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无限的使徒们_ 第三百一十一章 奇怪的分身

ps:第四更,求各位读者的订阅打赏以及月票咯。

魔界的深处,两柄分别带着无法计数力量的大剑碰撞着,在由父辈留下的遗产——通天塔之中,两兄弟的力量得到了飞跃般的提升。习得了源自斯巴达的魔化能力,无论是但丁还是维吉尔全部能力都达到了魔神级,也就是伪十心级的程度。然而,或许是曾经伊娃因为恶魔的袭击受到重创,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的缘故。两兄弟在战胜企图夺走斯巴达之剑的雅克汉姆后,维吉尔的目光放在了但丁的项链以及失去使用者的斯巴达之剑上。

“斯巴达之剑没有完全觉醒力量的模样,看上去。。。似乎有些寒酸啊,你当时就是用这把剑在魔界打出魔剑士斯巴达的威名,还真是有够拼命的呢。”

打量着斯巴达之剑的寻心分身毫不在意旁边斯巴达的感受,直接把内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确实是和平常的寻心有极大的不同。若是正常的寻心,或许会在一些细节方面没有考虑周到,但绝对不会拿过去的事情来刺激其他人。口无遮拦,没有丝毫顾忌的分身,在寻心放出的分身之中确实少见。

“。。。9↗寻心的分身,和本体之间难道思维不是同步的吗?”

在寻心分身旁边的斯巴达也感受到了此刻寻心的分身性格与本体的不同,最近千年来被如此挑衅还是第一次。只不过,先不说两人之间的交情,真的打起来。站在斯巴达面前的可是寻心的空间系分身,能力理论上和寻心相同。以斯巴达的能力上去只有被吊起来打的可能。

“嗯,应该说。每一个空间系的分身,记忆和能力确实和本体是相同的。但是,在我们被分离出本体后,我们的思想便会从这一刻开始产生不同。每一个分身的想法根据时刻不同,当时本体的思考都会有所差异。我自然也是如此。。。不过斯巴达你可以放心,我和本体的本质是完全相同的,不必担心我会和本体闹僵。至于我想要做的事情。。。到时候希望斯巴达你,不要插手呢。”

斯巴达之剑上的封印,是由寻心和斯巴达共同完成的。除了斯巴达本人以外,想要使用这把剑的力量需要斯巴达家的血脉,两个蕴含庞大恶魔之力的项链以及强烈呼唤力量的精神才能办到引出全部斯巴达之剑力量。失去任何一个条件,斯巴达之剑就只是一把非常坚固,没有特殊能力的剑。其模样也会和完全体的斯巴达之剑有不少差异,除了没有形态变化的能力以外,其本身也缩小了很多,和但丁所持有的叛逆倒是有些相似。

此时的斯巴达之剑,也有着另一个被称为‘力之刃’的名字。当初斯巴达还是在魔界中苦苦挣扎的时候。运用恶魔之力制造的一把十分普通,和普通的低级恶魔所使用的武器无甚区别的魔兵器。当初高级恶魔们连看都不会瞧上一眼的破烂,如今展现全部力量的话,切裂星球都不算难事。斯巴达的过去若是写成一本书。大概堆满一个小型图书馆都不成问题。

现在重新回到战场之上,两兄弟的剑术都是出自于寻心和斯巴达的调教,啊不。是教育之下。血脉也都是传承自斯巴达与伊娃的血脉,年龄也几乎完全相同。距离出娘胎的时间也就不到一分钟的差距。武器上也没什么区别,叛逆之刃的其他效果在这场战斗中排不上用场。而力之刃没有解放为斯巴达之剑的情况下也只是一把能够和叛逆之刃对砍自身不受损的武器。而两人在通天塔中所收集到的其他魔兵器,在强度上根本无法与最初两人得到的武器以及父辈的兵器相抗衡。

因此,维吉尔和但丁的条件近乎等同,决定胜负的,则是两人精神上的区别。觉醒后的魔人拥有超乎想象的**再生速度,象征着斯巴达反叛自己出身的剑与象征着自身力量的剑都没有彻底杀死对方的方式。四肢被斩断,直接用恶魔之力拖回来接在原位就好。剑刃切开身体的瞬间,再生能力就已经将大剑切开的位置修复完成。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两人如同在切幻影一般,武器在各自的躯体上经过无数次,而身体却没有丝毫伤势存在。然而随着大剑移动喷洒的血液却又表明两人确实在对兄弟挥下武器。

但无论**再生能力如何强大,其基础终究是体内的能量来支付高速再生的消耗。而精神同样也是刺激身体产生能量的原因,在最终关头,只要稍稍有一丝迟疑,松懈下来的精神便会令能量的产生减缓而导致失败。最终,但丁抓住维吉尔的一个破绽,趁力之刃的速度处在最低点时赤手抓住力之刃的剑刃根部。趁维吉尔无法夺回武器之际,但丁的右手平端叛逆,随后暴雨般的刺击没有丝毫迟疑,维吉尔的躯体几乎是同时爆出三十余个喷血的伤口,将蓝色的长风衣顿时染成类似于但丁身上的红色长风衣。

‘。。。真是不应该让寻心你去教两个孩子的衣着品味,全都是自带修复效果的长风衣。。。’

厚重的巨剑贯穿身躯可不是什么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被分断,然后又急速修复的痛楚在身体各处蔓延开来。趁但丁将剑刃刺入腹部的一刻,经受无数锻炼的腹部肌肉勉强夹住但丁的剑脊,在突刺的力量下维吉尔被送出数十米远后单膝跪在地上。一直以来将任何敌人都击溃的手臂此时是何其无力,连武器几乎都无法握住,洁白的剑刃滑落在流水中,溅出已经被血液染红的水花。

“怎么了,就这点本事吗,维吉尔。”

自己的弟弟正在走来,作为哥哥,维吉尔选择了作为兄长的尊严而起身。面色丝毫看不出刚才还是被人用大剑几乎戳成筛子,但具体情况维吉尔很清楚,恶魔之力已经几近干涸,身体的再生速度已经放缓,外伤恢复的速度大幅减缓。这样的躯体,早已不适合继续战斗下去。

“力量,我需要更多的力量。”

这样催眠着自己,过去母亲死在自己的身边,将兄弟二人传送到安全地方的回忆重新浮现在维吉尔的眼前。是啊,力量,没有力量的自己,是多么让人痛恨。令人厌恶的无力感,又一次体会到了。为了不让无力感麻痹自己,维吉尔不顾身体的虚弱将力之刃重新握住,放在了右肩的上方。

维吉尔要做的事情,但丁理解了。对兄长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但丁将叛逆之刃放在相同的位置,摆出了同样的架势。几乎同一时刻,两兄弟踏出脚步,地面在两人的力量下顿时破碎,流淌在两人脚下的水流被脚与地面极高速的摩擦蒸发。对准但丁的头颅,维吉尔挥下了力之刃试图抢下先手,却被但丁提前看破了武器经过的路线。将奔驰中的躯体压低,维吉尔的剑紧贴着但丁的头顶而过,所造成的结果只有几缕银丝被切断。**所能发挥出的最高速度,还在全力挥剑处于硬直的情况下,但丁的剑紧跟着没入维吉尔的腰部,无物不催的大剑下一刻划开维吉尔的背部,甩出弧形散落的大片血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