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守望黎明号_ 第二十七章 待你长发及腰

感谢友k、绯苍之音、沉默的下潜、蒙古提督、晓書蟲、半贤之人、怎么就被系统永久禁止登6、洞baihu、进击的三爷、李知福、新动火星人、神弦月、andeon先生、*魇魑*、梦里徘徊天上飞、yoo7慷慨打赏!

“你快点儿搬走!”玉清神色慌张的冲了进来对6远说,“快走,我师父优昙神尼来了!”

“啊!?”6远果然被吓了一跳,他从蒲团上跳了起来急忙问道,“怎么事?你师父怎么知道咱俩的事情了?”

“我师父她是从不对!咱俩没事情!”玉清真人这才反应过来,又被这个可恶的家伙占了便宜,随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其实她刚刚接到飞剑传时,确实很慌张,脑袋一懵就来寻6远了。不过随着6远这么一打岔,她也醒悟过来。只要两人行得正、做得直,坦荡无私,哪怕被师父知道似乎也没什么。而且修真世界与普通人不同,偶有男女修士结成道侣也是常有的事,并不限于和尚、尼姑的身份。

“还不是因为你赖在玉清观一住便是一年!我就算去跟师傅解释,可孤男寡女、瓜田李下”

玉清脸色微红,住口没有继续说下去。这种事情,6远刚来一个星期的时候说没问题,一个月后再说便有些晚了。如今一整年的时间过去,如果真的生了点儿什么,连孩子都生下来了。再这么说,果然有假撇清的嫌疑。玉清闭口不言,心中暗恨,怎么今天自己做事情这么乱七八糟的。

她却是没想明白,恰是因为要6远离开这件事,才让她心乱如麻、进退失据。

“玉清,话说你师父为什么忽然要来这里?她老人家不是应该在百花山潮音洞隐居吗?”6远一边手脚麻利的收拾禅房里的物品。一边有些郁闷的问道。房间里的东西让他一扫而空,虽然平时没什么6远感觉。但这一年间,玉清看到他房间里缺什么,都会记住并帮着添置。尽然积累了极大的一堆。这些男人用的东西当然不能留下,徒给玉清真人招惹麻烦。

“还不是因为慈云寺斗剑的事情。”玉清无奈的说道。对这次正道、旁门、左道三派斗剑,正邪两道都非常重视,几个月前便光约人手向成都汇集。邪派的都聚集在慈云寺,而正派人物多居住在城内客栈。

什么斗剑之类的玉清真人本不想参与。

但是这次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峨眉派诸多前辈不约而同的将二代弟子派来成都。其中还有她的师侄周轻云,由不得玉清不出面当这个保姆的角色。“原本那些少年人喜爱府城繁华,多聚集在成都府内玩耍。可这几日,慈云寺那帮邪派人物蠢蠢欲动,在城内多行不义,闹得太过厉害。

大都督李定国下令锁城,整个成都府如今刀兵森然。李大将军民声甚好,我们不欲峨眉的晚辈与李大将军生冲突,因此主动撤出成都府。峨眉派在城外落脚地有限,只能选我这穷乡僻壤般的地方暂住。”

当然。玉清没说的那部分,峨眉派那帮熊孩子也不是什么省心玩意儿就是了。

老6目瞪口呆,这才想起来这事儿自己还参与了最近成都府越来越乱,6赭石只能献策,调兵入城,结果却坏了6某人的好事。“玉清观如仙境一般,我只担心会被那些家伙污染,说什么穷乡僻壤!”6远很是无语,感情这个事情也是自己搞出来的。唔,我的身债肉偿计划。似乎又要向后延期了。

不过他的马屁,玉清却颇为受用。

“师兄无需挂怀,最多到五月就会正式斗剑。等这场热闹完了,你、你若还想来暂住。我也拦不住你。”看到6远毫不犹豫的点头,玉清心下欢喜,随即又说道。“知道你讨厌别人碰你的事物。玉清观内地方宽敞得很,你的房间我会封闭起来,不会让别人住这里便是。”

“那敢情好,”6远的手指飞快的在玉清的手腕上一点。调笑道。“这个也是我的,也不能让人碰。”6远那一碰,让玉清真人的心跳都漏了几拍。

她恍然想起前年的时候,万妙仙姑许飞娘曾游说她嫁给毒龙尊者,被她干脆的赶了出去!玉清真人当年出身旁门,后来才投入优昙大师门下,因此与过去的朋友还有些联系。那万妙仙姑许飞娘是五台派混元老祖的妻子,因为峨眉二次斗剑时,五台混元老祖被峨眉派偷袭而死,因此她一直对峨眉怀恨在心。

许飞娘表面上装作与五台派撕裂关系,一心与峨眉派诸位交好。其实私底下一直积极串联各个旁门人物,欲谋峨眉,利用玉清拉拢毒龙尊者也是计划之一。只是玉清真人拒绝的非常坚决,甚至不惜以断交相向。许飞娘以为玉清是向道之心坚定,当时玉清自己也是那么以为的来着

玉清摸着被6远碰了一下的手腕,心神恍惚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如果她知道某人居然打的是“身债肉偿”的主意来接近她,不知道会不会追杀6远一万里!

