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大器宗_ 第一千零七章 筹谋

这番安排下去,想要见到成效,还需经过一段时日。

李晚也不急,反而因为这时候,又再一次临近从天墟会,把关注投到了此事上面。

不知觉间,自上次从天墟会举办,竟是四十九个年头过去。

算上路上花费所需,如果还想赶赴此间,差不多也该是时候考虑动身了。

“夫君,你想要再临从天?这会不会有些太危险?”

“从天界可不比下界,那里大能遍地,行事手段也迥异。”

萧清宁得知李晚打算,不禁带着几分忧虑谈及。

大能遍地,手段迥异,那是委婉的说法,实则是诸天间混乱无比,秩序堪比中古。

在那里,各方都是最上层的强者,如果认为对手弱小,可以被自己连根拔起,根本不必讲究平衡与制约,因此,敌对以**裸的搏杀居多。

上次李晚与苍火道人龃龉,苍火道人果断派遣血衣老祖追杀他,就是明证。

如果李晚在那里被人谋害,下界的一切,可就完了。

反过来,若是李晚一直在下界坐镇,四平八稳地发展,旁人奈何不得他,也不会对器宗限制太多。

此番天南器宗攻占地煞榜,全面扩大影响,灵宝宗却一直毫无动静,就是因为李晚已成气候,他们拿他没法。

“这个我当然明白,不过越是这样,反而越是需要在那里立稳脚跟,建立基业,如此才能够接引更多本宗影响上去,为今后道统兴旺铺平道路。”

“我去从天,所为者有三,其一是经营基业,建立人脉,其二。是得到诸天间的丰富宝材,突破灵宝宗在下界的封锁,其三,也是为自己修炼上进谋求机缘和资粮!”

李晚向萧清宁解释道。

“这些我都明白,可是,你真的要万分小心。”

“修真问道,长生逍遥,哪能太平呢?凡人看我等已经是顶天的人物了,可是到了诸天间,才知道自己渺小。”

李晚这是有感而发。

萧清宁的担忧不无道理。轻易踏出下界,步入虚空,的确要承担被人袭杀,针对的危险,好在这种危险只是初期才会有,等到自己逐渐出头,经营起基业,势力,就烟消云散了。

李晚对此行已经有一番谋划。上次修真联盟邀请他加入,他还在调查对方底细,没有轻易答应,此番回来。向各方人物多方取证,得知其确实是一个可以互助庇身的组织之后,已然萌生答应的念头。

而且上次李晚离开之前,也已经向姜世亨等盟中长老委托搜罗各种宝材。应当会有一些灵蕴宝材可以收获。

此外,李晚自己修为达到道境三重的瓶颈,越来越难以晋升。甚至连炼制血葫芦,青蚨母子钱等法宝的增长,都难以撼动,只能够指望更加精良玄妙的宝材,炼制更高品阶的法宝了。

现在李晚主要是依靠香火愿力,只要本命法宝道途的气运不灭,他可以不断累积资粮,提升上去。

这些年为了炼制青蚨母子钱,消耗了三十几年积累,但并不要紧,等上个几十年,或者把器宗发展得更加兴旺,就可以了。

所以李晚此番欲往从天,三个目的是相辅相成的,对他本身和器宗都有着莫大的好处,甚至可以说,欲要寻求突破,非去不可。

此时,天南器宗经过多年生聚休养,加之整个天南都在从魔灾恢复,已然显现一派繁荣兴旺之象。

“……元晶宝石一道,仍旧要继续大力扶持,促进发展,额定新标,宗内改制,也要趁机落实,这几十年时间,新一代的弟子都足够进入内院了,正是提拔任用的时机!”

在李晚授意下,萧清宁一边巩固修为,一边重新理政。

这些年,主要是验证前段时间的施政成果,天南新风蔓延,弟子门人逐渐适应,产生的效益是非常巨大的。

上一次,李晚带回来的灵蕴宝材,也悉数运用到了炼制本命法宝之上,成功炼就五十余件宝器品级的本命法宝,每一件本命法宝,都堪能增加一位结丹名师。

这里面有不少人,器道造诣和技巧都已经足够,但却受困于修为无法提升到结丹,无法成为名师。

但李晚这边,本命法宝,假丹之法,都为他们提供了旁门晋升的门路,一旦成就,至少也是位结丹前期的修士,用于炼制宝器,那是绰绰有余。

这些炼器师们不需要修炼其他与人争斗的法门,凭借法宝,就可以守护自身,拥有一定自保之力,而修为提升之后,原来的器道造诣更加精进,也容易成为被各方追捧的名师。

实力、身份地位、财富都有了,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而不是普通的散修和死士之流。

