那身着紫金宝衣的身影,赫然正是他们曾经在羡天界中,曾经想要袭杀劫掠的李晚!

当初他们为谋御天戎车,费尽心机算计跟踪,终得大高手联手围攻,但却没有想到,人不仅没能拿下此人,反倒叫他当场格杀其一。

若不是奉余贤和罗英见机逃离,恐怕也早就已经凶多吉少。

“李晚!怎么会是李晚!”

“他竟然早已来到这里,还成了修真联盟的长老?”

两人心中狂呼,原本因为山长水远来到联盟墟会的欣然,也像是...

被冰寒刺骨的冷水浇透,从头到尾,寒意陡升。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来到此处,竟然又再撞见了他。

更加不妙的是,此处地方,旁无余人,尽皆都是些道境以下的普通修士,他们两人站在街上,就仿佛像是黑夜中的皓月一般显眼。

“不好,他要发现我们了。”

奉余贤心中一紧,便见李晚似乎感应到了他的目光,转头看了过来。

隔着数里,他甚至能够看清李晚露出略带些许诧异的神情,而后,李晚面上浮现一抹诡秘的笑意。

……

天空中,李晚向下看了一眼,当即低喝道:“停!”

拉车的蛟龙正飞得欢快,但闻言还是急速骤停,摇头晃脑地当空刹住。

一旁跟随的,虽然都是些普通修士,当实力最低微者,也都已经拥有筑基修为,倒不至于慌乱,只是感觉有些疑惑。

“灵尊,您有何事吩咐?”

一身紫衣的田然飞抵辇前,躬身施了一礼,探询道。

虽然联盟配发了一大群侍者和随从给李晚,但李晚还是惯用自己从下界带来,以及槿山峰上提拔任用之人,因此,忙于其他事务的田然,也仍然要驾前随侍。

不过田然等追随者却不感觉辛苦,反倒认为是自己表现的大好机会,把上下打点得妥妥当当,也深得李晚满意。

“无事,你们在此稍等即可。”

李晚此刻,却是淡淡应了一声,也听不出喜怒。

田然心中一凛,随即明智地退开几步,不再多问。

李晚回看向身旁血衣老祖:“道友,下面有二人,是我往日仇敌,劳烦你出手将他们擒下。”

“下面二人?”

虽是在城池上空经过,血衣老祖早也感应到了下方奉余贤与罗英两人,但他知道,此刻正是修真联盟墟会举办,各方巨擘大能纷纷涌来的时刻,出现陌生的道境修士,正常不过,也没有理会。

但他没有想到,李晚竟似认识这两人,还称自己与他们有旧怨,要他出手擒下。

血衣老祖心中冷哼一声,暗感不满,但他此刻已经佯作投效,也不好明着拒绝。

于是,他面无表情答应一声,便从金辇中飞出,朝两人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