6远也不磨蹭时间,他将东西卷入乾坤袋(入乡随俗?)之后,便跟着玉清一起出了玉清观的后门。两人沿着桃林走了快两里路,看到玉清始终不说话的陪他走下去,6远只能先停下来。“真人,暂时就送到这里好了。你观里马上要招待客人,想必需要准备的事情还有许多。等过了五月,我再来玉清观便是。”

“你,你接下来驻锡何处?”玉清似乎想起什么的问道。

听到她问,6远哈哈一笑。“就等着你问呢。你说我去哪里啊当然是慈云寺!你知道我有多讨厌朱梅那厮,能光明正大的再打他一顿,我可是非常期待这次斗剑!哈哈”

玉清气得瞪大了双眼。要知道此次慈云寺斗剑,旁门左道的大本营就是慈云寺!哪里到处都是奸邪淫诡之辈,哪有什么好东西!玉清不在乎6远加入那边的阵营,但她很在乎6远去跟那些腌臜人混在一起她知道那些人有多坏万一6远被带坏了怎么办?!

“不许你”

可惜不等她说什么,6远已经笑着遁入桃林,飘然远去。

远远的。一阵熟悉的歌声传来

“待你长及腰,不当尼姑可好?

待你长及腰,闯荡江湖可好?

双剑荡开层云,晴空碧海现青宵。

策马江湖一万里。桃花深处佳人笑。

待你长及腰,我来金屋藏娇”

最后一句,歌声在桃林中袅袅徘徊,声音远去几不可闻。

玉清真人站在原地,望着夕阳下茫茫的落花。形只影单的站在山坡上眺望。山风吹起时,她忽然伸手摘下了自己的冠,长如乌云般泼洒下来。几个月前剪掉的秀,如今已离腰只差寸许

“那人是谁?”一个看着比玉清年纪要大一些的中年尼姑,飘然出现在玉清真人的身边。她衣着也做比丘尼状,但是全身上下皆是布衣,要比玉清和6远这两个人朴素得多。而且她实打实的落受戒,是真正的出家人。头戴僧帽,手持一柄拂尘,颇有出尘之意。虽然中年尼姑的年纪看起来比玉清大不了几岁。但双眼却沧桑无比。

“师父。”玉清略显慌张的连忙行礼道,却不知该如何答刚才师父问的问题。她师父洒然一笑,伸手取过她手上的头冠,重新帮玉清真人束好,不再追问。

这个中年尼姑正是玉清真人的师父,百花山潮音洞神尼优昙大师,当世有数的高手之一。6远一听老尼姑,心中第一个浮现出来的是灭绝师太的形象,因此落荒而逃。其实真正的优昙大师气度井然,为人温和。是不得可多的修行前辈。峨眉担心此次慈云寺斗剑小辈损折太重,特意请求优昙神尼出山来成都压阵。

优昙大师却不过情面,加之斗剑战场在成都,自己的弟子和徒孙一辈都有人参加。她也确实放心不下,因此便赶了过来。须知虽然卦象上显示,此次慈云寺斗剑峨眉派有惊无险,还会大获全胜。但是所谓“尽人事以听天命”,如果人事都不尽,以为有了天命就万事大吉。那么天命也不会按照你想象的来。

“咦这是你新寻的飞剑?”帮玉清整理鬓角时,优昙神尼也注意到玉清真人并没有携带她那惯用的修罗金刀,反而背着两柄异常好看的飞剑,非金非玉,材质温润。

“等等!这剑居然是新铸的?!”优昙神尼的目光锐利,见识尤为渊博。她一见到飞剑便思索来历,可遍寻记忆也没能找到这两把剑的出处。加之辨认出其中一把剑的材质,与玉清观中的蟠桃树完全一致,顿时有了模糊的猜测。

“正是弟子新铸的对剑。”玉清真人解下双剑,捧着递给优昙大师,“还请师父品鉴。”

“好剑,真是好剑!”优昙大师一接过双剑,感受到剑上面的勃勃生机,顿时便动容的说道,连脸上的光彩都多了几分。“此剑不在峨眉七修之下!如果双剑合璧,哪怕与佛门第一剑南明离火相比,恐怕也毫不逊色!”优昙大师拿在手中左右端详、赞叹连连,“尤为可贵的是,这是新生的飞剑,完全是按照你的修为量身定做!此等机缘可遇而不可求,须知你是初代剑主,又与此剑分外契合。一旦你修为有成,可携此剑飞升仙界!”

在蜀山中,不知道有多少著名的飞剑,是因为与剑主不够契合,不得不在主人飞升后被遗留在凡间。像著名的紫青双剑、南明离火、七修剑等,莫不如此,都属于是前辈修士遗泽。天道飞升艰难,如长眉真人那般**飞升已是极难,再带着法宝兵刃飞升的,可以说封神之后屈指可数。

那些上古飞剑虽好,但后人并不能完全获得飞剑认可,自然也就无法挥出最大的威力。相比之下,反而是按照剑主的特点量身锻造的飞剑,才是修行者最合适的兵刃。只是方今天下,铸造极品飞剑的天材地宝固然可遇而不可求,能铸造极品飞剑的铸剑大师更是彻底绝迹!甚至铸造极品飞剑的技术还有没有传承,都不为人知。

如今一眼看到新铸的极品飞剑出现在眼前,哪怕是优昙大师也不由得动了凡心。“玉清,不知这位铸剑大师人在何处?可否为为师引荐一下?为师藏有一块上古玄真磁铁,希望能借妙手锻造一柄短剑。”

玉清嫣然一笑,指着6远远去的背影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他啊。”优昙大师一直在夸“那位铸剑大师”如何如何了得,玉清像喝了蜂蜜一般甜到心里。

ps:这个“长及腰”是我随手写的,求放过不挑刺。

ps2:已经脱离危险区域,感谢大家投票!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