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大器宗_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典礼开始

很快,典礼之日如期而至。

出于对李晚的看重,延山洞天上下,早已更换新颜,到处张灯结彩,仙音弥漫。

甚至在外域的星环处,都布满了吉庆的祥云。

到处都是装饰得华丽堂皇,气派非凡。

李晚也换上一身贵气的紫金宝衣,头戴古冠,脚踏云靴,坐在一架堂皇大气的精致仙舆上,由六条通灵的蛟龙妖兽拉动,飞翔在路上。

只见千百里间,祥云漫空,百万修士排云而立,守望着李晚的车架往典礼会场驶去。

姜世亨与李晚同车而坐,笑言道:“李道友,如何,我们的安排,可还过得去?”

“太隆重了。”李晚谦逊道,“李某初来乍到,便劳费联盟如此铺张,实在受之有愧啊。”

“李道友言重了,这次典礼虽然花费不少,但亦也是本盟实力的展示,除了庆贺道友加入之外,更有昭告四方,通传诸天的作用。”姜世亨道,“本盟沉寂已久,终得道友这般的人才加入,以后再器道方面,必定也将有所作为,到时候,还要请道友多多担待。”

“那是自然。不是李某自夸,事涉器道,我以此途成道,都有几分把握,如果联盟有所驱使,李某定当竭诚效力。”

李晚一方面表示了自己的信心,一方面,也是表明效力之意。

“诚如斯言,本盟定当如虎添翼!”姜世亨开怀大笑。

正当这时,会场内外,盟中修士,也在各自忙碌,进行着吉时来到之前的最后准备。

由于在场尽皆都是巨擘大能,除了必要的排场与门面,并不需要护卫之流,更多都是杂役执事和侍婢。招呼来客,歌舞娱宾。

整个场面热闹而不失清雅,喜庆却又不落俗气,各方宾客,也是赞赏之余,越发好奇。

“这次入盟的器道首座,究竟是什么人物,竟然受到修真联盟如此看重?”

“听说是下界来的小辈,不过,可千万不要以为修炼年月太短。就有所轻视。”

“那是当然,对方毕竟也是位道境三重的人物,在从天界间,也已经称得上是高手,更是鲜少得见的器道大成者,炼器制宝,得天独厚,一来就展示出了极其不凡的才能。”

“我也曾经听说过这位李道友的事迹,上次他与孟前辈比试技艺。硬生生地抢去委托。”

“这件事情,我也知道,那古蔺摇来摆去,甚是奸猾。最后还是叫他好运,得了一件上好秘宝。”

“这年头,有志不在年高,无谋空活万年呀。能从下界脱颖而出,也算是亿万生灵中的顶尖人物,根骨天资。智慧心性,都不可小视。”

“看来,修真联盟又要再添一位巨擘!”

……

“哼!黄口小儿,竟然也有如此排场,简直气煞老夫!”

就在众宾客笑谈议论的时候,殿上一席中,却也有几人在闷闷地喝着灵酒。

这几人,正是姜世亨曾经和李晚隐晦提及,游离于延山与珍宝阁之间,脚踏两船的器道供奉。

说话之人姓殷名昊,人称上昊道人,言至于此之时,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怨愤与不满,显然对修真联盟如此看重李晚大为光火。

他们同样为联盟中人,甚至拥有长老名位,但是当初加入之时的礼节,平素的待遇,都远远没有李晚隆重丰厚。

更重要的是,李晚一来就占据了器道首座,将来盟中分配宝材,接纳委托,都将优先于他。

他们长久以来把持盟中器道,对此自然是有所不满。

偏偏李晚本身也是修为实力足够的三重修士,接引入盟,给予礼遇,都符合联盟章程,几人虽然是盟中老人,但一时竟也无法提出反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姜世亨等人忙上忙下,各方打点,把这件事情定下来。

至此,入盟典礼都已经筹备完毕,如期举行,他们更加没有了阻碍的余地。

“看来联盟是当真下定决心驱除我们了,毕竟这千年以来,我们与珍宝阁的往来不少,早已经引起盟里不满。”

殷昊的身旁,一名发如红火的白眉老者说道。

他倒是对联盟态度更为看重,也担心联盟拥有了李晚这么一位器道大成者之后,会彻底摒弃他们。

“不满又如何?盟中器道一直不温不火,光凭一些破烂宝材和大路货色的技艺就想笼络我们,这不是笑话么?之前念在盟里心诚,诸般要求都能满足,我们留下来,也还可以说是各得其所,但到如今,连一个新晋的下界小辈都能压在我们头顶,留着下来还有什么意思?”

