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亿万总裁缠绵爱_ 第824章 输血

“好,小帅哥什么时候要呢?”

“现在就要啊。”

营业员小姐摸了摸他的头:“那好,不过需要等半个小时哦。”

“嗯嗯,没关系。”渣渣不是很喜欢陌生的触碰,侧了侧小身体,对着营业员小姐软声道:“阿姨,您去忙吧,我自己坐在这儿等就行了。”

“呵呵,好的。”

渣渣透过玻璃窗,看着蛋糕师傅一点点做出他想要的蛋糕,想像着妈咪看到蛋糕时高兴的样子,托着下巴笑弯了眉眼。

半小时很快过了,渣渣打开储钱罐底部的塞子,从里面掏出三百八十付了钱,提着比他还大的蛋糕出了西饼屋。

他礼貌乖巧的对着营业员道着再见,后者笑嘻嘻的对他挥了挥手,正要收回手,当看见路口处急转而来跑车时,吓得捂嘴尖叫!

吱——

刺耳急促的刹车声响彻初夏的夜空!

‘sophie’服装总店。

送走了又一个客人,宋佳佳喝了水润了润说干的嘴唇,对同事小敏抱怨道:“哎,现在的顾客越来越挑了,一件衣服都要考虑十几分钟才买,这样下去我到哪里去拿提成啊啊!”

小敏是个美丽的女孩,跟她一样在这里兼职,听了这话笑道:“也不是每个客户都这样啊,运气好遇到出手阔绰些的,提成的数目还是挺可观的。”

“啧,说是说这样说,这种天降馅饼的****运怎么可能落在我身上……等会儿,我儿子的电话。”

正说着,电话响起,这是小家伙专用的手机,平常为了节约电话费,他很少打。今天突然打电话来,让宋佳佳烦燥的心情顿扫一空,喜滋滋的接了:“渣渣,我的宝贝儿子,这么快就想妈咪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他的一字一句,顿时让宋佳佳如坠冰窑!

车祸?失血过多?输血?

一连窜不好的画面冲入脑海,宋佳佳脸色倏然变得霎白,电话里的男人还在说着什么,她无暇顾及,她只知道,她的儿子,她可爱懂事的儿子,出车祸了!

小敏察觉到她的失措,忙问:“怎么了佳佳姐?”

“我……”宋佳佳紧咬着唇,泪水一滴滴滑落,突然捡起包包奔出店门!

医院就在离服装店不远的地方,几百米的路程,她一路狂奔过去,泪水在风中滑落。

渣渣一定不会有事,一定不会!!

她赶到医院时,匆忙间撞上一个男人,她甚至没有看到男人一眼,就奔向三楼急诊室!

急诊室外,一个长相英俊眉目温和的男人紧蹙着双眉,显得几分焦忧。他紧抿着厚薄适中的唇,紧盯着急诊室。

许是宋佳佳奔跑的声音惊扰了他,韩少迟缓缓转身,看着面前这个清秀却一脸苍白的女子,如果说这个女人最美的地方,应该是那双猫儿似的大眼,只不过此时泛着泪水,缺乏了灵动,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木然。

居然是她?她就是那个孩子的妈咪?

她的眼神怎么这么陌生,难道不记得自己了吗?

韩少迟突然有一丝失落。

“对不起,我……”

手术室的门在他开口道歉之时打开,一名医生步伐急促的走出来,冲着韩少迟问道:“孩子的家属来了没有?”

宋佳佳立即上前双手紧握着医生的手臂:“医生,我就是家属,我是孩子的妈妈,我儿子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医生,求你快告诉我……”

医生被她摇晃的几乎站立不稳,看着情绪失控的人,韩少迟忙将她拉开一些,柔声道:“小姐,你冷静点,孩子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宋佳佳紧紧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渣渣还在手术室,她不能慌,千万不能慌……

医生道:“是这样,孩子头部受伤没有生命危险,但他胸骨多处骨折及骨裂,造成严重内伤大出血需要输血。但我们发现他是罕见的o型rh阴性血,现在医院的血库里已经没有这种血了,不过我们已经打电话叫别的医院送过来,但时间可能会有点长,所以才会叫孩子家属过来。”他看向宋佳佳,问道:“你跟孩子血型一样吗?如果一样,我们会选择从家属身上适当的抽取一些。”

这时候的宋佳佳已经面无血色,嘴唇一阵阵颤抖,她甚至无力站立,腿软在地,怔怔的瞪着手术室门。

她早知道渣渣血型罕见,所以她格外注意避免他受伤出血,可是现在……

“我……”

正当她六神无主心痛难当之时,身后传来一道清越的男声:“我是o型rh阴性血。”

恍如一道光芒照进宋佳佳黑暗的世界,她惊喜的转头望去,顿时呆住。

是他?

顾苏墨?!

韩少迟急急道:“你终于来了,快进去,孩子等着输血!”

顾苏墨淡漠的点点头,走向手术室时,低头扫了地上的女人一眼,只看到她漆黑的头顶和发颤的身体。

看这女人的穿着,不就是刚才在楼下急急忙忙撞了他一下的人吗?

不过他也只扫了一眼,便淡漠的移开视线。

对他来说,从来不会在陌生人身上浪费时间。

突然接到韩少迟的电话,说是不小心撞倒了一个孩子正在他名下这家医院抢救,失血过多需要输血,正好血型与他一样,所以要他赶紧赶来帮个忙。

因为韩少迟是他在b市交的唯一一个挚友,所以他的忙,他肯定是要帮的。

如果是旁人,他兴许还会好好思量一番。可是对方是韩少迟,说什么也要帮。

所以他来了。

直到手术室的门再度关上,宋佳佳才突然软下了身体,望着手术室,想到渣渣此时命悬一线痛苦万分,她的心,便空荡荡的无着力感。

如果,如果渣渣离开她了……她努力的甩了甩头,不敢往下去想。

“先起来吧,地上凉。”

韩少迟见她失魂落魄,脸色比死人还难看,意外她没有失控到失去理智的同时,也对她多了一份怜惜和愧疚。

那个孩子很可爱,昏迷的时候还不断的喊着妈咪生日快乐,一口口的血往外吐的时候,连他也觉得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