因此,器宗最近新增的结丹修士,质量都非常高,再由这些新晋真传把其他依附而来的人收拢,一人收上三五个客卿、供奉之流,就能够把宗门势力打理得井井有条。

炼器名师为宗门中坚真传,以他们为核心,各自独当一面,架构势力其实当世各方宗门,也是这么做的。

结丹境界,就是真传弟子,宗门的权利和功法秘籍,各种资源,都已经对他们全面开放,各位弟子,都是重要的人物。

通过管束这些真传弟子,等若是分封诸侯,掌控一方地界。

这不失为一种集约管束的办法,唯一的问题是,独当一面的人物多起来,人人都封赐灵峰,并不可行,器宗也只好退而求其次,把封赐灵峰福地的标准定得非常之高,除非有对宗门做出巨大特殊贡献着,或者晋升元婴之流,其他都不得轻易封赐。

普通的结丹真传,只能改封次等福地之流。

好在这些人的晋升,多赖本命法宝,这里面的宝材,技艺,统统都是宗门所出,他们本身也是相对平庸的人物,不像其他宗门的真传弟子那么心高气傲,难以控制。

他们的贡献暂时没有,反而还倒欠宗门不少,这些次等福地,就已经足以供应这些新晋名师。

结果这种大政实施几十年之后,萧清宁就发现了一个意外的好处,那就是所有权利尽归宗门,各峰和别院的力量相对较弱。

这是中央集权强势的表现,暂时可免其他宗门头疼的豪强世家,山头林立的问题。

不过既然成为真传弟子,必要的恩赐必须要有,不然他们对比其他宗门世家的修士所得,自己就会失落,而且也容易被同等境界的修士轻视。

萧清宁想出的办法,是把器宗新得之地分封,但却并不是像过去豪强割据一般分封,并且可以继承,而是流动管辖,灵活收发。

比如,有几位近些年新晋的结丹名师,就被萧清宁派到了宗门最新占据的属地,大月帝国,在那里开府设院,成为坊主、城主、谷主、岛主、院主之流。

从位格而言,这些与峰主也相近,对外宣扬是足够了,谁管你是不是真有灵峰还是怎的?

但实际上,这些都属于职位,而不是封赐,职位有任免,升降,甚至裁撤,大权尽归于宗门,这是千方百计限制世家门阀的形成,促进小家小业,资源流动。

这些都是大政,萧清宁和各位元婴长老们看得清清楚楚,但底下修士不知道,他们只知道与自身命运息息相关之事,谁谁新晋了,得到封赐了,提拔重用了。建立世家,成立门阀,分封割据,都无关紧要,自己过得好就行了。

因此,天南器宗,表现出来的是不同于其他大宗世家的清新活力,宗门实力和财富都在以非常可观的速度高涨,带动整个天南器道繁荣发展。

在这方面,萧清宁曾经做过细致了解,其他宗门世家,并不是没有这般的增长,而是大部分都被过分强大的门阀瓜分了,宗门反而只得其中微薄收益,有的时候,甚至是反过来补贴各方!

这就是所谓的尾大不掉。

不过,一个世家发展到掌控几十座灵峰,上百座灵峰,甚至能够与其他中小宗门相比的地步,尾大不掉,也属必然。

这个问题,就算意识到了,也很难以改变,已然成为不少宗门的负担。

这也是如今天南器宗要竭力避免的东西。

李晚让萧清宁整理这些,是为稳定后方,择日成行。

他此番准备前往从天界,可能要停留更长时间,不能让下界出现任何问题。

就在李晚为这一次从天界之行做着准备的时候,此刻的珍宝阁属地,延山洞天附近的荒星上,苍火道人也正在从一次修炼之中破关而出。

他端坐玉座,开口问道:“现在过去多少年了?”

侍立在一旁的弟子连忙答道:“禀师尊,已经过去三十六年。”

苍火道人神色微动:“三十六年……”

苍火道人是在从天墟会结束十三年之后闭关,略一推算,便知十一年后,从天墟会即将再次举办。

“血衣老祖找到没有?”

他想起一事,面色突然变得有些不快,凝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