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亿万总裁缠绵爱_ 第798章 我把他甩了

“我把他甩了。”阿玄笑着,想起那天一片花海中墨钦失望痛苦的样子,心里一抽,语气却是没所谓:“他那个人啊,太难侍候了。想当年我掏心掏肺的跟着他只想他对我好一点的时候,他从不拿正眼看我一眼。现在知道后悔了,我却已经不爱他了。谁叫他那时候还想杀我来着!”

这话说的义愤填膺,仿佛她真的对墨钦恨之入骨一样。

南齐赞赏的点点头,表示很欣慰:“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我们阿玄这么漂亮又有能力,一般的男人根本配不上。那个墨钦啊,咱们不稀罕!”

“就是!”阿玄咯咯直笑,眼底划过一丝黯然。随即见南齐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她立即笑问:“南茗呢?”

“他在家里。这会儿估计去给村民们看病去了吧。”

两人说着话,渐渐到了村子里。

村民们看到南齐,都热情的上前来打招呼。南齐均抱以微笑。有些年青的小伙子,看到阿玄之后,立即春/心荡漾起来。

阿玄落落大方,冲着村民们打招呼。很多小孩子没见过外来人,你追我逐的跟在阿玄身后伸长脖子看,都觉得这个大姐姐真是美。

阿玄看着一群小孩子,想起当初跟墨钦说过想生宝宝的话,心下涩然。

走到门口的时候,南茗正从另一边回来,遥遥的就瞧见了两人,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一到阿玄面前,还没说话脸色就是一变,不由分说的拿起阿玄的手腕,凝神把脉。

南齐看了两人一眼,摇摇头离开。

南茗向来云淡风清的神情微有波动,明显不悦:“怎么回事?”

阿玄摆摆手,挣脱他的手,像拍着弟弟一样拍了拍他的肩,笑道:“不错,长高了啊,越来越英俊了。”

南茗不为所动:“说吧,别想瞒着我。”

“也没什么,就是颅内有几块小碎片,医生说手术风险大,我不敢冒险,就干脆来这里跟着爷爷一起隐世,安安静静度过下半生啊。”虽然只有两个月的性命……

这句话她没敢说,南茗虽然看起来永远都那么波澜不惊,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但是真要是有触及到他底线的事情,发起火来的南茗是相当恐怖的!

南茗睨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便走进家里。

这吊脚楼跟原来她生活的迷宫里的房子有些像,阿玄相当自来熟的找了间空房间给自己。打扫的干干净净,毕竟这是接下来她要度过余生的地方,不能太委屈了自己。

平常南茗也都有打扫,所以并不脏。阿玄三两下弄好之后准备出去,就见南茗伫立在门口,抱胸斜乜着自己。

“……怎么?想和姐姐来个重逢的拥抱?”

话音一落,南茗上前来紧紧将她抱住,叹息声在耳边响起:“为什么不做手术?”

阿玄知道再瞒下去没什么意义,便老实交待了:“如果能活着,我当然想动手术啊。可是医生说活下来的机率不足百分之五,如果不动手术的话,我就只有这两个月可以活。但我舍不得用这仅有的两个月的命去赌那百分之五的机率。万一死了呢,我就少活了几十天。几十天能让我好好回顾这一生呢。”

她倒是笑得没心没肺。南茗有些生气:“墨钦呢?他知道这些吗?”

“……”

南茗无语,松开她,自己坐到了床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你逃跑了?”

“……算不上吧。我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我在他身上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想最的留一点儿时间给我自己。”

“你撒谎。”南茗道:“你是不是跟他分手了?依照我对那个墨钦的了解,他应该不会死缠烂打。所以你回来了。”

猜得真准……

阿玄腹诽。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干脆全说了出来:“我不想像苏覃哥哥一样,那么悲惨的死在心爱的人面前。我也不想在最后死的时候,看到他为我伤心的样子。他会忘记我的,他答应过,就一定会做到。”

明明是她所希望的,可是为什么,当他说过会忘记自己的时候,心还是会痛。

南茗沉默半晌,道:“我会想办法救你。”

“你会开刀么?”

“……我可以学。”

阿玄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走过去,轻轻的搂住他,叹道:“小茗,没事的,谁都会死。我很高兴以后的日子有你们陪着我。”

南茗始终沉默。

阿玄松开他,自顾自的出了门。

沿着后院的小路一直走着,清晰的空气比城市要令人舒坦的多。从鼻端被吸进去,如同清水一样涤过心田,让人心情放松而愉悦。

她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轻轻笑了笑。沿着山路拾阶而上,很快就到了后山山顶。眺望着远方的山林,思绪渐远,遥想着山林之外的那个城市里的那个叫墨钦的男人。

“小钦钦啊,看来我们真是有缘无份呐,可惜我不信什么下辈子,要不然,下辈子许给你了也好,总是有个念想。”

随处找了块石头坐下,静静的坐着,一直坐到夕阳西下。

当最后一抹光消失在山林背后的时候,她才慢慢的走回去。

吃饭的时候,只有她和南齐。

“小茗呢?”她问。

南齐道:“去外面了。”

阿玄一惊,南齐又开口:“说是要救你。”

阿玄噎了噎,随即干笑:“您都知道啦?”

“不知道。”

“……”不知道你为什么拉长着一张脸啊!变戏法吗?!

阿玄低头扒饭,不敢多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难得她这么乖巧,吃完饭之后,南齐道:“不管剩下多少日子,千万不能让自己有什么遗憾。很多时候,你所认为的好,不一定是别人想要的。”

阿玄知道他在暗指墨钦的事情,便低着头不说话。

如果让墨钦亲眼看着自己死,她宁愿他忘记她。以后娶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生个小然一样可爱的儿子……

阿玄突然发现自己有当白莲花的潜质。但一想到墨钦以后左牵右抱的样子……

哎,不能想,一想真是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