殷昊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猛然端起酒樽,把其中灵酒一饮而尽,环顾众人,冷然笑道:“依我看,还不如索性离开这里,投了珍宝阁去!苍火前辈修为高深,技艺精绝,也曾多次对我们表露招揽之意,我们若是投效,必定远胜在此受人排挤!”

“这……殷道友,你打算改投珍宝阁?”众人闻言,大为惊愕。

李晚加入修真联盟,令他们看到了危机是不错,但也还没有达到非得出走,改投珍宝阁的地步。

他们很清楚,自己毕竟也不是灵宝宗出身,就算加入珍宝阁,也未必能够谋取更高身份地位和更多好处。

既如此,何必还要背上改换门庭的名声,被人笑话?

众人怨望归怨望,可一时之间,还真没有这般的心思。

不过殷昊却似看透他们的心思,冷笑道:“各位道友,此时不投珍宝阁,更待何时?难道还要等着那小辈一步步紧逼上来,把你们逼到角落,无可奈何,才去改投?”

有人不平道:“不至于如此吧?他也只不过……”

可是话及于此,却又不由得讪然而停。

殷昊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那小辈一人不可怕,可若是加上盟里其他长老意思,便是整个修真联盟,都不待见我们了,你们当真以为,联盟如此隆重举办典礼,就只因为他一人?不,这还是做给外人看,也是做给我们看!”

几人闻言,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是啊,如此大张旗鼓,是要做给谁看呢?”

心中虽然有所不甘,但却又不得不承认,殷昊所说之事,极有可能发生。

现在不改投,难不成,到时候让别人来赶不成?

若真如此,那就真是名声扫地,面皮无存了。

“都考虑清楚吧,反正我是已经下定决心,这场典礼过后,就去提说!”

殷昊斩钉截铁道。

……

“吉时到,各位贵宾请!”

随着时辰的到来,李晚的车架,终于行至大殿的上空。

只见一片灿烂金光和华丽庆云之中,李晚笼袖而出,凭空踏立在那里,便自有一股雍容气度散发出来。

在场虽然巨擘满堂,强者遍地,但左右不过道境三重,而李晚修炼本命法宝道途,独辟蹊径,成就非凡,已然步入到难以捉摸的高深领域,自有高深修为法力,不亚于任何顶尖高手。

众人一看,顿觉闻名不如见面,果真不愧是短短两百年间便修炼成道的人物,如此气象风度,今后前程不可限量。

“李长老驾到!姜长老驾到!”

司仪朗声唱喏道。

“哈哈哈,李道友,请!”姜世亨开怀大笑,伸手说道。

“道友,请。”李晚回礼,便和姜世亨并肩而行,来到了殿堂门口。

一众等候在此的各方修士和使者,都迎了上来。

“李道友,有礼了。”

“见过李道友。”

“李长老……”

这里面,有各方派遣过来的使者,有盟中道境一、二重的修士,有各方的巨擘大能。

李晚面带笑意,一一回礼招呼,然后便在执事们的侍奉下,来到早已设好的香案之前,禀告天地。

姜世亨代表联盟道:“今日李道友以器道大成之身,入我道盟,为我道友,本盟特授器道首座,并长老名位,谨此以告,诸天共知。”

李晚也掐香上供,立约盟誓。

无非便是恪守盟约,信义为重诸条,待得礼毕,便收了香案,入殿与各方来宾互贺。

“李道友,恭喜加入联盟,何某在此有一礼,乃是诸天间星璇之气形成的结晶,还请笑纳。”

“李道友,此乃天地玄木之精髓,恭贺道友入盟大喜,从此精诚并立,风雨同济,共创辉煌。”

“李道友,此乃妖月魔皇之精魂,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李晚加入修真联盟,既已通告各方,办典相庆,各方送礼祝贺,也在情理之中。

这不单只是与他结下交情,更是趁机献宝落定,隐晦地表明求宝之意。

其中送上普通礼物的,是正常礼尚往来,收下即可,而一些价值达到了道器宝材品级,但彼此之间交情不到,明显不该如此重礼相贺的,便极有可能是将欲炼器的定金,自然是另有一番计较。

稍后李晚在从天界中安定下来,就要考虑,优先为这些人炼制法宝。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长长唱喏:“珍宝阁诸位道友到……”

众人看去,却见是一名紫衣金冠的道境三重修士,带着几人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