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守望黎明号_ 第五十一章 风云流散

玉清真人站在蟠桃树颠,眺望向西岭的方向,她知道陆远一定在那儿,在她曾经练剑的地方。

“傻瓜!”

她亲眼看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魔焰,千军万马般的向着西南的方向合围而去!心中顿时觉得苦涩难当,眼泪都要掉下来。若不是陆远特意交代过,她几乎想抓起飞剑跟陆远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待到看到一道颖长的人影,自悬崖上后仰着一跃而下——明明知道陆远不会有事,玉清依旧心中大痛!随即转化为无边的忿恨!

这一刻,什么佛门心法,尽数被她甩在了脑后!

这时候,陆远交给她的“金莲心经”源源不断的运转起来,仿佛将一团火炭藏在心中一般!“金莲心经”讲究的便是守住心头一团明光——此处原本有两条路。第一条是身如槁木,情如死灰,只一点心灯闪耀!这是成佛大道;而第二条路,则是至情至性,杀伐如火,这个是斗战胜之道。玉清真人此刻的心头烈焰至纯至诚,让她直接踏上了第二条不同于佛门正宗的大路。只要接下来能寻一盏上古法宝,炼化成本命法宝,便能时时点明心灯,化作攻守一体的佛家红莲业火。

就在陆远飞入层云,西岭上万千黑线腾空而起,追逐陆远的身影远去时,她听见一个焦急的声音在树下唤她。“师父!呜呜呜~师父救命啊。”她一闪身下树,便看见新收的徒儿张瑶青哭得宛若泪人儿一般,一头扑进她的怀里。

“怎么了?瑶青。不是让你送客吗?”玉清爱怜的抱住小徒儿,摸摸她的头发问道。“是不是不舍得灵梦?放心吧,等她养好伤,师父带你去看她就是。别看灵梦的伤看着吓人,其实半点没伤到要害。峨眉派疗伤手段独到,这点儿最多两三个月便好。”以峨眉派的仙术,俗世的一些断肢贯穿伤之类的伤势自然并不难医。

玉清真人回来时原本就心情烦躁,又见到玉清观被齐灵云拆了小半。顿时勃然大怒!玉清观她住了几十年,一砖一瓦都是她亲手搭建,在她心中宛如家一般。更何况那坍塌的房屋中,还有陆远的旧日住处。这简直不能忍!你们峨眉住在这里尽管呱噪我也认了,但你们是不是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顿时玉清的面如寒冰,直接说慈云寺斗剑已经解除,出家之人不便留客,请徒儿张瑶青代为送客。实际上就是直接赶人!

何况这个时候,玉清真人已经知晓峨眉派算计她的事情,于是连客套一下都懒得去做。她大声的宣布完送客之后,转身便上了蟠桃树临高远眺,对那些前来道别之人一概拒之不理!以玉清真人如今的道行,自讨修行不能与苦行头陀相提并论的,还真不敢记恨玉清真人如此怠慢——修行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呜呜呜~好痛!师父,我的胳膊断了!”张瑶青哭诉道。玉清听见小徒儿的话,顿时大吃一惊!她伸手在张瑶青的肩膀两边一划。两条衣袖齐根而断掉落下来,露出张瑶青两根粉雕玉琢般的臂膀。她看见徒儿的左臂上又黑又青!上面手印凛然!内部更是筋骨具断,这条胳膊竟然生生被废掉了!

“谁敢在我玉清观伤人?!”玉清顿时勃然大怒!

她不用张瑶青说,一闭眼便连上了蟠桃树。蟠桃树的结界覆盖全观,一切在玉清观内发生过的事情全部无所遁形!不用张瑶青哽咽着说明,玉清真人在“记录”中,便清晰的看见——当小徒儿张瑶青想要与受伤的陆灵梦道别时,却被齐金蝉拦着大骂!张瑶青吵不赢痛哭,接着却又被陪着齐金蝉的朱文狠狠推了一个跟头!那伤势,正是朱门下狠手造成!

