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亿万总裁缠绵爱_ 第782章 因为你是我老婆

男……朋友?!

阿玄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我男朋友!”

墨钦气的吐血:“你知道什么是男朋友?”

“知道,鉴任哥哥都告诉我了!”

墨钦心里颇不是滋味,原来自己的女人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惦记上了。他终于体会到了大哥慕城的心情。

简直想杀人啊!!

阿玄不知风雨欲来,抱着百里鉴任的胳膊亲热的蹭啊蹭,撒娇卖萌全玩了个遍,百里鉴任笑得花儿似的,眼睛弯成了月牙,任谁看去都觉得他此时很开心很得意。

“够了!”墨钦陡然一声大吼,惊的院里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阿玄无辜的眨眨眼:“小钦钦,你说什么?”

那清透的眼睛不含任何阴暗,就这么明晃晃地望着你,任谁都无法去谴责她。况且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让墨钦有多么心塞。

墨钦想,自己迟早被让她气出脑溢血来。想想以前的阿玄,心里又是一痛,什么怒气也没了,老老实实的牵起阿玄的手,一把将人拉进怀里,睥睨着百里鉴任,一言不发,只是那眼神充满的不屑。

百里鉴任抖了抖小身板,却不甘示弱,努力的挺起小身板。

墨钦拉着阿玄走了……

“喂喂!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阿玄是我的!你、你给我回来!姓墨的!!”他反应过来之后墨钦已经带着阿玄走远,只能气得跳脚。

来到房间,墨钦闷不作声的坐着,阿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来来回回的走,然后又转着圈的走,时不时晃到墨钦面前,伸手在他面前挥挥,见他还是不说话,委屈的蹲在他面前,眼巴巴的瞧着他。

“你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

“哪里错了?”

阿玄吸了吸鼻子:“你说我哪里错了?”

墨钦心里堵了堵:“你不是知道错了吗?”

“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你承认自己做错?!

墨钦无语,随即忍不住对比,道:“我和那个百里鉴任,你更喜欢哪一个?”

要是以前的墨钦,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可是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阿玄了,从来没有人让他这么费心过。他更是无法想象,阿玄当年,是以什么心态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

自己总是冷脸相待,但是阿玄从来都是那么热情,不管自己怎么对她,她却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掉一滴泪。

那个时候的阿玄,娇傲艳丽,他和阿玄,何曾想过她会变成这样?

墨钦终是不忍心,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腿上,拭去她的泪,柔声道:“别哭了好吗,我没有怪你。你什么都没做错,是我错了。”

错不该忘记你已经不是当年的阿玄……

“可是你生气了啊!”阿玄的鼻头通红:“我不想小钦钦生气。”

墨钦大喜,阿玄能说出这话,就证明他们的关系还是前进了一大步的。某人满足的抱着阿玄又啃又亲,直把阿玄吻的小脸通红不能呼吸。墨钦才肯放开她,将她楼在怀里一刻也不想放开。柔软的身体在怀里,令他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小钦钦?”

“嗯?”

“为什么你喜欢亲我?”

“因为你是我老婆。”

“哦。”阿玄似懂非懂,怔怔的看着墨钦,由衷的道:“你长得真好看!”

墨钦谆谆善诱:“你是我老婆,所以你不能和除我之外的男人在一起,知道吗?”

阿玄认真的想了想:“那鉴任哥哥呢?”

“不行!”眼见阿玄的泪光又在闪,墨钦无奈:“看到你和别人男人在一起,我会吃醋。”

“吃醋?”阿玄晃了晃脑袋:“你为什么要吃醋?醋好吃吗?”

墨钦咳了声,好笑的捏了捏她的鼻头:“就是不高兴的意思啊傻瓜。”

百里鉴任发现,等到阿玄再次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刻意的隔了一米的距离。他进一步,她退一步。

“……”百里鉴任相当受伤,看到墨钦眼神里藏不住的得意,他顿时明了:“你对阿玄说了什么?”

墨钦冷淡开口:“与你何干?”

“……”

墨钦转头对阿玄说话,声音柔的都能溢出水来:“我还有事要处理,晚上再回来,不要坐在门口等我了,知道吗?”

阿玄想了会儿,才说:“好。”

某人心里顿时抹了蜜一样甜,连带着看百里鉴任的眼神都友好了一些:“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百里鉴任冷哼一声扭开头。

墨钦对司机招呼道:“去开车。”

司机从头到尾都努力把自己当成透明人,这会儿听到命令赶紧跑上前。

墨钦离去看,看了眼孤儿院里的阿玄,那笑像染了阳光一样,灿烂夺目。

“喂,事情办的怎么了?”

“当家,对不起,让他们跑掉了两个。”

墨钦不急不徐的道:“对不起?你觉得我需要的你是的道歉?传我的话,让所有人出去,务必今天之前把人给我找出来!生死不论!”

说完便挂了电话,车厢里一时静得出奇。

司机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就见他也正望着自己,眼神冷厉,全然不是孤儿院里那个与孩子们打成一团的人,更不是那个为了讨好一个女人而不断的挑战底线的人。

这个人,是黑暗帝国的二当家!

墨钦问:“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当家很厉害。”

墨钦不置可否,心里莫名的不安。那个头目虽然死了,但是势力盘根支节,虽说树倒狐荪散,但手底下难免会出现几个衷心耿耿不怕死的人。

所谓斩草不除根,必定会引来祸患。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软的,不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否则也不会与阿玄走到这种地步。

想到阿玄,他脸上的神情柔和了些,直让司机惊讶不已。

来到一处酒店房间,四名保镖替墨钦将门打开,墨钦一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东西翻倒的声音。一道人影笔直的朝他冲过来,还没到他近前,就被旁边飞出来的一脚给踢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