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侠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典小说 | 历史小说 | 现代小说 | 外国小说 | 童话故事 | 侦探小说 | 军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科幻小说 | 全文
背景:

字体:

亿万总裁缠绵爱_ 699.第699章 结果如何

当时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守护者的四位长老毫无预警的将慕城压制住,四人各站一角,将慕城围在中间,也不见他们做什么,一股锥心的疼痛忽然传入脑海,令慕城差点晕厥。

“啊!”他终于忍不住大吼出声,可是陡然拨高的声调在最高处却又仿佛被人硬生生的掐断了一样,猛然止住!

慕城紧咬着牙,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被人一点一点的从身体里拉的抽离出来。剜肉剔骨般剧烈的痛楚令慕城连痛呼也没有声音。

那痛的剧烈,无处发泄,直到一丝丝血珠通过毛孔渗出来,即使别人看起来慕城的样子格外恐怖,但是此时的他,浑身却是无比的舒爽。

消失了这么多天的力气倏然间回到体内,不断的找着发泄的途径,那在体内也不知道是在哪一处的魔戒蠢蠢欲动。每每他想要捕捉那个东西的时候,它就像是故意捉迷藏一样躲着他,在他的体内四处乱动。

这种感觉,很奇妙……

慕城闭上眼,能清晰的‘看见’围着他的四名长老,甚至他们脸上的皱纹都看得清清楚楚分毫皆见。

那老二眼里的凶光,那老三眼里的怜悯,都不及另外一人脸上那悲意与淡然。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慕城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缓缓飘浮了起来,慢慢的朝着那巨大的水晶里飘去。

水晶里的玄天行,那副皮囊早已了无生气。这一刻,慕城突然由内心里产生一股悲伤的感觉。

那不是他的。

越是接近玄天行,体内那痛愈是剧烈,而且到现在,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脑子里有个小小的东西在疯狂的旋转,仿佛要破体而出,但是却不得章法,不断的乱撞。

这种奇怪的感觉,一直持续着,慕城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个什么状态,只知道脑子里有如万千钢针在扎一样,这痛是如此难忍。

但尽管如此,他依然清醒无比。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周遭的一分一毫,一静一动,都被他‘看见’。

四个老人惊恐而激动的眼神,随着他越是接近水晶壁他们越是激动。随即,他的身体穿过水晶壁,就像穿过无形的水波一样,一股清凉的感觉沁入心脾,令人心池摇曳。

慕城一个激灵,顿时睁开双眼,便切切实实的看见此时此刻就在她身边的玄天行,甚至连那细微的汗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一睁开眼睛,刚才那脑子里那份万物皆在心底的清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四位长老目眦欲裂的神情,是他们压抑着的剧烈的粗重的喘息声。

看到慕城眼开眼的瞬间,他们四人就像看到了鬼一样,表情精彩纷呈。

慕城无睱顾及这几人,此时刻,他对面前的玄天行有股难以言喻的心情。他知道,那是体内魔戒在作祟。这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他这么清晰的感应到魔戒的存在。

忍不住想要亲近玄天行,哪怕他知道,这是一具内里早已经腐烂不堪的尸体。

心微动,手已经伸了过去……

四位长老惊恐的大喊:“住手!!”

然而慕城的手,已经碰到了玄天行的肩,一瞬间,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盈满他的胸怀,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掌,下一刻,一枚暗色古朴的戒指出现在他的手心。那戒指里,藏着毁天灭地般的力量,沉重万分。

明明是这么小一个东西,慕城却觉得有点握不住。

相对于老二的浮躁老三的无奈,另外的两个人,一个木然无表情,一个是看透世事的淡然。

那个面无表情的,便是守护者的四长老,在守护者里地位尊崇位受尊敬。而另外一个,便是守护者现任大长老,守护者一切事务,都由他执掌。

他看着水晶壁里的慕城,眼神中有一抹掩饰不住的苍凉之色,苍老的声音充满了无力感:“原来……是这样么?”

另外三人尚不能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只见水晶壁里的玄天行,訇然粉碎,原本儒雅而又暗藏霸气的身体,化作了星光点点,围绕着慕城,仿佛绽放的烟花一般,光芒万丈,随即湮灭。

只有一道似叹息似责备的一声轻响,缭绕在整个密室里……

**

阿玄与苏覃坐在密室外的栏干上,眺望着夜空里的月亮,神情都诡异难测。

四周一片安静,甚至安静的让人觉得烦燥。

他们的身后,便是一个大大的厅堂,中间有一个人造喷水池,水流却是无声细流在假山之上,流进了下面雕琢精致的水池里。

整个大厅就像古罗马的那种圆形格斗场,大厅十分宽广,周围都是两层吊脚楼,看起来既古老又朴素。

因为鲜有人迹的关系,也显得有点阴森。犹其是灯光昏暗,吊脚楼下有很多通道,黑漆漆的不知道通往何方。

两人没有多做交流,都在等待着结果。

阿玄在等自己的父亲活过来,苏覃在等慕城死过去。

两种不同的期待,都有点迫不待。

突然一声轻响,有什么东西倏然间冲破了地面的大理石,随即随着咔嚓咔嚓的破裂声,一头巨大的似蚕非蚕的东西破土而出!

那东西周身都带着一片巨大的阴影,却也遮掩不住它头顶上一身黑衣的安小小以及那双凌厉的目光。

阿玄看到她,忍不住对苏覃吹了口长长的流氓口哨,笑意浓然却心情沉重:“看来她并没有接受你的好意哦。”

几乎是话音落地的瞬间,突然一道光冲向了她,阿玄急忙躲开,子弹几乎擦着她的脸打进了身后的墙壁里!

她随即望去,只见吊脚楼下的一个通道里,缓缓有一群人走了进来,当先一人,赫然便是重伤挂彩的墨钦。

他端着枪,目光阴寒而无情。

苏覃失笑:“看来也有人没有领你的情。”

“不管怎么样,敢来到这里,都必死无疑了。你舍得吗?”阿玄不为安小小与墨钦的出现而慌张,相反的,反而宁静下来。

苏覃深深的望着安小小,那专注的神情似乎要将她的形容永远隽刻在灵魂深处……