“哈哈!好你个峨眉!”玉清怒火烧到了极点。表情反而愈发冰冷。

她用陆远教给她的武者手段,快速的点了张瑶青胳膊上的几处穴道,帮她定住血脉和减轻疼痛。随即将张瑶青抱进怀里,低声说道。“瑶青不怕,看师父为你报仇。”她说话越是平静,便越是吓人。随着玉清的言语,及腰的长发漫空飞舞,宛若神魔——这一刻,当年威震江湖的那个“玉罗刹”又回来了!

玉清真人抬头朝天一瞥。一紫一粉两道剑光便自她身后冲天而起,向着远方呼啸而去!

“小青儿莫怕,师父先为你疗伤。”玉清真人抱着张瑶青低声安慰道,她的手伸进乾坤袋中,取出一丸带着金属色泽的丹药来。“师父这里有你师公留下的灵药,接筋续骨,奇妙无方。”

听到手臂不会残废,张瑶青带着眼泪笑出声来,很是娇憨的说道,“师公真好,真想见见师公。”不过当她看见那比李子还大的药丸时,巴掌大的小脸儿顿时又苦了下来。小孩子心中赤城,有什么事情全都写在脸上,玉清看着她,性情便好了很多——然后,对峨眉的那帮二代益发的痛恨!

她听见瑶青小声的说道,“师父,这,这么大,怎么吃啊?而且,苦不苦啊师父。”小孩子都是害怕吃药的(未来他们就会知道,还有比吃药更可怕的!打针。)。

“你师公会来探望你的,而且还会带礼物。这药丸不是吃的。”玉清摸着她的头发说道,将金属药丸按在她的伤臂断骨处。只见金属药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剥啄缩小,碎裂的外壳化作金属烟雾,渗入张瑶青的玉臂之中。“疼!”撒娇说道,玉清只能再使出摸头**。这药丸她试过,那种接骨时的疼痛在她来说,自然不算什么。

“师公还会给我带礼物吗?师公真好。”

但小徒儿这是一生以来首次受这么重的伤,正是对长辈依恋万分的时候,受不得半点委屈,这时候千依百顺就是。

纳米机器人对于物理创伤有奇效,清理死细胞,对撕裂处进行纳米手术。无需任何药剂便能将肌肉、骨头连接并恢复原样。几分钟后,金属气体从肌肤渗出,重新回到金属药丸之中。除了色泽暗淡一些之外,金属药丸与原来的大小、外形毫无分别。

玉清拿手帕在徒儿的创口上一抹,擦去血污之后。下面粉嫩平滑,再看不见半丝伤口的痕迹!

“我最喜欢师父和师公了!”少女如此宣布道——如果她知道,所谓的师公就是那天差点儿插了她一剑的恶棍,不知会做何感想?

*****

成都府外。百十人来到南门外。

知道自己下手太重、又闯祸的朱文,一路上心情始终惴惴不安,深恐玉清师太追上来找她的麻烦!而齐金蝉一路上小声的安慰着她,两个人故意贴近嵩山二老朱梅和白谷逸的附近走着,却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隐瞒下来。他们想的是。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就好。等回到峨眉,派人悄悄的送疗伤圣药给张瑶青治疗手臂便是。

朱文嘟着嘴跟齐金蝉抱怨着:“我怎么知道张瑶青刚刚开始修行,竟然连锻体期都还没到!我根本没使力气……最多三成力。她怎么就伤了!”口中依旧不依不饶。却怎么会去想张瑶青还不过是刚开始修行的凡人,怎禁得住她那一抓,断一根手臂都是轻的……好在仙家灵药众多,这不算什么重伤。

齐金蝉自小与朱文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自然向着朱文说话,说那伤势看着可怕,估计八成没有多么严重。何况两人至今还在为被赶出玉清观而耿耿于怀,他们更担心的是张瑶青去想玉清真人告状。然后玉清真人像他们的长辈告状。

眼看着前面就是成都府城,两个人悄悄对视一眼,齐齐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只听见“小心!”、“蝉弟看身后!”、“朱文快躲!”无数人齐声乱吼——但说这时那时快,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就在朱文和齐金蝉怔忡莫名之时,便两道剑光自身后夭矫飞过,随即二人的左臂齐齐传来剜心刺骨的剧痛!

“啊啊啊~!”沧浪一声,他们的两条胳膊被飞剑齐根砍断!

“玉清真人!你这是何意?难道要真与峨眉为敌不成!”白谷逸认出那双剑正是玉清师太新得的飞剑,顿时感觉要气疯了!玉清真人居然放飞剑偷袭,砍断了峨眉掌门公子。和自家师侄(朱文的师父是餐霞大师,玉清的师妹)的胳膊!

“一报还一报!”飞剑悬在空中,玉清那玉缶撞击般清亮的声音凭空响起。“他峨眉掌门公子和媳妇敢断我徒儿一条胳膊,留下他们的胳膊天经地义!”最后她狠狠的补充了一句。“你峨眉要是不服,让齐漱溟亲自来!我正好想领教一下妙一真人的无双家教!”

“你!”白谷逸双目圆睁,气得怒发冲冠!不过这怒火确是对着齐金蝉的!老头儿转过头来,一头苍白的须发怒冲冲的张开,恶狠狠的瞪着齐金蝉,“你们竟然打断了张瑶青的胳膊?!那可是你们的……战友!”

“我。”正痛得大哭的齐金蝉哽了一下,忽然混赖的大喊大叫道,“你什么意思啊?!现在是我的胳膊被砍断了啊!你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不说,还要说我不对!你到底是那边的?!你还是不是我们峨眉的人!”

“金蝉!”背着陆灵梦的齐灵云慌忙向这边飞来,急切得想要阻止齐金蝉乱说话,可惜为时已晚。

听见他的话,白谷逸就仿佛突然老了几十岁一般!他摇摇头对齐灵云和齐金蝉嘿然说道,“峨眉派,嘿嘿~,好了不起啊!老白还真高攀不起!从今以后,你们峨眉走你们的阳关大道!我老白走我老白的独木小桥!”这话已经等于绝交!周围听见的人无不骇然。那些助拳损失惨重的,看到白谷逸的样子,更是油然而生一股兔死狐悲之感。

“对不住了,朱兄。”他转头对朱梅抱拳,“惭愧,我白谷逸有负所托!”矮叟朱梅黯然不语,他与白谷逸相交上百年,白谷逸是唯一不嫌弃他性格刁钻古怪的朋友!他又怎能看不出来白谷逸说这话的时候,确实已经心灰意冷,不可能再留得住。其实,自慈云寺斗剑以来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接踵而至……如果不是将来青城开府还要仰仗峨眉,他也想像白谷逸这般一走了之!

最后,白谷逸再对着玉清的飞剑再一抱拳道,“玉清道友,你我俱隐居成都,算得上邻居。请最后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瑶青的伤势,我老白必有交代!而且我老白也在这儿说一句话,这次是峨眉理亏!凝翠崖如果敢找真人的麻烦,必须先过我白谷逸这关!”

言语掷地有声,铿锵作响!

“不必!”玉清的声音清冷的拒绝,随即紫竹和桃木二剑破空飞去。竟然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再多说一句都懒得搭理。

齐灵云急急忙忙的掏出灵药,为朱文和齐金蝉将断臂续上,又使个手法让二人双双昏睡过去。她焦虑的站在人群中,却不知道该怎么化解才好——在心中,已经千万次的后悔带齐金蝉出来!

剩下的众人望着那划过天空、渐渐远去的两道彩虹,知道从今以后,玉清观怕是将要与峨眉形同陌路!不仅如此,玉清真人和餐霞大师这对同门师兄妹,可能也要起隔阂。这一切的起因竟然是几个熊孩子,真是让人无语……

想到这儿,许多人不胜嘿嘘,竟然有种此次慈云寺斗剑颇为不值当的感觉。看着夕阳西下,人人心情萧索。来助拳之人干脆在成都南门之前话别,三三两两或掉头向南,或穿城而过,大批人马就此散去。

峨眉诸小勉强不失礼数的与众人道别,能感觉到大家言语之中,少了许多尊重。

夕阳之下,穿云叟白谷逸已经渐渐走远。只能看见他佝偻着脊背的背影,好像一名风烛残年的老者一般,蹒跚着没入黄昏的阴影。

——————

ps:大章。会每天多更一些,争取将昨天补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